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411三更(1 / 1)

加入書籤

在浴室消食?

好在九王還沒有回來,就算回來了,也可以避免讓他在九王府落水,好在這一點沒什麼難的,當初如果不是自己,彆人也不可能把他推下去。

可萬一呢!意外這種東西,就是經常發生,才讓人心驚膽戰。說到底還是要一勞永逸。

項心慈起身,明西洛下輩子祈禱自己死他生吧!

……

楊家彆院內。

陶子媚湊在表姐身邊,覺得表姐昨晚說的事與明西洛可能是九王的孩子間沒有任何關係。

太子得到的疼寵如果是皇上相信了天師的批言,隻能說明太子一出生,便真有那樣的命格,或者有人投其所好,而皇上又信了。

總不可能是九王信了這些,批命批到明大人是兒子吧?不可能,絕不可能,九王又不是糊塗的皇上,沒有證據、不是十成把握,他根本不會信。

如果以明大人是九王的子嗣為前提做事,就必須要找到絕對的證據。、

陶子媚絕對這件事像大海撈針一樣沒有頭緒,當初就是眾說紛紜的事兒,外麵根本不知道真假,明大人從來沒有承認過,她現在卻這裡求證,也許根本就是沒有的事呢!

iiread

楊夢嬌被她晃的眼暈,無奈的看她一眼:“怎麼了,剛才還興致勃勃的,這麼一會就無精打采了。”

陶子媚聞言靠在亭柱上,看著如花朵般嬌美的美人,無論從女孩還是女人的眼光看,她都那麼美好:“姐姐,我有時候覺得命運真不公平。”

楊夢嬌想到她要見的人,歎口氣:“彆想那麼多。”

陶子媚看著表姐:“九王那樣好的人,如果有一兒半女……”

楊夢嬌的臉色頓時一變:“說什麼呢。”

九王不喜歡彆人討論這些,說完謹慎地四下看看,又瞪表妹一眼,最近說話越來越不注意了,就算明大人一路高升,站的高了,已經不是陶家威脅一二就會娶她的人,子媚也不能總是議論皇家的事,議論的多了難道明大人就會多看她一眼,不像話。

尤其九王這件事……哎,不是沒人說是先皇從中做了手腳,怕九王搶了顛覆愛子的政權。

……

項心慈笑著看眼秦姑姑,這能香,皇上即位的時候,九王已經三十多歲,那時候先皇就能料到這麼長遠的事?

而且是九王一直沒有子嗣,九王十五歲成婚,從十五歲開始就沒有,不是前麵的死了,後來沒有的,試問誰家父母會對一個十五歲的孩子,未雨綢繆到這種地步。

項心慈反而覺得先皇對九王是充滿期許的,畢竟九王又不是肌肉發達,頭腦簡單之輩,九王無論文治武功都拿得出手。再看看現在的皇上,但凡先帝腦子正常,先帝都不會想立這麼個人毀了一世英名。

相反,先皇想立九王為太子反而在情理之中,反而是九王一直沒有子嗣,動搖了先帝的想法。

秦姑姑又不關注這些:“娘娘,總是看這些做什麼?”突然想起世子去了西北,又立即閉嘴,娘娘這是擔心世子了……

可這種事,就是娘娘,也無能為力啊,皇家為九王這事請了多少名醫名士,天師也沒少給九王批命,可……就是沒有啊。

九王乃豁達之人、心胸寬廣、胸懷天下,但唯獨在子嗣上,著魔一般的睚眥必報。

項心慈想著自己翻到的隻言片語,九王剛成婚時,對子嗣沒這麼執著,他自己還是孩子,對自己的孩子順其自然的想法,何況皇家的孩子到處都是,彆管朝廷如何衰敗,想爭太子的人,比比皆是。

可隨著九王功績越來越高,年齡逐漸成熟,後院女子更是多不勝數,卻沒有一個子嗣,一些政見與九王不一樣的人,以此開始構陷九王的身體狀況,逐漸將次轉化為攻擊他無法立儲的依據,不好的傳言便落到了九王這個人有問題上。

九王又年輕氣盛,上有先皇偏愛,後有太後寵溺,雖然已非不懂世故,但畢竟皇家出身,又自負才學,遇到這種事非要生出一個孩子證明自己。

結果反而落得這樣的局麵,甚至在後院女子與人通奸懷上子嗣,九王大宴天下後,鬨出孩子不是他的荒唐事,讓他顏麵掃地,弄的九王在子嗣上魔怔一般的像個昏君。

但隻要不跟九王提子嗣一事,他甚少誅誰九族,反而是皇家目前最開明的帝君之選。

可惜……

好在九王漸漸年紀大了,對子嗣的事已經想開,沒有以前那麼執拗。

但也僅僅是跟以前比,不執拗,但更耿耿於懷也是事實,尤其年事已高,軍權在手,性格越發肆無忌憚,無所顧忌,誰這時候敢觸他逆鱗,誰才是找死。

所以當年敢說的,定是有把握的人,也就是說看出明西洛身份的是九王的近臣?

項心慈福如心至,九王府,近身?大管家?那天她記得——對她想起來了,明西洛從後院出來,一隻跟著明西洛就是九王府什麼大管事!!

項心慈臉上露出明媚的笑意,她怎麼把這人忘了,把這個人殺了,就能省很大的麻煩!

“娘娘……”

“嗯?”

秦姑姑湊到娘娘耳邊:“彆總盯著九王。”對世子沒有好處?

項心慈茫然,什麼?盯著九王怎麼了?她現在太子妃,盯一下衣食父……隨即明了,但也哭笑不得,她沒往那方麵想,但剛剛的確想過讓大哥幫她在西北殺了這個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