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1 頁(1 / 2)

加入書籤

真可惜,他本來還想喂哥哥吃蘋果的。

視線落在手中還剩下一半的蘋果上,小孩心裡暗自思索,要不下次將蘋果弄的小一點?

司然完全不知道小孩的險惡用心,還在感歎自家的小孩自從變沉穩後更加黏自己了。幾乎每天跟在自己身邊,要什麼小孩就遞到手上來宛如一個小保姆似得,比請來的那個保姆做的好要用心。

前兩次的時候司然還有心思勸導一下小孩,哪知小孩眼神堅毅的說:“我要將哥哥照顧的好好的,我喜歡這樣。”

這樣天真毫不掩飾真心的一句話頓時讓司然的心一下子軟了大半,也就隨小家夥去了。

本著小孩隻是覺得好玩可能過幾天就厭倦了的心態,哪知幾天過去了小孩反倒越做越好,越做越熟練,那神采煥發的樣子根本就沒有想放棄的意思。

時間一長,司然就詭異的習慣了。習慣了自家小孩無微不至的照顧,習慣了他整天跟著自己身後,屁顛屁顛的喂自己吃東西。

哪怕小孩舉得手軟,都固執的不肯放下。這樣的對峙,每次都是司然率先敗下陣來,乖乖的接受弟弟的投喂。

他在心裡不斷的催眠自己,自己現在隻是個三歲的孩子,弟弟投喂什麼的根本就沒有什麼的。

如此反複,司然就養成了對弟弟的喂食不動神色,欣然接受的樣子。

趙倩偶爾來一次看到後即為小兒子的懂事感到欣慰,又為他們兄弟兩人的情深感到擔憂。

小兒子太喜歡自己哥哥了,要是長大以後該怎麼辦啊,他們總該有自己的生活。更何況是生長在司家這樣的家庭中,長大後不反目成仇都算是好的了。

☆、032這根本不科學

有一次趙倩不小心將自己內心的擔憂說漏了嘴,那時候她一輩子都不會望了自家小兒子的表情。

那凝黑的眼睛溢滿了堅定,他微微向上仰起自己肉嘟嘟的白嫩小臉,精致的五官帶著小孩子獨有的稚氣,但是那雙眼中盛載的思緒卻不是一個小孩子該有的成熟。

趙倩聽到小兒子堅定的一字字的道,聲音擲地有聲:“我會照顧哥哥,照顧他一輩子。就算哥哥長大了,也不能阻止我想要照顧哥哥的心情。我不會和哥哥反目成仇,隻要哥哥想要的,隻有我有的,我都會給哥哥。”

很難想象這樣的話出自一個三歲的稚嫩孩童,趙倩當場就被震懾的說不出話來,宛如第一次認識小兒子般那般盯著他打量了好半響。

最後還是司鑫打破了兩人的沉默,他深深的睨視著還不及自己大腿的短小身材的小孩,沉聲道:“希望到時候你能做的到。”

回答他的是小孩大聲的回答:“我會的!”

幾人當時的對話司然完全不知道,隻是發覺自家弟弟照顧自己比平常更加用心了。

心思細密的他很快的發覺到弟弟和母親不同尋常的氣氛,每當自己和弟弟在一起時,一道複雜的視線落在他們身上。而當他看過去時,母親卻移開了目光。

他們之間絕對發生過什麼!

隻是一瞬的時間司然就明白了,但是他卻不打算去探究。弟弟雖小卻有自己的想法,他身為哥哥也不能多多乾擾他。而母親總歸是自己親生母親,絕對不會害了自己。

有著這樣想法的他放過了唯一阻止弟弟這個想法的機會,也就有讓弟弟那照顧哥哥的思想在心中深根蒂固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變成了霸道與占有欲,以致到最後演變成了炙熱而刻骨的愛。

宛如一根紅線,隨著歲月的揪扯慢慢的纏繞糾纏,越理越亂。等當發現的時候卻早已成了解不開束縛。

時光流逝,曾經兩個粉嫩嫩的小包子終於步入了六歲的年齡,開始迎來了上小學的日子。

在短短三年裡,司家兩兄弟可謂是變化特彆的大。最明顯的變化是司晏,從以前愛和哥哥撒嬌小家夥變成了一個穩重的小孩,那節節躥漲的身高讓他和自家雙胞胎哥哥拉開了一段距離。

以前讓人總是分不清兩人的長相,在這三年裡漸漸產生了變化。

兩兄弟五官幾乎是如同一個模子雕刻出來般一模一樣,但是司然的輪廓線條偏於柔和,這些年來的平靜時光抹平了他的銳氣,似乎經曆了三年前那場差點死亡的事,司然已經將一些事情看淡了許多。

比如對前世的那兩個賤人的仇恨,雖然有時候想起來的時候會氣會忿恨會想要報仇的想法,但是卻沒有了以前那種想要將他們揪著仇恨不放的心態了。

用司然的一句話來說,好不容易重來一輩子我不可能一直沉溺在仇恨中,該報仇的那是一定要報,但是該享受生活的還是要享受。

可能經曆過兩次的死亡吧,現在的司然褪去了前世的忿恨和銳氣,整個人平和了不少。就那麼靜靜的佇立在那裡,周身宛如縈繞著一種淡淡的靜謐,氣場寧靜平和得不可思議。

司晏近幾年經常跟著司鑫身邊的緣故,學到了許多,也看到了許多事。那臉上稚嫩的氣息已然褪去,小小年紀的他已經有了一種沉穩的氣勢,讓人無法忽視。

兩兄弟現在雖然五官相同,但是不一樣的氣勢卻讓人一目了然,不像以前根本分辨不出他們兩人。

初夏,清晨的陽光沒有午時的凶猛,淡淡的金色光輝灑滿了一地。

大大的梧桐樹下,一個半大的小孩坐在凳子上慵懶的背靠著樹閉眼假寐。

斑駁的陽光灑在他身上,半明半暗,長長卷密的睫毛透過光在眼瞼下方投射出一層淡淡的剪影,襯得半明半暗的光影越發的撲朔迷離。皮膚有些白的透明,被光照耀到的地方白的幾乎細小的絨毛都可以清晰可見。

“哥哥。”遠方傳來一聲低啞的呼喚,伴隨著低低的腳步聲。

來人穿著一襲白色的襯衣,黑色的背帶褲以及黑色小皮鞋。身高不高也不低,看上去如同電視上的小明星一般精致可愛。

柔順的黑發隨著他走路的步伐輕輕的搖曳,凝黑的雙瞳在看到樹下的人兒時一點點似有光輝浮現出,宛如黑夜下的星辰熠熠生輝。

伴隨著呼喚,樹下的小孩緩慢的掀開眼皮,露出眼簾遮蓋住的氤氳雙眸。漆黑的眼睛雙眸一片清明,沒有絲毫的睡意朦朧。淡淡的柔光似流光溢彩,在眼中流轉。

同來人一樣的唇形緩緩勾勒出一抹淺淺的弧度,帶著稚氣的聲音從嘴唇裡流瀉而出。

“弟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