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相聚(1 / 2)

加入書籤

嘭的一聲,爐一下子騰地飛到房間那頭,韋斯萊先生、弗雷德、喬治和羅恩隨著一大堆碎石牆皮被甩了出來。

他們是輕鬆了,可是德思禮一家的廚房已經成了一片廢墟,平常一塵不染的客廳,現在到處都是灰塵和碎磚頭。

德思禮一家似乎又想到了那次被海格支配的恐懼,佩妮姨媽尖叫一聲,向後倒在咖啡桌上,弗農姨父伸手把她抓住,她才沒有摔倒在地。弗農姨父喘著粗氣,說不出話來,隻是瞪眼瞅著韋斯萊一家。

看到這一幕,剛和姨父一家和好的哈利露出一臉尷尬的表情。

“這下好多了。”韋斯萊先生喘著氣說,撣了撣綠色長袍上的塵土,扶了扶眼鏡,“啊,想必你們就是哈利的姨媽和姨父吧!”

韋斯萊先生是個瘦瘦高高的禿頂男人,他伸出一隻手,朝弗農姨父走來,可是弗農姨父拉著佩妮姨媽,連連後退了幾步。

“哦,對不起。”韋斯萊先生說,垂下那隻手,扭頭看著炸開的壁爐,“這都怪我。我壓根兒沒想到,我們到了目的地卻出不來。您知道嗎,我把您的壁爐同飛路網絡聯在了一起。在這個下午,為了來接哈利。嚴格地說,麻瓜的壁爐是不應該聯網的。但是我在飛路管理小組有一個很管用的熟人,是他幫我辦妥的。不用擔心,我一會兒就給您弄好。我要點一堆火,把孩子們送回去,然後在我用幻影移形離開前,我可以幫您修好壁爐。”

哈利敢說德思禮夫婦對這番話一個字都沒聽懂,他們都呆若木雞地瞪著韋斯萊先生。

“你好,哈利!”韋斯萊先生興高采烈地說,“你的箱子收拾好了嗎?”

“我都收拾好了,”哈利說道,“我的姨父姨媽本來還想招待你們一下的,可是現在”

“你們還準備了晚餐嗎?抱歉,都怪我,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們是否願意去我家裡來做客。”韋斯萊先生聽了哈利的話之後,立刻歉意地發出邀請。

德思禮一家依然沒有從剛才的驚嚇中緩過勁來,麵對韋斯萊先生的邀請,他們還是沒有開口說一個字。

韋斯萊先生有些失望,然後他在房間裡東張西望。凡是與麻瓜有關的事,他都喜歡。哈利看得出來,他特彆渴望走過去仔細看看電視機和錄像機。

“它們是用電的,是嗎?”他很有學問地說,“啊,對,我看見插頭了。我收集插頭,”他又對弗農姨父說,“還有電池。收集了很多很多電池。我太太以為我瘋了,可是你瞧,我說對了吧。”

弗農姨父大概也想不到魔法界還有韋斯萊先生這樣的怪人,如果不是對方有能剛炸掉他們家一個壁爐的魔杖的話,他們一定會給精神病院打電話的吧。

“啊,好吧,”和德思禮一家接連的交流都宣告失敗,韋斯萊先生隻得說道,“我們最好行動起來吧。”

他擼起長袍的袖子,抽出魔杖,德思禮夫婦又退到了牆邊。

“火焰熊熊!”韋斯萊先生用魔杖指著他身後牆上的那個洞說道。

壁爐裡立刻躥起火苗,劈劈啪啪地燃得很旺,就好像已經燃了好幾個小時了。韋斯萊先生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束著拉繩的小袋子,把它打開,從裡麵捏出一點粉末投進火裡,火焰馬上變成了碧綠色,火苗躥得比剛才還高。

“弗雷德,你先去吧。”韋斯萊先生說。

弗雷德向前跨了幾步,徑直走進火焰中,說了一句:“陋居!”

