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 頁(1 / 2)

加入書籤

將哥哥緊緊的抱住:“不準,哥哥是我的。”

吳思言哼了一聲,小下巴抬得很高:“我又沒和你說話,小叔叔說打斷彆人說話的不是好孩子。”

司然聽著他們幼稚的吵架,有些好笑,卻更多的是哭笑不得。

看來近段時間他都要度過這樣幼稚無趣的日子了。

似乎被那些小孩子摧殘得厲害,司然回到家中也有些懨懨的挺不起勁。

司晏看著精神不佳的哥哥,邁著小短腿蹬蹬蹬的跑下樓,沒多久時間端著一杯水進來。

“哥哥,喝水。”

他的小臉布滿了惶恐,就連黑曜石般的眼睛也泛著恐懼,生怕自己哥哥生病了。

要知道生了病就會進醫院,很有可能會消失,這是趙倩經常警告他不穿衣服拿出來的理由。

司晏現在很怕,很怕哥哥生病消失了。在他印象中,生病的人都要喝水,這是他從電視上學來的。

不想拒絕弟弟的好意,司然硬生生被灌了三杯水,才讓司晏相信自己沒有生病。

“哥哥病已經被水衝跑了嗎?”

司然:“……”

你當我胃是衝水馬桶啊。

“弟弟乖乖去看電視,這一刻我不想看到你的臉,這會讓我想要捏死你的衝動。”

司晏弟弟乖巧的仰起白嫩精致的臉蛋:“哥哥給你捏。”

☆、016關於幼稚這個問題

司然托著小下巴兩眼無神的看著黑板,身邊是弟弟和吳思言的吵鬨聲。

不知是不是沒有人拒絕過吳思言小家夥,所以從上次以後就賴上了他們,準確的說賴上了司然。

與哥哥司然微妙的感覺相比,弟弟司晏如同被侵入了自己地盤的貓咪一般,炸起了渾身的毛發。

每次吳思言一靠近,司晏就如同上戰場般奮力的捍衛著自己的地盤,而所謂的地盤卻是哥哥司然。

現在年僅3歲的司晏小孩最喜歡的人是哥哥,就連父母都不能超過哥哥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最討厭的人是所有想要搶走哥哥的人,而吳思言是其中讓他最討厭的一個人。

肉嘟嘟的小手板著吳思言拉著哥哥衣服的手抓,小孩眼睛都快氣紅了:“你快放手,不準你碰哥哥!”

吳思言胖爪爪捏緊衣角,白色的衣角被他抓出幾道褶皺。小下巴驕傲的揚起,從鼻子裡擠出一個哼音:“司晏你真不懂事,我小叔叔說離不開自己哥哥的人都是小孩子。”

“你才是小孩子,我和哥哥從出生開始就是一起的,你這個外來者!!”司晏齜起一口小白牙。

“你幼稚!”

“你才幼稚,你個鼻涕蟲小孩!!”

“哥哥你說誰是幼稚的小孩。”司晏和吳思言齊刷刷的看向他,目光炯炯。

司然伸出手指揉了揉有些抽疼的額角,無視掉兩個小家夥期待的目光。

你讓他一個二十歲的成年男子來判斷?不好意思,你們兩個在他眼中都是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子。

“哥哥你怎麼不說,是不是他要幼稚一些。”司晏扒拉在司然身上,揚起的小臉泫然欲泣,似乎一聽到自己不喜歡的話就哭出來的樣子。

司然頓了頓,捏了捏司晏的肉?肉的臉蛋:“弟弟乖,彆再用你這張臉做出這樣的表情,這不適合你。”

看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做出這樣賣萌的表情,實在是壓力山大。

撥開抱著自己腰的弟弟,直接將還抓著衣角的吳思言小家夥丟到一邊。

慢騰騰站起來,拉開凳子往外走。

司晏愣了一下,邁著小短腿追了上來,仰著頭天真的問:“哥哥你要去那裡。”

“去廁所,你也要去嗎?”

“嗯,要去。”

胖乎乎暖暖的小手拉住自己的手,司然隻是怔愣了一下,也就隨他去了。

見哥哥這次沒有掙開自己,司晏漂亮稚嫩的小臉綻放開一抹純真無比的笑顏,襯得他越發的漂亮了。

兩個穿著一樣,長相一模一樣的小孩子牽著走慢騰騰的走出了教室。

精致可愛的小孩,一個老成淡然,另一個卻是天真可愛。

明明五官都長得一樣,卻沒人將他們兩人認錯。除了第一次見恐怕會認錯,隻要和他們接觸就了那麼就不會認錯。

☆、017生氣了

吳思言小家夥的出現給了司晏弟弟很大的危機感,以前隻是粘人的程度,現在卻想一個狗皮膏藥般黏住了司然。

就連上廁所,司晏弟弟都要守著他哥哥。那雙黑溜溜如葡萄般絲潤的眼睛,每當讓有些煩躁的司然軟了心。

“你不能在外麵等我嗎?”

作為一個成年人,被人眨也不眨的盯著上廁所怎麼也覺得彆扭。雖然這個人是個毛都沒張齊的小布點,也是他那個未來的麵癱弟弟。

“哥哥,媽媽說過上完廁所要洗手。”司晏肥嘟嘟的小手扒在洗手台邊沿,一雙眼緊緊的盯著自家哥哥,生怕他不洗手。

司然嘴角抽搐了兩下,洗完手。沒有擦乾手,濕漉漉的手指捏上了弟弟肥肥嫩嫩的臉蛋。

“彆學吳思言說話,還有我什麼時候不洗手了。”

司晏被哥哥捏臉蛋眉眼彎彎的樣子,一聽到吳思言就刷的沉下來,黑黝黝的眼睛十分的漆黑。

“我才沒有學他,我怕哥哥生病而已。”

“怎麼沒有學?吳思言喜歡說我小叔叔說,而你剛才說媽媽說,兩者難道有什麼不一樣嗎?”司然來了興趣挑挑眉頭,牽著弟弟的小胖手走出廁所。

司晏乖巧的被哥哥牽著走,秀氣的眉頭擰得緊緊的,糾結了一會,奶聲奶氣道:“才不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