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煉藥技術(1 / 1)

加入書籤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暮雲卿歎了口氣。

“無妨,不知者無罪。”

離灼看著手中的丹藥若有所思,原本還想像那人討教一二的,如今看來是他們二人無緣了,若是他們二人能有幸相識一定會碰撞出不小的火花,畢竟他們二人一個是天元大陸聲名赫赫的藥王,另一個是天啟大陸的第一煉丹師,隻可惜他們命中無緣。

伏樂洲看著暮雲卿的樣子想和她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怎麼開口,此時無論說什麼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你愣著乾嘛?還不吃?我沒這煉藥的本事就隻有這株草,你吃不吃吧!”

暮雲卿擺明了一副嫌棄的模樣看著伏樂洲。

伏樂洲聞言嘴角一抽,在兩雙眼睛的注視下像隻兔子一般的吃草,看起來的模樣很是怪異。

不過雖說吃的方式有些粗暴但藥效還是很好的,在元陽天蘭的藥效作用下伏樂洲的傷患出被一道淡淡的光芒籠罩住,進階的傷口處一陣痛癢的感覺,新肉皮膚生長的過程總是會伴隨著些許疼痛感,疼痛感好忍受可癢的感覺卻不是好忍的。

所幸的是伏樂洲的靈脈禁製被解了,可以通過運轉元氣轉移自己的注意力,這樣的情況一進行便是一周的時間。

這一周的時間裡離灼的傷已經好多差不多了,令暮雲卿很是意外的是離灼竟然是神王級彆的強者,一個堂堂神王強者竟然會被關在囚牢內十餘年,當真是讓人相當驚訝。

不過暮雲卿也不是什麼多事之人,離灼若是不主動提她不會主動問,畢竟那是人家的私事,更何況一個神王落得如此狼狽不堪的下場怎麼說也算是個奇恥大辱。

伏樂洲經過一周的調養雙腿上的傷口基本已經愈合,身上的鞭痕已經以及鐵鉤所致的傷痕也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隻不過去卻留下了一身的疤痕。

暮雲卿曾問過他是否要替他除了這些傷痕,伏樂洲表示都是人生經曆的一部分沒必要除了,再說男人身上有些疤痕也算不了什麼大事,暮雲卿聞言也不好說什麼。

伏樂洲身上的傷雖然都已經愈合了,但到底傷到了骨頭,元陽天蘭能愈合傷口卻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複雙腿骨頭的傷,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伏樂洲的雙腿怕是都難以行走了。

暮雲卿同樣將天樞洗髓丹給了伏樂洲一顆用於驅除體內殘存的毒素,所說天樞洗髓丹不是解毒之物,但卻有洗經伐髓除汙之效,伏樂洲的毒素積攢已久早已經不是解毒之物可以輕易清楚的,因此唯有天樞洗髓丹能達到清除毒素的效果。

傷也治的差不多了接下去便是暮雲卿與伏樂洲清算老賬的時候了。

“說吧,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伏樂洲自知躲不過去了便老實交代,否則以暮雲卿的脾氣要是不說實話恐怕他這剛愈合的腿就要被她打斷了。

“我當初那到天火器後剛一出煉器師工會就遇到了來緝拿我的那幾人,他們緊追不舍的情況下我隻好將天火器交到葉青楓那處讓他給你送去。”

“你被那些人追上了?”

暮雲卿的神色平常看不出任何情緒。

“怎麼可能,就爺這技術。”

伏樂洲對於暮雲卿的此番言論甚是不滿,這不是擺明了小瞧他嗎。

“那你怎麼會被抓回去,為何又回到了天啟還被關了起來?”暮雲卿沉聲問道。

伏樂洲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你也知我自小便被流放,我所流放之地便是這死亡沙漠,當年若非有人救濟我早已身死於此,當時我已在那幾人的眼皮子底下遁逃,誰知他們傳出消息放話說若我不回去便將這死亡沙漠裡所有救濟過我的人儘數抹殺,不論是處於道義還是什麼我都不能放任不管。”

“所以你就自投羅網跟他們回了天啟?”

暮雲卿歎了口氣道。

“是,我束手就擒後他們便通知了我父親,然後通過大君王的調令將我和那幾人一同傳回了天啟,而後我便被關起來,我那名義上的父親一味地詢問我伏樂清的死因,甚至用那些人的命來威脅我我隻好說是伏樂清為我所殺,他為了折磨我就將我扔到這沙漠囚牢中去每日派人來施刑卻不會讓我死。”

伏樂洲的臉上沒有悲傷的情緒,反倒是帶著濃濃的不屑,再怎麼說那人都是他的父親,虎毒不食子而他竟然能做到對自己的親子下手還當真是有夠心狠的。

“那些救助過你的人呢?”

暮雲卿問道,既然伏樂洲的父親能用他們來威脅伏樂洲又怎會輕易的放過他們。

“他們早就死了,死於一場沙塵暴中,隻留下了後妶這一個血脈,他們對我說那些人沒死也隻是讓我乖乖的和他們回來接受懲罰罷了。”

伏樂洲麵上的表情很是平靜,但卻給暮雲卿一種極為悲傷的感覺。

同樣都是自小離了父母,可暮雲卿卻要比伏樂洲幸運的多,不論是暮天策還是蕭韶,亦或是後來遇見的周西珽,他們每一個人心裡都是愛著她的。

雖說暮天策從未陪伴在暮雲卿身邊,但暮天策看她的眼神她就知曉了,暮天策視自己如命一般的愛護,哪怕他無法在他身側都是竭儘全力的保護她,甚至不惜一切代價為她打造一個庇護之所的生命空間。

而伏樂洲的父親卻是顯得極為可笑,明明是親子卻活的連狗都不如,將他流放在外,一旦召回還是因為有可圖,辦事不利便如垃圾一般將他丟棄要他生不如死,這世上竟能有這樣的父親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你為何要說伏樂清是殺的?若是你將事情說出也許你就不會遭此大難。”

暮雲卿看著伏樂洲的眼睛冷冷的說道。

“卿兒,你未免也太過單純了些吧!我不說伏樂清是我殺的我還能怎麼說?將實情和盤托出說是你殺了伏樂清?以我父親那個性怕是追到天涯海角都要你償命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