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暴雨(1 / 2)

加入書籤

燕詩二一打開話匣子就沒個完,風亦飛還真看不出來,他能話癆成這樣,也著實是個妙人。

帶著你老婆與餘魚同卻是大感有趣。

風亦飛索性把燕詩二交托給他們倆,告罪了聲就溜了。

找到息紅淚,讓她安排個向導帶燕詩二去遊覽,又找上了戚少商,詢問他知不知道顧惜朝的藏身所在。

毀諾城圍城之危已解,師父元十三限發下來的任務,也有了著落,等燕詩二帶了泡泡回去,任務就完成了,如今隻餘一個任務,就是刺殺顧惜朝。

趁這會閒著,剛好去解決了。

戚少商猜想顧惜朝不會回連雲寨,但他也不知道顧惜朝會去哪,隻提出了一個看法,顧惜朝惜命,不會獨自置身於險地,給人可趁之機,應該不會遠離朝廷的兵馬。

赫連春水也是讚同這說法,他猜測顧惜朝應會隨官軍去就近的城池駐紮,等待援軍前來再行攻城,要得知其行蹤,還得令人去暗中查探一番。

風亦飛就懶得等待了,徑直駕著神雕飛出了毀諾城。

大軍開拔的聲勢浩大,雖是敗軍,也瞞不過老百姓的耳目,一探之下,還真得了些消息。

朝廷官軍如今轉去了常福縣,離著有個幾十裡路。

另外還得知了些訊息,無情去找的那個郗大將軍,並不是什麼重要將領,隻是官拜從五品下的歸德郎將。

品階還不如風亦飛。

這郗大將軍也沒有什麼過人之能,但卻是員福將,常莫名奇妙、胡裡胡塗的打了一些無關輕重的小勝仗。

和金國對壘之時,他也曾隨軍出戰,當時,朝廷軍卒皆是士氣低落,忠勇之將領無不悲慘下場,少有勝仗,除卻橫空出世的精忠大將軍與此際邊鎮的韓大將軍,尤能戰勝金國大軍,收複失地,其餘地方大多隻能固城而守。

這位郗將軍卻是打了勝仗,對方人多勢眾之時他就偃旗息鼓溜之大吉,敵方人少氣弱就窮追猛打,居然也贏了好幾場,那會,不管戰事大小,隻要能戰勝金國兵馬,就儼然是民族英雄了,便是因此,他從小小一個從九品下的陪戎副尉青雲直上,升到了從五品,領一支軍伍,坐鎮地方。

如今算是安定日子,他人也發福了,也不似當年勇猛了,常常說起當年的得意戰績,自吹自擂,自命為郗大將軍。

這一帶,也沒有什麼重要守將是從朝廷遣發下來的,郗大將軍這稱號自然也沒什麼人提出異議。

他待百姓卻是平和的很,從未有作威作福的舉動,百姓對他還是敬重的,但說起他的戰績卻少不免會調笑下。

風亦飛感覺他還是有真本事的,他的戰略不就是太祖的敵進我退、敵退我打嗎?其人應該也是不錯,會跟神侯府站隊,又能跟無情扯上交情的怎也不會是壞人。

一問之下,果然,鮮於仇等將領跟本看不上他,直接要走了他大半兵卒,跟著大軍去圍剿毀諾城。

他本人,就是對外宣稱重病染疾,不能出戰了。

說到鮮於仇、黃金鱗、冷呼兒率領的軍卒,百姓是視之如蛇蠍,他們來到之時,借圍剿連雲寨之名,方圓數百裡的鄉鎮村莊都遭了禍害,狂搜暴掠,惡名卻統統賴在連雲寨的帳上,還不如連雲寨的一班匪寇得人心。

.......

雷聲隆隆。

大滴大滴的雨點打落在大地上,也打落在簷上、瓦上、簷前、階前、庭中、池中、院裡、園裡。

一轉眼,銀簇簇、灰漾漾的雨絲雨線密密的織著。

雖是上午時分,天色卻是灰暗得猶如夜晚將至一般。

顧惜朝堪堪從床上半坐而起,神情略有些疲倦,似是睡眠還未解去困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