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八百六十八章 碰頭(1 / 1)

加入書籤

出了遺跡之後,即墨隻是找來一小部分人一起開了個碰頭會。

“這是大正神自然之神的神侍,看來那個世界是神創世界了。”

阿琉絲認真辨認了下陳防拿出來的兩具執序者屍體後說道。

第一紀元的神靈按權能大小分為大正神和小正神,不過不能說權能大實力就厲害,比如自然之神是大正神,他可改變自然規則,影響萬物,但他打不過火神這個權能狹隘卻實力強大的小正神。

早期神靈的地位按權能分出高低,到了後來雷霆之神篡了當時的神王統禦之神的王位後,眾神就變成了靠實力說話,且也就是那一次,爆發了分神之戰,至那次以後,也順便分出了善惡中立三側神靈,而在未來,這些神明因為自己的思想、立場,以及信徒的行事手段,改變了對自己的稱呼,被認為善的神還稱是神,相反則稱為魔神,中立稱為XX之主。

接著阿琉絲又好奇地問道:“你們怎麼會被那些神侍盯上?是剛巧碰到了。”

“不是剛好碰上,而是被找上來了,他們目的性很強,要我們交出什麼火源,簡直莫名其妙。”陳防說道。

即墨一旁點頭,表示是自己通過執序者說的話翻譯得出來的。

“火源,不應該啊,這東西早就被火神吞噬的一乾二淨了。”阿琉絲疑惑。

不過她很快反應過來,應該是即墨理解錯了,執序者所說的是另一種東西。

“我想那個神侍應該說的是‘願火’而不是火源。”阿琉絲說道。

火源和願火在第一紀元裡是同一個表述語,但說的是兩個東西。

看著陳防等人疑惑的神情,阿琉絲解釋道:“願火被眾神稱為‘信仰之始’,也是讓火神占了大便宜而在最初就爬上上位神明,其實毫無關係的‘第一把火’。”

什麼第一把,第二把火,越說越迷糊。

陳防聳聳肩表示。

“這個第一把火是個什麼東西?”

“就是人類第一次利用的那把火。”

“有了這把火,原始人類因此進化出了智慧,並無師自通地有了蒙昧的“神”和“恩賜”的概念,然後生出了第一縷信仰之力,而所產生的那點信仰之力,又送到了莫名其妙地火神身上,也因此讓當時的眾神知道了原來還可以用信仰之力來提高自身,於是眾神開始對主世界遴選可以發展為信徒的種族,進行教導,這才有了第一紀元主世界繁多種族的誕生。”

“而那第一把火也因為不斷受到當時人類的崇拜,又因為引發了百種智慧生命的誕生,而受到世界規則的青睞,並使之超脫出了世界規則,成為一縷十分奇特的火焰。”

“有多奇特?”陳防感興趣地問道。

阿琉絲搖頭:“那我就不知道了,這是眾神的秘密,可能那些經常陪伴在神明身邊的神侍會知道點,我能夠知道上麵那些,也是無意間聽來。”

說到這,話題又回到了神侍身上。

“如果是神侍,那是不是意味那個遺跡是自然之神的神國碎片?”聞人兩眼發光地說道。

神國遺跡,必定出產很強力的遺跡武裝,對於覺醒者來說,吸引力巨大。

阿琉絲搖搖頭,然後解釋道:“所謂的神國隻是神界裡神靈所居住的地方,神魔兩界砸入主世界後,無一例外都成為了一個個有著遺跡核心的虛實兩態的遺跡。”

“而我們現在發現的那個地方,不是神國遺跡,是如同星空角鬥場一樣,依附但不屬於主世界的異空間,是神魔原先就於主世界中創造出來。”

聞人聽得頭暈腦繞。

於是阿琉絲打了個比方:

主世界就像是一個整體的櫃子,大的空隔是現在人們生活的地方,而那些安放在櫃子裡,在大空隔旁存在的小抽屜是遺跡空間,放在大空隔裡的盒子是小世界。

“所以裡麵的規則和主世界有點不一樣,殺了裡麵的生物,你剝離不出什麼東西,也應該不會有神明武裝。”

但是聞人還是聽得不太懂,不過卻是知道小世界是不會有神明武裝產出,有些失望。

陳防聽懂了一些,不過對兩者有什麼不同不感興趣,而是在聽到地上的屍體是神侍之後,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既然是神侍的話,為什麼他們沒有神光護體?”

舊日榮光的那些神棍,隻要信奉了神靈的人,個個都會普通技能攻擊無效化的神光,除了堪破神靈弱點和陳防的引雷符篆外,簡直無敵了。

但阿琉絲口中的自然之神神侍卻一點不會,就算被生生打死也沒有開啟神光,就很奇怪了。

“神侍說白了就是神靈的仆人,一輩子就在神國幫著神靈管理雜事處理雜務,又不是戰鬥單位,死了也能在神國複活,要什麼神光。”阿琉絲說道。

“不過現在神國都成遺跡了,他們能複活嗎?”陳防問道。

阿琉絲表示她不知道。

也許能複活到他們自然之神所擁有的神國遺跡裡,變成毫無意識的遺跡核心傀儡,也許死了就是死了,這點誰也不知道。

“現在神死了,是不是意味著這個小世界是無主之物了。”嫵媚突然說道。

阿琉絲想了想說道:“可以這麼說,不過想要完全掌握,就必須消滅掉那個世界裡所有的神侍,還要抹掉世界之源上的神靈印記,避免被引爆,讓小世界消失,這樣才能算真正掌控。”

世界之源和遺跡核心看起來相似但功能不相同,同樣作為維持整個空間的能源,沒了世界之源,小世界會逐漸化為毫無生機的死地,但空間還在;而沒了遺跡核心,遺跡直接崩潰。

“那如果假設舊日榮光的人跟之前一樣,掌握了那個什麼自然之神的力量,或者其它神靈的力量,將這個小世界奪走?”陳防問道。

新生之城、星空角鬥場還有紅壤城怎麼沒得,陳防可是親身經曆,舊日榮光那連鍋端走的搶到行徑,令人發指的拆遷行為,太讓人印象深刻了。

“如果是自然之神的力量為引,隻要不抹掉世界之源的神明印記,小世界是會被奪走,換做其它神明的話,如果世界之源還有著自然之神的印記,是無法被奪走。”阿琉絲說道。

眾人聽了左右為難。

“其實我的建議是抹去,隻要守好入口,不讓他們進入小世界接觸世界之源,設立空間錨點的話,就不會有被奪走的危險。”

見大家為難,阿琉絲提出建議。

嫵媚和即墨對視一眼。

現在舊日榮光的人不知道在哪,小世界也許也不會被他們知道,但加強對小世界入口的把守是很有必要,未雨綢繆以防萬一不為過。

不過這是接下來才考慮的事情,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處理掉小世界裡的神侍,完全掌控整個小世界,要不然就神侍那詭異的火焰,不管你建的再怎麼堅固也沒用,他們想毀輕而易舉,這對獅鷲養殖場的建立和以後的開發都很不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