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8 頁(1 / 2)

加入書籤

,安靜了下來。

☆、025醒來

白色的病房中布滿了溫馨的小花朵,淡淡花香彌漫著整個空氣,抹消了不少醫院難聞的消毒水味道。

在房間中央的床上正趴著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孩,小孩側和的臉長得玉琢般的可愛。隻是那本該粉撲撲的臉蛋卻沒有絲毫血色,黯淡了不少,嘴唇乾澀起了皮。

小小的身板上插滿了管子,旁邊的儀器滴滴的細微的響著聲音。

不合身的病號服穿在套在小孩身上,顯得小孩越發的嬌小瘦弱,看起來讓人心生憐惜。

忽然床上的小孩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緩緩的掀開眼簾,露出被掩藏住的那雙凝黑的眼睛。

那雙烏珠般的眼睛似乎還蒙著一層淡淡的薄霧,他呆呆的轉動下臉,頓時扯到背脊處的傷口。一瞬間讓他所有的迷蒙全數消散,眼睛變得清明起來。

望了望房間的裝飾,再看看身體插滿的管子。

司然在疼痛的刺激下卻笑出了聲,他竟然沒死,他還活著。

狂喜刹那間淹沒了他,讓他無法抑製的大笑,眼中滿滿的是劫後餘生的喜悅。

似乎老天都看不過他太喜悅,一股劇烈的疼痛自他背脊處蔓延開來,疼的他臉上的笑容瞬時泯滅。

“嘶……”司然趴在床上齜牙咧嘴,過了好一會兒,他發現個問題。

這個姿勢與痛苦不比他死亡的時候好多少,不過能活著對於他這個撿了命的來說還是十分的慶幸。

冷靜下來的他開始回想,他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救出了他們?

而且弟弟救出來了沒?還有吳思言怎麼樣了?

太多太多的疑問布滿了他小腦袋中,讓他的額角也開始微微的漲疼起來。

就這麼挺屍般的趴了好長一會兒時間,病房門被打開,軟軟的腳步聲響起,伴隨著驚喜的奶聲嗓音。

“哥哥!!”

司然艱難的轉過臉,就見自家弟弟生龍活虎的顛顛朝他跑來,烏珠般的眼睛瞬間泛起了淚水,眼淚花花不斷的在眼眶周圍打轉。

瞧著弟弟瘦了不少的樣子,還有那不比他這個病人好看多少的臉色,司然有些心疼了。

他好不容易將弟弟養的白白胖胖,怎麼在他昏迷的時候就瘦了這麼多。

司晏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蹬蹬的跑到司然的床邊一隻小爪子扒拉在床邊踮起小腳丫子。肉?肉的小手伸長了想摸摸哥哥蒼白的臉,但卻怕碰疼了他,伸出去又立馬縮了回去。

“哥哥……”帶著哭腔的嗓音細細的。

司然看著默默流淚的小孩,艱難的抬起手。

“哥哥,你想要什麼。”司晏使勁墊著腳丫子,湊過頭去。

看到自家哥哥艱難的為他擦拭眼角的淚水,那眼中的笑意滿滿的,幾天沒有出聲的嗓音沙啞至極如同被砂礫滾過一般:“這次終於給你擦到了眼淚。”

“嗚哇……哥哥。”司晏一聽,止不住的嚎啕大哭起來。那被淚水沁濕了的眼睛,似夾雜著恐懼以及害怕。

畢竟是個孩子,看到哥哥在床上躺了這麼久一動也不動不動,那股害怕攥住了他小小的心靈,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聽到哭聲跑進來的趙倩看到躺在床上好幾天的寶貝睜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望著自己,那淚水也不禁漫了出來。

一大一小的在病房中哭了起來,最後還是司鑫將他們安撫下來。

因為哭的太厲害,司晏臉蛋紅撲撲的,一直打著哭嗝。

司鑫知道他擔心哥哥,但是這麼多天這孩子都沒怎麼睡好,不禁開始勸道:“寶貝,回家去睡覺吧,哥哥爹地來照顧。”

小孩這時候極為的倔強,抿著唇搖頭:“我要留下來陪哥哥。”

他像是鐵了心想留下,怎麼勸也勸不住。就連司然勸了幾次,也拿他沒有辦法。

“你連哥哥的話都不聽了嗎?”司然抿起了唇,板起臉嚴肅的望著弟弟。

司晏仰著小腦袋,汗濕的頭發貼在腦門一縷一縷。那雙才被淚水沁過的眼珠子又泛起了淚水,小嘴一張一合,堅定的吐出:“我不要!!我要陪著哥哥……嗚嗚嗚。”

說罷,他邁開小短腿蹬蹬蹬的跑到一旁,用微小的力氣吃力的扳著一張凳子。

在幾人的注視下爬上了凳子然後一屁股坐著,視線絲毫不離開床上的哥哥。

那副樣子明擺著不準備離開,司然背脊本來就疼,趴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滋味極為難受。

這樣的雙重折磨讓本來不是很好心情更加的抑鬱煩躁,加上弟弟這般不聽話,司然徹底的惱了。啞著聲音虛弱的嗬斥:“弟弟你不乖。”

“嗚嗚……”晶亮的淚珠滑下臉頰,司晏胡亂的擦著眼淚,兩隻肉呼呼的小手上沾滿了淚水。

“哥哥……你彆討厭我嗚嗚,我不要離開你……嗚嗚。”

越來越大的哭聲響起,哭道最後那細細的嗓子中帶上了些許悲涼。

司晏紅腫的眼睛不斷的溢出眼淚,一直哭著堅定的重複著一句話:“我不要離開哥哥……”

小孩很快的成為一個淚人兒,不止司鑫和趙倩看得心疼,就連重生後一直向著弟弟的司然也不禁心疼起來。

他看到小孩眼中的害怕,似乎離開了自己就會有失去哥哥的恐懼。

小孩這次被嚇得厲害了,司然心中暗自詛咒著那幾個綁匪,如果不是他們弟弟恐怕不會嚇成這樣,嚇到離開了自己就會大哭而害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