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114章 交易達成(1 / 2)

加入書籤

這到底是哪來的力氣?

還沒等淺川辰確認,尚未清醒的宇智波鼬在意識模糊的狀態下,嘶啞地吐出隻言片語。

“彆對佐助……”

宇智波鼬還未說完便沒了力氣,原本死死拽著自己的手也忽然放下。

有點像回光返照的反應讓淺川辰微微一默。

這是想說彆對佐助出手吧,難道是自己剛剛說的瞎話激起了他的反應?

那事情就簡單了。

“哦,那可由不得你。佐助看起來那麼好騙,我不過是提供了一點點情報,他就趕著去找木葉高層的麻煩了。”淺川辰勾唇笑了笑,“你知不知道團藏?他的手臂上可全是鑲嵌好的寫輪眼。對了,聽說他右眼的寫輪眼還是止水的彆天神?那可不太妙,與其讓佐助被他抓住搶走眼睛,還不如我去當個好人救下佐助,然後把他少了眼睛的事情甩給團藏,妙啊。”

為了讓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淺川辰故意搬出了宇智波止水。

雖然不知道這兩人的關係是深是淺,但同為村裡罕有的天才,相識的可能性應非常高。

淺川辰確實賭對了。宇智波鼬似乎知道止水的眼睛是被團藏挖走的,這會兒又想緊緊捏住他的手,但淺川辰沒給他這個機會。

抓了個空的宇智波鼬微微睜開了眼,想要看清他的臉,淺川辰不閃不躲隨他去看。

要是他頭腦依舊清醒就該知道,沒有那個蠢蛋會把自己的壞心思一股腦兒的全盤托出,等他狀態恢複狀態的時候就該知道用心良苦了。

既然自己的醫療水準頂多救個急,那還是交給柱間哥的後代想辦法搶救一下吧。

淺川辰的身體仍是未發育完全的十五歲少年,而宇智波鼬的身高實際和斑哥是差不多的,所以背他去木葉是彆想了。

他召喚出小鯊魚,他指了指一旁的鼬,可惜多年不見,他和鯊魚的默契值近乎清空,差點把鼬就要用利牙嚼碎吞進肚子,以為自己是要毀屍滅跡……

說來也對,這鯊魚好像也沒讓自己以外的人親近過。

而且在動物的眼裡,鼬恐怕已經和死掉沒區彆了。

要是他現在單獨躺在荒地,絕對要被禿鷲給分食了。

這個世界的族人可是欠了他一個大人情啊。考慮他們一族人所剩無幾,佐助出去複仇後,宇智波所剩的財產恐怕是充公,他還是讓木葉連本帶利還回來吧。

他老家的木葉正處於擴建時期,資金和各類資源都相當緊張,正好讓他們補上。

正在木葉翻著一堆老舊報紙的淺川辰在接收到這個想法的瞬間就來了勁,放下報紙再次走進了火影樓。

當綱手再度看見他時,她的表情也顯得相當有趣,逗得淺川辰一陣悶笑:“哎呀,是我來得不是時候,還是我被討厭了?”

“什麼事?彆告訴我你還拿著什麼猛料。現在木葉為了查明宇智波的事已經忙得連貓的爪子都想借來用了。”綱手的語氣十分平穩,但成倍增加的文件卻誠實的暴露了她的內心。

如果是個暴躁點的千手,恐怕得衝上前去捂上他的嘴巴,先把他打暈了之後再道歉吧。

想起當年被千手按著欺負過的日子,淺川辰不自然地低著頭咳嗽了一聲,正色道:“我是來談交易的,如果我能把最後幾個宇智波帶回木葉,你能給我些什麼報酬?”

綱手反而先關心起另一個問題:“你會一起回木葉嗎?”

“嗯?留下我不會讓你們更頭疼嗎?我保證不乾好事。”

“除了一些低階的保護任務,忍者還有多少能算是好事?”

綱手略為不屑,似乎把接納他當做了理所讓然的事。

正當淺川辰在內心激動地誇讚著不愧是柱間的孫女啊,補刀卻姍姍來遲。“不當忍者也行,你留下成家也不錯,看你這年齡也差不多你該找一個了吧?就算是宇智波一族,年紀大了再找也遲了哦?”綱手打量了他一眼,淺川辰當場僵在原地。

他就是為了躲這件事才物色一個出色的弟子,專程跑到了異世界,最後還跑偏了原定的目的,結果在這裡還有人為他的單身而操心??

淺川辰嗬嗬一笑:“年紀大了就不好找了……這算是經驗之談?”

綱手的笑容一僵,額間青筋暴起:“我再給你一次組織語言的機會?”

兩人沉默了片刻,誰都沒先說話。

果然千手宇智波一族的性格還是招人討厭的居多!

兩人在心底攻擊鄙視了一番,最後回到了正題。

淺川辰謝過了她的好意,但完全沒有留下的意思,現在隻是單純來談一場交易。綱手卻抱有疑問,因為淺川辰再怎麼努力也隻能帶回兩個人。

宇智波佐助不知道真相,隻是一心想殺死鼬來複仇。

至於鼬,她也偏向於是間諜的說法,但他恐怕也難以從曉中脫身。

若不是如此,這幾年來也不至於一點情報都沒送給木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