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 頁(1 / 2)

加入書籤

禁錮之溺寵

作者:alpenlibe

禁錮之溺寵的內容簡介……

臨死前被自己最愛的男人背叛了,帶著滿腔的怨恨他重生了。

重生小屁孩不說,另一個人卻對他產生了異樣的心思。

這是變異了?還是變異了?是變異了!

細水綿長的愛在日常生活中一點一點的侵占他心房,最後徹底被俘虜。

以愛為名義的禁錮,另一種方式的強製愛。

禁錮之溺寵的關鍵字:禁錮之溺寵,alpenlibe,禁錮,以愛為名義的禁錮,

☆、001背叛

司然用鑰匙打開門,剛想笑著喊韓宇,一聲壓抑著的呻[yín]聲與喘熄聲募然的鑽入耳中。

臉沉了下來,司然抬步朝聲音方向走去,是他和韓宇的臥室。

呻[yín]聲隨著靠近越來越大,一道壓抑著的聲音喘熄的響起。

“寶貝兒,我愛你。”

字字誅心,宛如晴天霹靂般打在司然的心上,心口處如同破了一個大洞呼呼的灌著冷風。

冷的全身冰涼如置冰窖,那股刺骨的寒意蔓延四肢百骸。

司然身體不可抑製的顫唞,黎黑的雙眸充血泛紅。修長的手指緩緩推開了未曾關好的門,房內的畫麵清楚的呈現在他眼前。

那張他和韓宇睡了一年的床上,兩具年輕的身體抵死纏綿。

昨晚還抱著他翻雲覆雨的男人,此刻抱著另外一個人笑的溫柔甜蜜,吐露著寵溺的話語。

一瞬間,仿佛全身力氣被抽走般,身子一軟差點踉蹌的摔倒在地上。

他撐著牆壁,圓潤的指甲扣進了牆壁裡,隱隱泛著紅色血絲。一雙大眼睛死死的瞪大,眼眶瞪得酸澀他也不曾閉眼,晶瑩的水光在眸中流轉,如同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艱難的邁動步伐,腳步沉重得宛如有千斤重量,每一步都十分艱難。

他腳大力的一踹,門扉砰的撞擊到牆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床上的兩人似乎被突如其來的巨響嚇了一跳,連忙看去。

韓宇那張布滿汗水的臉轉了過來,一見是司然。驚慌在眼中一閃而過,隨後一雙白晢的手臂攬上了他脖頸,又鎮定下來。

“宇哥。”

較為嬌小的男人貼在韓宇身上,薄唇微微張開,媚眼如絲。

司然一瞧見那張臉頓時大駭,眼中陰霾迸發而出,狠狠的咬著字:“安祁鬱!”

安祁鬱挑釁的一挑眉,眼角魅意儘露:“叫我乾什麼,我和宇哥在辦事,你快點出去吧。”

司然忿恨的瞪了他一眼,隨後將目光放在默不作聲的韓宇身上:“給我一個解釋。”

韓宇嗤嗤的笑起來:“解釋,什麼解釋。”

司然眼中冷光一閃而過,一字一頓道:“我要解釋!”

“真掃興。”安祁鬱覺得十分無趣,也沒了興致,從韓宇身上爬起。

“解釋就是宇哥和你在一起隻不過是玩玩而已,你真當宇哥愛你啊。”

安祁鬱光著身子走到司然麵前,神情倨傲得意:“司家少爺也不過如此,這麼容易的追上,而且還倒貼過來。”

那些傷人的話語如同針刺般一針一針的紮在欣賞,司然心下一陣恍然,想起自己為了韓宇竟然和家裡鬨了矛盾,到現在都沒有緩和。

司然死死的盯著韓宇,眼睛充血發亮,帶著一股執拗:“韓宇,我要你解釋。”

“你!!”安祁鬱一陣氣悶,為司然不識好歹。不過很快,他又燦爛的笑起來。

韓宇終於有了動作,他下了床緩步向司然走過來。

司然眼睜睜的看到,那雙總是攬著他的雙臂抱住了另一個人,以一幅保護的姿態。

耳邊聽著韓宇低沉而磁性的聲音,以往覺得十分的性感迷人,此刻卻如同最傷人的利器。

他說:“小然,我不過是和朋友打個賭而已,看你能被我追到不。沒想到司家的大少爺也不過如此,還不是被我追上了。”

十分殘酷冷漠的話如同一把尖銳的利器,刺進了司然的心裡。宛如在那道泛血的傷口又補上一刀,撕開傷口,鮮血淋漓。

☆、002死亡

司然心痛的連呼吸宛如被桎梏住,但是麵上卻平靜沒有絲毫的異樣。

他深深的看著麵前相擁的兩人,眼底十分平靜。如同看著兩個小醜,諷刺的一笑:“真是惡心!”

說完,他宛如沾染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般,嫌惡的皺著眉頭離開了屋子。

就算心痛的快要死掉,他司然也有自己的驕傲,決不允許自己在那兩個賤人麵前丟一分驕傲。

他的腰板挺得筆直,宛如青鬆毅力透著一股堅韌。

等遠離了那個小區,那挺的筆直的背脊彎曲了下來。司然雙目含淚,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瀉出一絲哭聲。

隻有此時此刻,他才能放任自己的傷痛溢於表麵。

司然在心中發誓,一定要讓那兩個賤人生不如死,他司家的少爺除了有錢,還有一個就是心狠!

任何敢負了他的人都不會好過,他一定要報複,一定要讓那兩個賤人嘗試到自己的痛苦。

他一定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就在此時,一股大力的衝撞將他撞飛。視線一陣天旋地轉,不經意間司然看到了一輛白色的福特車飛掠了出去。

身子狠狠的摔在地上,劇烈一疼,仿佛有東西流了出來,也帶走了熱量。

隨著血液的流逝,司然的身體一點點的變冷,無聲的張了張唇,想要說什麼,卻無力的閉上。

氣息在這一刻泯滅。

司然看到自己脫離了地上被鮮血侵染的身體,看著半透明的手,苦澀一笑。

不甘,怨恨,在此刻覆上心頭。

他還沒有報複那兩個小賤人,他不願就這麼死去!!

司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有被勾魂使者勾走,他有想過是不是自己怨念太大所以變成了鬼。

地上的屍體變得僵冷,周圍的人群越慢慢湊了過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