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八九章 青梅建校可兒釣陳少強(1 / 1)

加入書籤

青梅這邊很高興,老林怎麼有這大一筆錢隨時能撥給她?其實,這是當年老林給嘉悅準備的一大筆錢的一部分,當時,孫琳與嘉悅爭鬥,他害怕姑嫂兩個人爭鬥成仇,他就準備了六個億支持嘉悅獨立開公司,後來,嘉欣出事了,嘉悅順理成章接管公司,就餘下了兩個多億沒有用,他看青梅建學校,他就一次性劃給她。

青梅馬上給學校取名叫青梅書院,她托人把書院手續辦了下來,建立了一個銀行賬戶,老林就把2.5個億打了過來,她就根據自己的設想跟設計部的工程師們一起商量了學校布局,設計部很快組織人力對學校進行整體設計。

北林聽說青梅要建設自己的學校,就非常高興,青梅就讓她代理甲方接洽校園設計和管理工程建設,青梅已經同語舒商量好,具體施工承包給秀城公司,這樣房屋質量有保障。

北林終於有事做了,天天跑工地,看著工人挖地溝,建圍牆,她要青梅給她封個官職,大家好稱呼她,她臉上也有光。青梅就下文封她副院長,北林就非常高興。

閆東原本手上沒有多少錢,去南方花銷,買股票,很快把錢花光了,他原本打算把北林糊弄暈了,靠北林掙錢養他,沒有想到北林猴精猴精的不上當,還跑回北京。他很快就撐不住了,他已經四十來歲了,公司已經不要他了,所以,他想一想也回北京了,他又過起了朝不保夕的生活,又住地下室了。他打聽到北林又當上了什麼院長,他就打算找北林,看能不能找點事情做。

他終於在工地上找到北林,北林就不想理他,他笑著說:“北林,我已經山窮水儘了,又住地下室了,你不幫我,可彆怪我不仁義。”

他這樣說,北林還是害怕的,就惡狠狠的地說:“你就是我的災星,如果哪一天你被人捅死了,肯定是我做的,我現在還沒有找到事情做呢!怎麼幫你?不過,我可以指點迷津,你去濟南分公司找可兒小姐,她正當銷售部經理,手下多個你這個垃圾也不多,何況她也不怕你使壞。”

她這樣說還真的提醒了閆東,閆東就說他身上隻有一百多元錢,去不了濟南。北林隻好拿出手機給他轉了一千元錢過去。然後說:“你呢,就把我忘了,你再敢來招惹我,我就讓我哥找人弄死你!”閆東笑著趕忙上車開著車跑了。

閆東來到分公司,找到可兒,可兒看見他就笑了,閆東就問她笑什麼,可兒就笑著說:“看到你這‘垃圾’生活得如此困窘就很高興唄!”

閆東也沒有辦法,隻好笑著說:“秦經理,我們合作了好幾年,我是知道的,你最是心慈手軟的,所以,來投奔你。”

可兒笑著說:“我也不想跟你說怎樣做人,我隻想告訴你,我們銷售部,你知道,都是靠業績掙錢,半個閒人也不養,你覺得你能把房子賣出去啵?”

閆東笑著說:“我願意試試,如果賣不出去房子,也不怪你,我想向你申請一個兼職,就是我想給你開車。”

可兒就大聲笑了:“閆東,你想害我?我害怕自己死的慢?讓你開車!”

閆東笑著說:“你看秦總說笑了,你用了我,就是我的恩人,怎麼能害恩人呢!我一定把車開得穩穩的,有時候還能給您出點兒小主意,你想想是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可兒知道閆東能力是有,就是心術不正,搞得大家不喜歡他,語舒用他也就是看中了他的才乾。她就笑著說:“那好,從明天開始,你給我開車,試用期三個月,每個月三千元工資。”閆東就高興的答應了,他住進了分公司單身宿舍。

這天,陳少強又來濟南分公司找可兒,讓她看廣告樣片兒,又請可兒吃飯,可兒就說,她有些後悔了,陳少強給的報酬太低了,陳少強嚇壞了,他就是怕可兒反悔,就當即說將報酬提高到十五萬,而且,現在就付款,閆東也在飯桌上,他就擠眼睛,伸出一根手指頭,可兒就說沒有一百萬,她不想做了。

陳少強想了想說:“要一百萬,也可以,就必須冠名,要注上可兒的職務姓名,這樣才會更有廣告效果。”可兒就同意了,陳少強馬上給她轉了一百萬塊錢,他原本請語舒做廣告,準備給五百萬的。

陳少強又是對可兒一通誇獎,送了她一個漂亮的金手鐲,可兒非常高興,他就告辭離去。

回公司的路上,可兒不說話,悶悶的坐著,回到公司,可兒進辦公室,閆東就跟了進來,可兒就轉給他一萬塊錢,他心照不宣的收了,然後說他跟進來,不是為了錢。

他笑著對可兒說:“我知道秦總悶悶不樂的原因,還能給你出主意。”

