閱讀歷史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東瀛追凶之開端(1 / 2)

加入書籤

“嘖嘖,遊輪賭場的排場很大,親和力很強嘛!如果是我在這裡賭的話,沒有熊貓,帶多少錢都得輸的乾乾淨淨。”瓦西裡站在大廳入口左側輕聲道。

“為什麼?就算賭技不行可以中途退出,不至於輸光吧。”邊上的杜威疑惑的問道。

“這種溫暖熱血的基調,就會讓你贏了還想再贏,輸了唯一想的就是翻本!以前我帶著伊娃去過拉斯維加斯,不是她勸我收手,差點就沒路費回家。”

“北極熊說的對,大家是來贏錢的,彆真以為靠真賭能贏錢。一開始自己下注儘量小,我給你們信號就跟著下大注。”陸飛回頭輕聲道。

遠處的拉斐爾和貝爾都隱蔽的敲了敲耳機,示意收到。

很快鐺鐺鐺敲鑼的聲音響起,賭客們一擁而上,如小溪彙入了汪洋中。

賭場正式開始營業了。

野狐兄弟們分三組散了開去。按照事先的計劃,陸飛會觀察賭場各類賭具的情況和各種玩法的規則,甚至會看看莊家有沒有出千的可能性。

陸飛手中拿著幾個一萬日幣的籌碼,帶著芬妮到處遊蕩,看著賭客們的操作。

客人們或贏或輸,或笑或沮喪,隨著人聲鼎沸,賭場裡的聲響越來越嘈雜,嗡嗡的聲音持續不斷,人也越來越多。

陸飛晃到了一張21點賭桌前,坐了下來。

芬妮笑嘻嘻的依偎在他旁邊,身後杜威和瓦西裡是他儘職的保鏢,站的筆直。

“親愛的,下注嗎?”

“嗯,你隨便,我看看,押幾萬玩玩唄。”

芬妮雖然懂規則和玩法,卻不知道除了靠運氣怎麼來算牌贏錢,很傻大膽的在麵前放上了5個透明的一萬籌碼。

“賭大點,發牌發牌。”芬妮開心的喊道。

對麵方臉女荷官笑了笑,從牌匣子裡給芬妮、其他兩個客人和自己發了牌。

芬妮手氣一般,拿了一張花牌一張5,十分的尷尬。

對方莊家的牌也不行,一張花牌,一張4,她必須補牌。

“萬一我爆了,她也爆了算誰贏?”芬妮轉頭問道。

陸飛還沒搭話,對方荷官操著一口蹩腳的英語道:“雙方都爆了,算平手。”

“那我要不要牌?我不會算概率啊。”

陸飛本來不想使手段,看芬妮興奮的眼神,心中一軟,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牌匣。

“來就是要玩高興嘍,我有的是錢,要牌!爆就爆。”陸飛一把摟過芬妮,故作豪氣道。

“聽你的,要牌,發!”

荷官給她發了一張,自己發了一張,其他兩家都不要了。他們都有十八點以上,等著莊家爆。

“6,6,666!”芬妮緊張的喊著,莊家發的牌落地了。

綠色的絨布上,赫然出現了一張6。

“耶!21點,一張花牌,一張5,一張6!”

“親愛的,你運氣真不錯呢,看看莊家的。”陸飛親了親芬妮的臉,讓人感覺這對狗男女一定奸情火熱。

莊家翻開了牌,居然也是張6,她湊成了20點。

“賠一家,贏兩家,美女收好籌碼。”莊家荷官麵無表情的收籌碼,發籌碼。

“哇,賭錢好好玩呢,我們再玩好不好。”芬妮戲精上身,五大三粗的老毛子裝起了純情小妹釣凱子的戲碼。

陸飛還沒反應,她身後的瓦西裡忍不住反芻了一下。

“當然,我給你100萬,隨你玩。隻不過去了酒店你就要隨我玩嘍,我的小心肝。”陸飛淫邪的對芬妮附耳道。

私密的對話,聲音卻一點也不小。

“咳咳,買定離手!”荷官翻了翻白眼,尷尬的催促道。

陸飛早已對接下來的牌麵心中有數,摟著芬妮的要輕輕捏了一下。

芬妮跟他日久,自然秒懂。

“不要了啦,這些都是人家的錢錢,贏一把就小心點嘛,我押2000。”芬妮嬌羞的發著嗲,換了個藍色小籌碼。

方臉女荷官撇了眼人高馬大裝嬌羞的芬妮,眼角肌肉不自覺的抽搐著。

唰唰唰的發牌聲,隨即沮喪、抱怨、咒罵聲一一響起。

“莊家19點,閒家一18,閒家二17,閒家三19,通吃。”方臉荷官毫無感情的說著話,手中杆子一擼,將桌上籌碼收了過去。

接著芬妮幾千上萬日幣的押著,有贏有輸,陸飛隻是通過捏捏她的腰來下命令,讓她下的注小一些,手都沒有上桌子。

莊家手氣越來越旺,芬妮鄰桌幾個賭客先後憤憤的離去了。

莊家開始重新洗牌,整理了牌匣,伸出了手。

“買定離手,要開牌了。”

陸飛示意芬妮繼續,在對賭了有輸有贏的三輪後,他舉手問道。

“等會,我先問一下,你們這裡押注有上限嗎?”陸飛叼著根沒點燃的雪茄,滿不在乎的問道,眼睛朝牌匣看了眼,腦中出現幾十張牌,計算了來回組合。

“有的先生,每注最高不超過1000萬。”

“哦,我手上籌碼是日幣單位,也就是說單注不能超過1000萬日幣?”

“對,先生請下注。”

說話間,芬妮摸了下耳環。等陸飛和荷官對話結束,兩人身邊貝爾、韋伯斯特、拉斐爾和艾達站在兩人身後。

“親愛的,我們正事還沒辦呢,下注大點吧,你來賭。”

“哦,你說了算,好刺激哦。”芬妮興奮的往陸飛懷裡鑽,揮了揮手把自己桌上籌碼全推了出去。

“這裡1000萬,全押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