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796章(1 / 1)

加入書籤

“臣李布參見皇上。”說實話,李布今日能夠來找皇上,果真是經過了反複的思想鬥爭,因為他本來就是不預備來的。

畢竟跟皇上說了之後,關鍵的問題是皇上好像並沒有明確的表示,當然,皇上可能是有明確的表示。

皇上或許也會派人去查,但說實話,從那次見了皇上之後,他是故意的,因為對他而言有些事情,是不太好意思對皇上說的。

至少對於皇上,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也是明白的,其實有些事情或許就是如此的吧,有些事情或許他也是清楚的,他也是知道的。

隻是有些事情他不願意說的那麼明顯,說的那般刻意罷了,但說實話,這件事情他左思右想,還是覺得這件事情對於他而言很重要。

甚至更多時候,是非常的重要,他不想說這件事情有多麼的不重要,也不想承認他不虛偽,畢竟他對這件事情對於這些獎勵還是非常在意的。

如果說他不在意,可能都不是他內心深處,最想知道的事情,至少在他看來也就是如此,而且他今日能到禦書房來見皇上,果真是不大容易的。

畢竟一二再再而三的,他說這些做這些,其實確實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而且更多時候,他覺得無論皇上怎麼說,他終是覺得,他還是有他的想法的。

至少有時候內心深處,他就是這般想的,就好像既然已經到了這般的地步,那麼他在假裝下去,也看起來不太合適了。

既然已經學不會假裝,既然已經到了這般的地步,那他又能如何呢?或許也不會如何吧,因為畢竟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不過估計就是這檔的事吧,其實無論怎麼說,他想著他應該可以想到的,因為除了這個事,他目前還有特彆關注的事情麼?

他不覺得,大部分時候可能他真的是不覺得,當然這個事情他沒有說忘記,說忘記是說不過去的,他要如何忘記啊?

可是皇上大概都已經可以想到如今的李布是想來乾什麼了,這太簡單了,有些事情他是知道的,隻是有些事情他沒有告訴高貴妃罷了。

可能他也是覺得,這個事情於他而言是不太重要的,因為這本來就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至少在他看來這個事情,是真的特彆小的。

完全沒有必要,完全沒有必要如此,甚至他會覺得,如果再問這些事情,果真是有一些小題大做了,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其實是沒有必要知道結果的,在朝廷當官不也就是如此嗎?

“李愛卿你起來,你今日來為的又是何事啊?”如今皇上還真是有點尷尬,但其實他覺得,他問這話好像是有一些不合時宜的,因為他覺得這個李布進來,為的又能是何事啊?

但是有些話他總是不會說的這麼明白、這麼明顯,因為這也很正常,有些事情他確實是不會明說的。

可能也是因為他長期是皇上的原因吧,本來有些事情於他而言,就不會是一件非常好處理的事情,至少在他看來,許多事情還是很難處理的,況且有些事情他並不想處理,但是沒有辦法,許多事情是沒有答案的。

“皇上,臣知道,皇上您很忙,甚至特彆的忙,可是皇上,臣還是覺得,總之臣的想法還是覺得,唉……不知道臣到底能不能夠得到這樣的獎勵呢?”

“這件事情我已經說過,我查過了,你放心吧,你的獎勵還是有的。”而這個時候皇上低聲的道,其實蘇公公並沒有認真的仔細查什麼。

因為這件事情啊,在他看來查不查的也沒有多少的關係,再說查了怎樣,不查又怎樣?總之,其實如果說這個獎勵的話,至少在他看來,他給也就是了。

其實有很多事情,他是不太在意的,可能也因為不太在意的原因,是因為覺得這件事情果真是沒什麼大不了的。

更何況他能想的解決的辦法也就是如此吧,還能如何呢?說實話也沒有辦法,至少他內心深處是深深的覺得,果真是沒有什麼辦法。

如果有辦法的話,還真是挺好的,總之他平時也給彆人很多東西,這一次也就會覺得,其實有些事情,他是沒有必要在意的。

至少他覺得沒有多大必要,獎勵這種東西給就給吧,既然這個李布要,他給也就是了,在他內心深處也從不覺得,這獎勵到底有什麼不好?

甚至有時候反而也會覺得,賞賜就賞賜吧,也沒什麼,隻要李布做一些事情,能夠符合朝廷的規矩,那就可以了。

甚至他都覺得,李布寫的那些詩文,或許也並不是最重要的,隻要能寫的讓他滿意,讓他開心,就可以了,至於其他的,他果真是沒有必要太過在意。

“如此,那臣就謝謝皇上了,臣對皇上的恩賜真的是感恩戴德。”李布聽見皇上這般說,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甚至更多時候他也不想說什麼,因為有一些事情,真的是沒有必要說的,而且這麼久了,慢慢的有些事情他也就看明白了。

皇上既然已經答應了,他還需要說什麼呢?皇上既然已經答應了,那他就不需要說什麼,對於他而言,已經非常的了不起了。

再說,皇上這般明白的獎勵,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他了,所以於他而言,他果真也是不需要再多問皇上什麼了。

可是卻莫名其妙的他還是問詢了出來,因為對於他而言,有很多事情還是得問詢一下的。

“皇上,也不知道是個什麼獎勵?”隨著這句話問出來,其實他知道,他是很在乎獎勵的,至少對於獎勵他特彆的在乎。

因為那個時候朝廷裡都傳遍了,皇上會送一些玉佩,還有一些很名貴的東西,總之是一些非常有價值的東西,說實話,他能夠這般的執著,急急忙忙的,這樣不厭其煩的厚著臉皮向皇上討要這些。

說實話,這已經是不太符合他內心深處想法的,因為有些事情就是很難符合他想法的,但是忽然之間他努力了,至少在他看來,他真的是努力了,所以獎勵自然是要問的,而且他心裡還是很希望可以得到皇上賞賜的更名貴的東西,這很重要的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