可兒一下就笑了,坐下後,看著他說:“你說說,我看你說的對不對。”

閆東自己將椅子搬到可兒對麵,小聲說:“秦總愛上了陳少強唄!可是又覺得這個人油腔滑調,不可靠。”

可兒心裡一驚,但是表麵裝著平靜的說:“你在胡猜聖意,這可是大忌,弄不好是要掉頭的。”

閆東連忙點頭說:“那是,那是,其實呢,越是這樣的人,他們都有一顆真誠的心,隻是鎧甲厚一些,如果能讓他卸掉層層鎧甲,你就會收獲真誠的愛情。”

可兒低著頭,不說對,也不說錯,閆東知道他說到了問題的關鍵處,他就小聲說:“要想讓他卸去鎧甲,還是要講一些策略的:第一,要有耐心,要穩住自己,慢慢來,稍有不慎,會滿盤皆輸;第二,可以裝著有意無意的吊著他,偶爾發個消息給他,讓他覺得你對他有好感,而不是愛上他;第三,不到最後,不讓他得到自己,一定要堅持到最後。這種人,都是情場老手,一旦他得到你以後,他就會去追逐新的目標。能做到這三點,基本上OK了。”

可兒裝著漫不經心地說:“你去吧,我累了,想一個人呆會兒。”閆東就告辭出去了。

可兒覺得閆東說的很對,但是同時她又覺得閆東放在身邊不安全,因為,他時刻琢磨她的心思,他會知道越來越多的秘密,就會拿來要挾她,她想了個辦法將閆東調開。

她打電話叫來閆東,對他說:“閆東,按年齡,我應該叫你一聲大哥,讓你給我開車,一個月才三千元錢,對一個男人來說,生活費都不夠,看在我們共過幾年事的份上,我安排你去銷售部信息辦公室當主任,乾得好了再提拔你,再漲工資,你看怎麼樣?”

閆東一聽就知道可兒不想他留在身邊,同時,他也很感激可兒的提拔,就千恩萬謝的去信息辦公室上任了。

晚上,可兒估計陳少強住宿賓館了,就發了個消息給他:“陳經理,找到住宿賓館了嗎?注意安全。”很快陳少強就回來消息,說自己已經住下,正在吃飯,可兒也不回消息。

第三天,陳少強給她發來消息,說自己回到了畜牧業公司,可兒,也不回他消息。又是一個周六晚上,可兒又給陳少強發了個消息:“晚飯吃了嗎?”

陳少強很快回了消息:“還沒有,正在開會。”然後,可兒又不回他信息。

這天是中秋節,可兒就給陳少強發了個消息:“節日快樂!有人陪你過節嗎?”陳少強就回消息說:“我們公司高層今天聚餐,剛喝過酒,你呢?”可兒一個人在單身宿舍,但是,她還是不回消息,很有意思的是,隻要她發消息,陳少強就會及時回複,但是,絕不多發消息給她。

可兒覺得也許自己多情了,看陳少強不冷不熱的,她就有些泄氣,但是,她抱著無所謂的態度,每隔一段時間,就給陳少強發一個消息,發著發著,她發現不知道陳少強被吊動沒有,她自己好像慢慢愛上了這個嬉皮笑臉的家夥。

這樣互相來往了四個月,陳少強也弄不清可兒的真實想法了,按他一貫經驗,可兒就會主動表達愛意了,可是,可兒還是若即若離的發著不痛不癢的消息,他有些坐不住了。

這一天,他又來總公司彙報工作,他給語舒送去一束鮮花,語舒覺得非常高興,工作彙報完了,他還不走。

語舒就開玩笑說:“陳經理,等我請你吃中午吧?一會兒,去我家,讓國鬆媽媽炒兩個菜,你同國鬆喝兩杯。”

陳少強連忙說:“不是,不是,我有事求你呢!”說著,他就將他跟可兒來往的消息給語舒看,就說她很困惑,想問問語舒,可兒這是什麼意思。

語舒一看就知道可兒喜歡陳少強,同時,又擔心他的油腔滑調。語舒笑著說:“陳經理這麼聰明的人看不透這個?可兒喜歡你唄!”

陳少強連忙說:“我開始也是這樣判斷的,後來,又覺得不像,因為,她一直沒有進一步表示。”

語舒就說:“你呢,聰明,腦子靈活,情商也高,但是,你有些油腔滑調,讓她覺得看不到你的真誠,覺得把握不住你,所以,隻能是試探,不敢有進一步表示。”

陳少強恍然大悟,笑著向語舒道了謝,說他去找可兒,當麵向她表白,語舒正要提醒他慢慢來時,他已經走出了辦公室,語舒隻能笑著搖搖頭。

走在為愛奮鬥的路上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