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473章 我們是中央之國(1 / 1)

加入書籤

“陛下。”

“嫣姐,你剛剛有孕,怎麼還沒去休息?”

看著張嫣端著個托盤走進了禦書房,秦宇趕忙起身迎了上去,將她帶到了書案後一起坐下。

“陛下,國事繁雜,你又何必要急於一時呢,來日方長,慢慢革新發展就是,這般沒日沒夜的操勞,累壞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張嫣有些心疼的道,說著身子前傾,將放在桌上托盤中的人參湯拿了過來。

秦宇以前不務正業,將國事全部甩給她和政務院時,她擔心秦宇會成為昏君,現在見他這般操勞又擔心他會累壞,心中當真是矛盾之極。

“哎,這不是時不我待嗎?商業發展的事,確實需要長期規劃調整堅持,但借這次機會卻必須要將架子搭起來,要讓天下商人都看到朕發展商業的決心和氣魄。”

秦宇無奈的歎了口氣,正所謂不破不立,這次將江南的財富和官商之間的關係可謂是徹底打破了,正是改革的大好時機。

一來拖久了,那些商家惶惶不可終日,彆說擴大經營,發展商業,恐怕勾結外敵產生其他想法都有可能。

二來,是他想儘快處理完這些事,然後再去上海和火箭研究院看一下,最後去五大軍團巡視一番,為接下來的北伐做準備。

這陣子他也終於體會到了崇禎的辛苦,甚至一度都產生了懶得折騰,待統一天下後,隨便搞搞,搞出個所謂的盛世就算了,然後日日享福,微服遊玩。

至於將來會不會人死政亡,不是有句話叫做,我死之後管他洪水滔天嗎?

但每每想到華夏近代的那些曆史苦難,秦宇又不得不打消這消極享福的念頭,因為他還年輕,節製一點,再乾20年,享福也不晚。

何況天下一統後,他也就不需要這般勞心勞力了。

張嫣也是知道秦宇心中那宏偉藍圖的,心裡同樣歎息了一句,沒再多勸,輕輕的舀起一勺湯,遞到了他嘴邊。

不過卻是有些後悔自己隻顧著想要皇兒,弄得現在懷了身孕無法替他分擔。

“對了陛下,那兩位外夷使者已經來了一月有餘,兩人千裡迢迢前來朝見,又是我大秦國開國後首批前來朝貢的使臣,你是不是抽空召見一下?

還有,那盧象升的傷勢也早已康複,至今還軟禁在太湖縣,如今正是用人之際,要是能將其收歸到陛下麾下,倒也是一個極大的助力。”

“虧得你提醒,不然我都忘了,那家夥竟然還被關在太湖。”

秦宇一拍額頭,他還真將盧象升忘了,隨即說道:“這樣吧,先將他押到南京來,再派些熟人去勸降,若是他肯歸順最好,若繼續冥頑不靈的話,那就一直關著好了。”

張嫣見他沒有殺盧象升的想法,倒是鬆了口氣,畢竟盧象升在江南百姓心目中的聲望,不是周延儒,錢謙益他們能比的,可見他沒有提那兩位紅毛鬼,又疑惑的望著他。

“嗬嗬,嫣姐,那兩個紅毛鬼可不是來朝貢的,而是來談合作對付鄭芝龍,以及通商的事,人家可不會做咱們的藩屬國,這是定國的奏疏,你看看吧!”

秦宇輕笑一聲,然後在書桌上翻找起來,好半天才將冊子找到遞給她。

張嫣好奇的接過看了起來,看完後,吃驚道:“這…這荷蘭王國,竟如此強大?”

“哈哈,強大個屁,嫣姐,那荷蘭王國的疆域,恐怕也就鬆江府那麼大,人口最多百萬,在咱們大秦麵前,他們就是妥妥的夜郎之國,不過他們的航海技術和船舶數量確實不容忽視,否則也不可能遠隔萬裡重洋來到咱們華夏了。”

秦宇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隨即就罵道,給她解釋起來,不過說到最後,臉色倒是變得難看起來道:“而且這荷蘭狼子野心,從萬曆年間來到後,就一直想要入侵我華夏沿海,十餘年來經常洗擾沿岸百姓和商船,現在更是霸占著東番島,想據為己有,比起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可恨十倍,就是將來要通商,也要先將其逐出東南亞,打疼了再說。”

“哦?還有這等事?”

“豈有此理,此等彈丸小國,竟敢滿嘴胡言,不但誆騙我上國大將軍,冒充朝貢使臣,還想入侵我華夏,簡直不知死活,若非遠隔萬裡,必要伐之,讓其知道我中央之國的威嚴。”

張嫣先是一楞,隨即就脹紅著臉,憤怒道。

如果荷蘭真如秦宇說的那般小,那連給大秦做番國的資格都沒有,若老老實實來朝貢,看著他們誠心的份上,倒也可以冊封一下,可現在不但欺瞞誆騙,還曾洗擾過沿岸百姓商船,那就不可饒恕了。

秦宇見她這般反應,還說出要伐之的話,倒也有些詫異,隨即就反應過來,現在是明末,而非清末。

恐怕就連一個普通百姓,打心底裡都認為,除了華夏,其他國家都是番邦小國,蠻夷之地,潛意識裡隻有朝貢,合作通商那是不存在的,因為沒有資格,普通百姓都是這般思維,更何況張嫣這位兩朝皇後了。

“就先讓他們和鄭家打一段時間吧,待朕的戰船打造完畢,會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叫做中央之國的威嚴。”

秦宇一擺手,合作那是不可能的,通商暫時也不可能,不過為了牽製一下鄭家,爭取一些時間,倒也不必急著翻臉。

畢竟要是沒了荷蘭人的牽製,短時間內,福建浙江沿岸恐怕會成為鄭家船隊的後花園,十萬大軍到時疲於防守救火都夠嗆,就彆提夾擊廣東了。

雖然荷蘭人的到來,讓秦宇產生了一些緊迫感,但哪怕再急也得將國內的事搞定後,再將目光放到海上。

對於鄭芝龍會退到台灣去,其實秦宇早有預料,這也是無法避免的。

不過想到現在盤踞在兩廣的孫可望和劉文秀,秦宇還是決定將李定國和秦雙互相對調一下,讓李定國去南陽防備闖王,同時對外的部門也要成立了。

一碗人參湯喝完,夜已經入深了,張嫣上個月才剛剛查出有孕,秦宇也不想讓她熬夜,於是放下了手頭的工作,起身扶著她朝寢宮而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