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聯合行動(1 / 1)

加入書籤

這次羅小珊走到我身邊,示意我要不要拿著弓箭。

因為我經常行動,往時一直背著的弓箭,怕飛騰跨越的時候影響行動,所以在進沼澤之後,已經交給了唐唐。

這丫頭有些天賦,射箭的準度和力量,雖然不能達到我的狀態,但是比一般人眼力和準度,還是好了不少!

其餘從野人那邊得到的弓箭,鋼箭大部分給了羅小珊,我留著幾支全部配給唐唐。但是野人的那種弓,經過羅小珊改良後,連區香都分了一份。經過考慮也給了蘭芳一副,雖然她現在使用率不高!

但是因為我有武器,反而沒有繼續帶著弓箭。這時候我明白我單獨出去,羅小珊顯然帶著一些擔心。我明白不會有遠距離攻擊,隻是去刺探和查照阿能,所以我沒有用羅小珊的弓箭!

最後決定下來,丁笠授和沈雪文,還有鮑林和我一起,先去那邊所謂集合的山坡,暫時看看和阿能彙合的形勢!雖然鮑林也有經驗,但是沈雪文明顯也是想彙合阿能,給鮑林一點壓力,增加自己的籌碼!

我知道自己離開,即使多擔心也沒有意義,所以看了大家一眼之後,帶著自己需要的東西,飛快的和三個人,朝著沈雪文說的山坡這邊移動。

這次算是我們四個人聯盟,小範圍出來單獨聯合行動,大家都暫時有些謹慎。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難免一路都帶著謹慎。我和沈雪文在中間,丁笠授和鮑林一左一右在兩側!

大家默認了這種隊形,意思自然有些心照不宣。我們間距約定見麵的地方,確實離著已經不遠。雖然各自心裡都有些擔憂,但是趕到沈雪文所說的位置時,我們並沒有看到有人。

我原來擔心豹爺撤離時,會在附近給我們設置陷阱,現在看來暫時也沒有。而本來帶著一些格外的期盼,可以見到阿能他們,不過目前顯然還是要失望了。

當然我們沒有詫異,畢竟這裡遇到意外的概率太大。最後決定分開十米左右範圍,大家成弧形朝四周推進,搜索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看看會不會有人活動的蹤跡。

這個小山坡很難得,居然有著一些石塊,還有一些枯樹,周圍棕櫚類的植物居多,所以灌木類和荊棘類植物少。視野看著是開闊很多,不過確實沒有看到蛛絲馬跡。

我們短暫彙聚商議,看來是我們先到了這裡,或者是阿能他們,在進來沼澤後,真的遇到危險有事耽擱了。

雖然我相信他不會有事,但是凶險肯定不會減少。畢竟那群五彩蚺,雖然放過了我們,但是沒有小女孩子的約束,它們能不能放過阿能,顯然是未知數,我絲毫不懷疑這一點!

最後臨走返回時,沈雪文說留下一些東西,算是他們兩和阿能,約見麵沒見到人的證據。對於這些我沒有意外,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裝腔作勢,隨即我們繼續返回!

因為都留了夥伴在那邊,顯然大家似乎都有些不放心,不管是不是彼此防備,畢竟還有豹爺虎視眈眈!對於這種看似聯合行動,其實狗屁倒灶的心理,我自然不會太計較!

我需要這些人一股態度,我知道自己不是萬能的,更沒有足夠的能力,所以我絕對讓這些人明白一個道理,隻有大家聯合起來,機會才能更多!

此時並不是我們暫時休息這邊安全,而是看著我們這些人,戰鬥力和生存力,現在顯然是個極大問題!按照沈雪文的說法,戰力好的人不多!有獨自生存力的人,顯然新進來的人都是鳳毛麟角!

我們返回的時候,郭咼這大塊頭,果然憑借強大的體力,在開始不遠的地方,已經挖了個不小的坑。雖然不過近米深,但是也應該費了不少力氣。大家看著挖出來的泥土,明顯也很鬆軟。

可能怕大家看著呂清慘狀,所以我們回來時,呂清人已經放下去。似乎明白廢物利用,但是絕對有著一些殘忍,呂清的褲子沒有放過,連衣服的兩個袖子都被割下來留著!

所以我們返回的時候,一些人正在往坑裡,繼續填著鬆土掩埋!我們隻能看到一些露出來的皮膚,頸部以上已經先行遮蓋了!

看著他們動手,我心裡忽然有些奇怪,那就是豹爺開始說過,隻要鮑林同意,他可以讓呂清重新站起來,想到這件事,我忽然有些毛骨悚然!

因為我想到沈雪文的朋友尉遲,難道這個人之所以陰森森的,也是和他說的呂清一樣?

我絲毫不懷疑,豹爺真有這個手段。畢竟周建國的變異,確實超出了許多人的想象。但是豹爺不但做到了,甚至還讓周建國保持著思維。想到他真的有這個手段,我自然帶著極度震驚,看來我們都小看豹爺了!

或者說是我小看了豹爺!

進來之後,我們傷勢恢複極快。賈略差點被玲妹和我殺死,丁笠授輕而易舉救活了,我當時也想到是這裡環境的原因。但是這段時間死了不少人,賈略卻安然無恙,我忽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

首次看著丁笠授的時候,我心裡更加警惕起來!不是我有小人之心,而是丁笠授這個人確實古怪,不但和那些矮個子野人熟悉,還和豹爺糾纏不清,這不得不讓我多心!

“兄弟,對不起了!不能帶著你,一起去獸王穀了,,,,,,!”鮑林似乎首次,表現出一絲悲情。但是沒有人接話,畢竟這是鮑林的人,我們都沒有怎麼接觸過!

李濤似乎看我有些疑問,於是在我身邊挨著。因為感受到她溫柔的接觸,忍不住看她一眼。李濤卻似乎未覺,低聲說:“呂清救過鮑林,鮑林時常說,要帶著他出去,沒想到這次,我們失敗了!”

“你們既然曾經一起尋找過出路,肯定是明白消息準確,甚至也肯定是出去一次。雖然現在失敗了,難道當時不是從獸王穀,找到門路的嗎?”聽到李濤的話,我自然想到什麼,也帶著幾分疑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