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番外篇-陳舟(全書完)(1 / 2)

加入書籤

又到一年七夕時,姑遙城裡華燈初上,人流如織。

萬劍宗的弟子亦步亦趨地跟在陳舟身後去看毒藥組合第八十八場的三界巡演會。

“你說咱們掌門場場不落地看,是去看演出還是看人?”

“小點聲,叫他聽見了免不了又罰你去洗臭襪子。”

隊伍最末端的兩位弟子低聲嘟囔著,心照不宣地眨眨眼睛。

咱掌門真是個怪人。

弟子入門比武會試前五名的獎勵是一張魔界聯誼會的入場券。

找不到合心意的魔界姑娘就不準回宗門,直到找到為止。

成婚之日,他無論多忙身在何方都會親自前來慶賀,送上大婚賀禮。

把仙魔一家親的準則從頭貫徹到腳。

兩人正左顧右盼,就見走在隊伍最前方的掌門停住了腳步。

前方疾馳而過的正是仙君的金鑾香車,薄紗低垂隱隱透出裡麵的纖細身影。

“懷玉!”

陳舟持劍飛起,擋住急行的馬車掀開簾子就大失所望。

馬車裡坐著的是蘇青之生的一雙兒女,十歲左右的模樣正在翻花繩玩,兒子天天眉眼冷峻,女兒年年恬靜大方,見到陳舟皆是大喜過望。

“孩兒見過義父!”

兩人各抱一條腿,揚起小腦袋望著陳舟,活像兩個小掛件。

“你娘真是不像話,就派這麼幾個人跟著,彆人要是拐跑你倆怎麼辦?”

“天天,你要保護姐姐可知道?”

“如今這世道壞心思的男人很多,很危險。”

陳舟板著臉下了馬車,抓起兩個孩子放在自己肩頭。

“騎大馬嘍!”

“舉高高嘍!”

年年坐在陳舟的肩頭樂的手舞足蹈,輕快地搖晃著腳尖。

“阿姐,爹說了要端莊守禮,笑不露齒。”

天天眨巴著眼睛怯生生地看了眼自家姐姐說道。

“迂腐教條。”

陳舟不悅蹙眉,手臂輕揚將天天向後一拋喝道:“接著。”

“咱們天天又失寵了?

“老實孩子就是哈哈,好玩。”

陳舟身後的眾子弟們緊張地接住空中小飛人戲謔一笑議論道。

“我爹說了,女子出行在外須謹言慎行…”

“我說的不對嗎?”

“你們笑什麼?”

“我後悔出來玩了,我要回家找我爹。”

天天漲紅臉不服氣地嚷嚷著,眼眶泛起淚花,用袖子抹了抹眼睛。

他此時在據理力爭不想哭,可這眼淚就是不聽話。

都怪娘親懷著自己的時候天天去茶館裡聽有情人分道揚鑣,肝腸寸斷的話本子。

落下這麼個丟人的毛病,一吵架就哭。

“我爹說了,大丈夫頂天立地...嗚嗚。”

天天側身站著掩麵哭泣,就發現自己嘴裡被塞了根糖葫蘆。

“以後彆與人吵架,直接打。”

陳舟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條縫,心情愉悅地勾起唇角邪魅一笑。

“哇,義父笑起來好好看!”

“義父最帥不接受反駁。”

年年拍手稱讚,手掌拍腫了都不舍得放下來。

娘親真是沒眼光,自己的爹看著凶脾氣還不好,到底看上他哪了?

十八般武藝,也沒見他變出朵花來,唉。

毒藥組合的演出如火如荼,陳舟發現自己忽然成了矚目的焦點。

“陳掌門,我這裡有壇埋了三十年的鬆苓酒,孝敬您的。”

說話的弟子儒雅俊俏,話對著陳舟在說,眼睛卻偷瞄了年年兩眼。

“滾!”

不悅的陳舟手心的小黃球砸在少年身上將俊俏的弟子炸成了一朵黑煤球。

“陳掌門,一等靈品暖玉,我從狐妖嘴裡奪來的,孝敬您。”

幾秒後,又一位不怕死的弟子湊了上來。

“滾蛋!”

現場以年年為中心硝煙四起,彌漫著一股刺鼻的榴蓮味道。

……

陳舟紅著眼盯著頻頻來搭訕的年輕弟子跟看殺父仇人似的。

他餘光瞥見年年小臉慘白,兩隻肉乎乎的小手緊捏在一起,安慰地摸了摸她的腦袋。

“念念,1號男子有點駝背,領口有女人唇印是渣男。”

“2號,看著人模狗樣,可是他抖腿,嘴裡一股蒜味味兒。”

......

“好男人首先要武藝非凡能保護你,話少的太悶,脾氣不好的更要不得。”

“能說會道的保不齊是個花心大蘿卜,摳門的太小氣,太大方的又都是些敗家子。”

“廚藝要比我好,琴藝要比得過你爹才算勉強合格。”

他如老父親一般將擇婿標準說了半天發現年年雙手捧腮一臉崇拜。

“義父,你快生個兒子吧,我預定了。”

年年此話一出,驚的後排方瓊手裡的大橘子咕嚕嚕地滾落在地翻了個跟鬥。

眼前的小女孩歪著腦袋,一雙丹鳳眼秋水盈盈說不出的嬌柔動人。

陳舟腦袋轟的一聲,好像透過她看到了日思夜想的那個人。

過往的畫麵一幅幅從眼前閃過,晃得人眼花。

“陳舟舟,你來救我啦!”

寒冰秘境裡,蘇青之鼻尖凍的通紅,眼睛亮如星辰。

“陳舟舟,你來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