看到弗雷德一個大活人在火焰中消失,德思禮一家再次被嚇了一跳。

在弗雷德之後,哈利和喬治把哈利整理好的行李箱子搬進了火焰之中,喬治拿起箱子,喊了一聲‘陋居’也消失不見。

看到姨父一家如此心驚膽戰,哈利隻能遺憾地和他們告了彆,和羅恩一起到了陋居。

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火焰旅行了,但哈利還是不適應這種移動方式,在火焰中飛速的穿行還是讓他感覺有些惡心。

這就好像那些坐車暈車的人,有的習慣了就慢慢就習慣了,但有的卻是一直適應不了。

到了陋居時,哈利又點兒臉朝下摔倒在韋斯萊家廚房的壁爐外麵。

“你和你姨父一家怎麼回事?”弗雷德把哈利拉了起來,忍不住問道。他和喬治本來還準備用肥舌太妃糖幫哈利捉弄一下達力,但是哈利為姨父姨媽說的那句話讓他們把準備好的肥舌太妃糖又放了回去。

“我們和好了。”哈利說道,說著把他給德思禮父子減肥藥劑之後發生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哈,你是說你用加了料的減肥藥劑折磨了他們一家人,然後他們還感謝你,然後你們就和好了!”羅恩一臉不可思議之色。

“梅普爾居然提前準備了這麼好玩的事情,也不通知我們?”弗雷德對梅普爾不講義氣的行為發出聲討道。

小小的廚房裡一陣歡聲笑語,哈利環顧四周,看見羅恩和喬治坐在擦得乾乾淨淨的木桌旁,旁邊還有兩個紅頭發的人,哈利以前沒有見過,不過他馬上就知道了,他們一定是韋斯萊兄弟中最大的兩個——比爾和查理。

比爾站了起來,笑著,也同哈利握了握手。比爾的樣子多少令人感到有些意外。哈利知道他在古靈閣巫師銀行工作,而且上學的時候還是霍格沃茨學校男生學生會主席。哈利一向以為比爾是珀西的翻版,隻是年齡大幾歲而已,也是那樣對違反校規大驚小怪,喜歡對周圍的每個人發號施令。

今天一看,才知道不是這樣,比爾一副很“酷”的樣子。他個子高高的,長長的頭發在腦後紮成一個馬尾巴,耳朵上還戴著一隻耳環,上麵懸著一個小扇子似的東西。比爾的那身衣服,即使是去參加搖滾樂音樂會也不會顯得不合適。不過哈利看出來了,他的那雙靴子不是牛皮而是龍皮做的。

梅普爾看到比爾時的表現也和哈利差不多,同時暗自慶幸自己和比爾不是一屆的,不然同班的妹子恐怕都要被這個帥的一塌糊塗的家夥給勾走了。

大家還沒來得及說話,一聲輕微的爆裂聲,韋斯萊先生幻影移形回到了這裡。

“爸爸!”

“韋斯萊先生!”

在韋斯萊先生到來之後,他們停止了剛才的話題,和韋斯萊先生熱情地打了一個招呼。

不一會兒,韋斯萊夫人也來了,“你好,哈利,親愛的。”

每當哈利來做客時,韋斯萊夫人總是第一眼把目光放到哈利身上,羅恩一直表示懷疑到底他和哈利誰才是親生的。

之後,又有三個人走了進來,兩女一男。梅普爾和赫敏手拉著手走在一起,兩個人的心情看起來都非常愉快,而另一個身材矮小一頭紅發的是韋斯萊家最小的妹妹金妮韋斯萊。

哈利看到他們進來立刻報以微笑,金妮立刻羞紅了臉,她一直癡迷著哈利,打敗黑魔王的勇士!

雙胞胎兄弟看到梅普爾進來,立刻把他從赫敏身邊拉走,兩兄弟一起對梅普爾有了好的惡作劇點子居然不通知他們表示嚴重的譴責。

“這個惡心藥劑,應該不會有人用的吧?”不一會兒,他們又湊在一起研究梅普爾送給哈利的那幾瓶藥劑了。

“誰說沒人要,”梅普爾反駁道,“要不要打個賭,你們要是輸了,就把這藥喝下去。”

“明白了!”韋斯萊兄弟秒懂,霍格沃茨的學生會有很大的需求的。

梅普爾繼續和他們探討有趣的惡作劇點子,梅普爾還記得他們的金絲雀餅乾,吃了能讓人變成金絲雀。雖然持續時間不長,但這要求變形術有很高的造詣。

梅普爾現在用魔杖能夠做到給人變形,但如何把變形咒附加到餅乾上,他還不知道。和韋斯萊兄弟交流一番,能讓他得到不小的收獲。

韋斯萊一家,除了珀西都在這裡了。珀西此刻還在他的房間裡工作,寫一份關於坎鍋的報告。

韋斯萊夫人準備好了晚飯之後,他們來到了室外。韋斯萊的屋內有點小,裝不下這麼多人。

剛來到院子中,他們就看到赫敏的隻薑黃色的、羅圈腿的貓克魯克山。它匆匆地在園子裡跑來跑去,瓶刷子似的尾巴高高地豎著,正在追趕一個東西。那東西粘滿泥巴,活像一個長了腿的土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