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794章 不必,你們玩(1 / 1)

加入書籤

反應過來後,宋子墨壓下心底的不適,擺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道:“靳少,要不要和我們喝一杯?”

他自是希望靳北宸能應下的,這樣,他也能在這群人麵前長長臉。

眾人隻敢奉承,聽到有人敢提出邀約,紛紛安靜下來,等著靳北宸的回答。

要是靳北宸真的答應與他們喝酒,那他們自然也能順勢拉近關係。

一時間,兩人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靳北宸麵上波瀾不驚,視線始終輕飄飄地落在宋子墨身上,眸中情緒晦暗不明。

就是這個人,裝作情深似海,轉手就賣了家裡的那個傻丫頭。

他莫名地想起那天許迎曦跑丟,回來時狼狽的樣子,再想到她因為這個男人受的傷,心下滿是冷意。

被他這麼漠然地看著,宋子墨越來越尷尬。

走廊上的氣氛變得有些僵硬。

林彥鴻適時地笑著打破僵局,順著宋子墨的話邀請道:“靳少,也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這個榮幸?”

靳北宸這才淡淡開口:“不了,我今天是來給我妹妹當司機的,下次吧。”

“需要幫忙嗎?”

林彥鴻看了看他身邊幾個醉醺醺的小丫頭。

“不必,你們玩。”

話落,靳北宸便扶著人準備離開,擋在前麵的幾個公子哥也識趣地讓開。

“不愧是靳少,這氣場就是不一樣。”

直到他們一行人走遠了,其中一個公子哥才滿臉崇拜地開口。

話音剛落,立刻有人附和:“那可不,靳少好歹也是靳氏的準繼承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攀得上關係的。”

說完,還不忘暗戳戳地看一眼人群後的宋子墨。

分明是在嘲笑他剛才的熱臉貼冷屁股。

“林少下次要是有什麼局,一定要記得叫上我啊。”

踩完宋子墨,那人也不忘捧一句剛剛跟靳北宸寒暄了兩句的林彥鴻。

林彥鴻客氣地應承下來。

角落裡,宋子墨狠狠攥緊了拳頭,麵色難看的厲害。

這群捧高踩低的勢利眼,有什麼資格嘲笑他!

……

靳北宸把江挽情的小姐妹都送回了家,才送江挽情。

“哥,剛才你生氣了?”

車上,江挽情還有些迷糊,卻也還記得剛才他的情緒似乎不太對。

靳北宸眉梢微挑:“有嗎?”

他倒是不覺得那是生氣,隻不過是不屑罷了。

江挽情一臉認真地回憶,“就是那個叫宋子墨的過來跟你說話的時候。”

靳北宸輕笑了一聲,沒有接話。

倒是江挽情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他是不是就是那個迎曦姐姐的未婚夫?”

她知道自家哥哥撿了個女孩子回去,甚至還帶回了國內的彆墅,也對許迎曦的事,有所了解。

“嗯。”

靳北宸淡淡地應了一下。

聞言,江挽情哼了一聲,滿臉嫌棄道:“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居然還想和咱們家攀關係……”

靳北宸聽著她在一旁孩子氣地碎碎念,寵溺地笑笑。

吐槽完渣男,江挽情又關心道:“對了,哥,迎曦姐姐怎麼樣了?”

靳北宸掃了她一眼,淡聲回答:“挺好。”

現在也就是還失憶而已。

江挽情這才放下心來:“那就好。”

兩人說話間,車子在家門口緩緩停下。

下車後,江挽情又趴在車窗上,問:“那我明天能不能去看看她?”

靳北宸知道自家妹妹心善,自然也不會攔她。

“隨你。”

說完,見江挽情心滿意足地回家,才驅車離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