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 頁(1 / 2)

加入書籤

作為司家的繼承人必須要狠戾才行。

經過了一番考察,司鑫認為平時在司然麵前乖如同小娃娃般的司晏,才是真正適合擔當起司家的繼承人。

回想起方才說話間司晏不經意露出不似孩童般狼崽子般凶狠,司鑫沉黑的眼睛暗了暗,眼底深處滑過一道流光。

希望那孩子不會讓他失望吧……

……

醫院走廊的拐角處,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孩站在牆角邊低垂著腦袋,發絲遮擋住前額陰影籠罩住整張臉,讓其看不真切。

垂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攥起小拳頭,被發絲遮擋住的臉上溢滿了不甘與痛苦。

司晏沉默的站立著背脊挺得筆直,腦海中一直重複著男人冷漠而冷酷的話語。

“你除了對你哥哥撒嬌你還會做什麼?”

“如果再來一次綁架會被他護在身下的永遠是你,危險永遠是你哥哥擋住。”不是的……

“司晏如果你永遠學不會成長堅強你永遠都隻是被保護的那一個人。”他不是被保護的……握得緊緊的拳頭已經開始微微顫唞,消瘦的肩膀透著挫敗。

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從眼眶蜿蜒而下,摔在他的鞋麵上,摔開了一朵水花。

司晏緊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挫敗的哭聲溢了出來。

他想保護哥哥,他不想再看到自己哥哥滿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任他怎麼哭喊也無法醒來也無法對自己笑。

他不想作為一個永遠的撒嬌著,他想要在下一次的危險中是他保護自己的哥哥。

他……不想再看到哥哥受傷離開自己了。

小小年紀的他已經不想體會到那種鋪天蓋地湧來的絕望以及恐慌,他恐慌著哥哥身體慢慢的變的冰冷,他絕望著看著哥哥步入死亡。

這一枚恐懼的種子已經種植與司晏幼小的心中,讓他無時無刻都無法忘記那一刻的恐懼與心悸。

一想起那樣讓心悸痛苦的畫麵,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瞳浮上了隱藏得極好的痛苦。那抹痛苦跟隨著他深刻入骨,如同被撕裂開的傷口,布滿了鮮血淋漓。

“隻有變強才能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你的選擇呢?司晏。”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一雙深邃的眼眸緊緊的鎖定住自己,泛著銳利而冷然的光。

他的選擇……

司晏鬆開攥得緊緊的手指,圓潤的指甲因過於用力而泛青發白。

胖胖的小手胡亂的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再抬起頭時,那張稚嫩的小臉已經不見不甘於痛苦,有的全是堅強的堅毅。

那雙烏珠子般的眼瞳凝聚了堅定,流轉之間折射出內斂的冷光與堅毅。

是的!隻有變強了才能保護最重要的人,隻有變強了才能讓哥哥不再受傷,隻有變強了自己才能不體會這樣的恐懼。

如果隻有變強才能讓保護哥哥,那麼他的選擇就是變強。為了哥哥,他一定會變強。

那樣讓人心悸的場麵是第一次也隻能是最後一次!

以後的他決不允許!

短短的之間,先前那小小的孩童已褪去渾身的脆弱仿佛一瞬間長大起來,讓小孩變得無比的沉穩與冷靜。

他走到病房門口定定的站定,深深的呼吸一口氣,才用踮起腳尖伸長了手臂來夠門把。

門“吱呀”一聲打開,司晏見病房中的父母親齊刷刷的朝自己望過來,忽視媽咪溫柔的目光,黝黑的眼睛直直的對上男人那雙黎黑深邃的眼瞳。

深邃的雙眸之中似乎閃了一下,司鑫淡淡的開口:“想通了?”

“……嗯。”抿了抿唇,司晏走到司鑫身邊,仰起小腦袋瓜子目光毫不畏懼的直視著他:“我要變強。”

一字一句的低聲又重複了一遍:“爹地,我要變強。”

是要變強而不是想要變強,可見小孩已經堅定的心。

司鑫唇角勾起一抹不宜擦覺的淺笑,又很快泯滅恢複平靜的樣子,他幽幽的看向小孩:“也許會很艱難,也許會很辛苦,這樣你也要變強嗎?”

“我要變強!”毫不猶豫的重複先前的話,那黝黑的雙眸中溢滿了堅定毫不退縮的神采。

“我要保護哥哥,我不想讓哥哥在受到這樣的痛苦!”

宣誓般的說到,稚嫩的嗓音帶著認真而真摯。

趙倩驚訝的掩住嘴唇,看著嬌氣的小兒子如同大變了一個人般,變得成熟了許多,宛如一瞬間長大了般。

這讓她眼圈又是一紅,為小兒子變得成熟而感到欣慰,也為他這成熟的背後感到心疼。

如果不是這次大兒子受傷差點死亡,恐怕她的兩個兒子都還好好的,小兒子也不會讓自己在一瞬間長大。

天知道他才三歲啊……三歲的孩子如果是在平常家的話,那麼該受到怎樣的寵愛啊。

如果不是生在了司家,這樣背景複雜的家族,他的兒子一定會活的無憂無慮,不會逼迫自己長大。

越想越覺得心疼,趙倩隱忍的淚水終於決堤而下,她瞥過頭不再去看兒子堅毅稚嫩的小臉,踩著高跟鞋轉身快速的走出了病房。

她想要好好靜一靜,這樣才能忍住這抹心疼。

☆、027不會再哭了

司鑫對趙倩的離開之時淡淡的投去一眼又移開視線,目光專注而深沉的盯著仰著小腦袋望著自己的小孩。

“真的決定了?不後悔?”

“不後悔。”司晏眨也不眨給出了答案,如果在這裡退縮拒絕了,那麼他才是最後悔的。

“很好。”銳利的眼睛突然竄過濃濃的笑意,司鑫極為滿意的說:“那麼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走向病床的小孩,高大的身軀頓了頓,轉身走了出去,去追自己跑出去的小妻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