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0 頁(1 / 2)

加入書籤

敗一直維持到保姆將司然擦乾淨了臉與身體,等保姆端著盆子重新打了乾淨的熱水進來,剛想和平時一樣幫小少爺擦臉,哪知被小孩拒絕了。

“我要自己來。”小孩一板一眼的說,墊著腳尖從保姆手中接過帕子,自己慢慢的擦臉。

司然在一旁默默的看著有些驚訝,平時這小破孩子那次不是讓保姆伺候著洗臉的,今天怎麼變得這麼懂事了?

“小少爺要我幫你刷牙嗎?”

司晏毫不猶豫的拒絕,奶聲奶氣道:“我要自己刷牙,從現在開始。”

這下司然有些驚愕了,小孩麵無表情說話的樣子帶著沉穩,隱隱約約和前世的弟弟重疊起來。

難道弟弟的麵癱就是在這個時候養成的嗎?明明昨天還是好好的,活潑亂跳的。

一想到以後弟弟沒這麼乖巧了司然心情有些不好了,撇撇嘴將頭轉開。一不小心動作過大,拉到了傷口疼得他嘶了一下。

司晏立馬湊了過來:“哥哥,很疼嗎?”

偏過頭看著弟弟那稚嫩的眉宇之間溢滿了擔憂,這讓司然抑鬱的心情稍稍好了一點,心道:總算我沒白疼你。

司晏見哥哥望著他不說話,以為疼得厲害不禁擰緊眉頭:“我去找醫生。”

說著邁開小腿準備往外跑,司然來不及喊住他,就看著他如同炮彈一般準備闖出門。

與此同時,房門剛巧被打開,司晏一頭撞上了來人的大腿。

司鑫低頭蹙眉睨視著捂著額頭的司晏:“怎麼回事?”

司晏放下手,額頭有一小片被撞紅。他毫不在意自己的額頭上的傷,略顯焦急的說:“爹地哥哥好像很疼。”

這下來人的臉都有些變色,司鑫大步走進來低頭看著大兒子:“怎麼樣。”

司然臉色蒼白一點血色也沒有,搖了搖頭:“我沒有事,隻是傷口疼了一下。”

聞言,司鑫掀開被子,仔細的查看了一番司然的傷口,見沒有崩裂,這才放下提起的心。

“下次注意點。”

“嗯。”

他抬眼看向進來的年輕男子,心中猜到了幾分,但嘴上還是疑惑的問:“爹地這個叔叔是……”

司鑫讓司晏到他身邊來,輕描淡寫的介紹了下:“他是吳思言的叔叔,吳燁修。”

果然是!

當父親說出這個名字時,司然就知道自己沒有猜錯。

這個年輕的男子是吳家現任當家,十年後道上的第一把手吳燁修。

☆、030要吃蘋果嗎?

他抬眼看向進來的年輕男子,心中猜到了幾分,但嘴上還是疑惑的問:“爹地這個叔叔是……”

司鑫讓司晏到他身邊來,輕描淡寫的介紹了下:“他是吳思言的叔叔,吳燁修。”

果然是!

當父親說出這個名字時,司然就知道自己沒有猜錯。

這個年輕的男子是吳家現任當家,十年後道上的第一把手吳燁修。

男子不過二十出頭的樣子,一身修身的西裝黑色而嚴謹的束縛在身上,勾勒出身體完美而修長的曲線。儒雅的相貌,斜飛入鬢,略薄的嘴唇噙著一抹溫雅的笑意,沉黑的眼睛流轉之間泛著瀲灩的冷光。

如果不看那雙過於淩厲的眉峰,誰都會認為這個年輕的男人是一個儒雅的學者,根本就不想是混道上的,渾身沒有殺虐之氣反而有著淡淡的書卷氣息。

這就是十年後道上響當當的人物吳燁修,人稱笑麵虎。

果然不愧於笑麵虎這個稱謂,司然趴在床上看著他牽著一個小孩慢慢的走過來,像是配合著小孩的腳步,每一步極慢。

“司然?”清越的嗓音輕輕的喚出口,尾音微微向上挑起,襯得那嘴角的弧度越發的溫柔。

司然對著他點點頭,乖巧的換了一聲:“吳叔叔。”

脫口而出的那刹那,自己卻率先惡寒了一下。心中再次抱怨自己短小身材,如果不是這樣,他一個二十多歲的人叫同歲的人叔叔,那叫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吳燁修微微頷首,將墊著腳尖不斷往司然床邊湊的小孩抱起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臂彎之中:“謝謝你救了小言,這份恩情我不會忘的。”

司然目光從他臉上移開落到吳思言身上,瞧著他紅著眼眶卻隱忍不哭的樣子有些忍俊不禁:“你做出這幅樣子做什麼,我這不是還沒死嗎。”

“嗚嗚嗚……”這一話如同打開了淚匣子般,吳思言哇的一聲哭開,肥肥的爪子不斷的擦著湧出的眼淚與鼻涕:“嗚嗚,司然哥哥……嗚嗚,對不起,嗚、如果不是我的話……”

他年紀雖然小,但不代表不懂事。他知道如果不是因為自己亂跑,司然哥哥和司晏就不會被自己連累。

在司然哥哥昏迷的時候小叔叔就帶著他來了兩次,結果都被司晏毫不留情的趕了出去。

現在吳思言在麵對司晏的時候少了幾分傲氣與囂張,他總覺得是自己的錯才讓司然哥哥受傷,對著司晏也產生了一些為數不多的愧疚。

主要是司晏長得和司然哥哥一模一樣,每次看著那張臉他就以為是司然哥哥,所以才愧疚。

吳思言肥爪爪揪緊了自家小叔叔的整潔的西裝,將西裝揪出一個褶子。長著嘴巴大聲的嚎著,而一向看不慣吳思言的司晏卻沒有向前幾次那樣站出來將他們趕走。

司鑫視線不動神色的落在狀是沉默的小孩身上,見他麵色平靜,不急不躁,不複以前那如同被侵占了地盤的小獸般憤怒,凝黑的眼中滑過一絲讚賞。

果然不愧是他的種,一點就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