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2 頁(1 / 2)

加入書籤

麼反正我又不認識他們,讓他們看一看也沒什麼損失。”

“嗯的確!反正哥哥是我的。”司晏想了想也是,胸中的沉悶一掃而空,連帶著走路的步伐也變得輕快了些。

司然無奈的望他一眼,見他麵無表情的望過來,眼中有著疑惑:“怎麼了?”

“沒什麼。”秀氣的眉頭微微蹙起,司然垂眸沉思幾秒,這孩子會不會太黏自己了點?

走了沒多久就到了教室門口,小孩脆生生的嗓音打破了司然的深思。

“哥哥,我們到了。”

司看了看弟弟心道自己想的太多,不過就是一個小孩子嘛,黏自己一點又有什麼。

他本來就不是糾結的人,想通了也就放開了心。有了心思打量一下他們準備就讀的班級,和前世的命運一樣,他們還是分配到了一年級二班。

☆、034我要媳婦兒

拉著弟弟走進了闊彆已久的班級,教室裡已經來了不少的小孩,正一個個乖乖的坐在位置上旁邊有大人在輕聲哄著什麼。

精致可愛的兩兄弟一進來當然立即受到了矚目,司然耳尖的聽到一聲奶聲奶氣的說話聲:“媽媽他們好漂亮,我長大後要娶他們當媳婦兒……”

這話從小孩子嘴裡說出來多了幾分可愛和搞笑,幾個大人都忍俊不禁的笑起來,其中那小孩的媽媽笑得尤其開心:“你才多大點啊還想娶媳婦了?”

小孩聞言立馬撒丫子般的跺腳然後撒嬌:“我不管,我要媳婦兒~~”

最後他媽媽被小家夥鬨得不行,哄著他長大以後絕對給他找個漂亮媳婦兒,這才讓小家夥罷休。

司然十分無語看得看著那個小豆丁,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那個小家夥性彆為男啊。

雖然自己喜歡男人,但絕對不喜歡玩什麼養成啊。

而司晏精致的小臉拉得老長,黑得跟鍋底一般。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深深的盯了說話的小家夥一眼,眼中似暗湧著什麼隨後泯滅不見。

“哥哥我們去那邊吧。”

小孩指的地方是靠後門的方向,那裡的位置太過於偏僻。在這個小學校裡所有的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坐在前麵幾排,所以幾乎沒什麼家長帶著小孩坐那麼隱蔽的地方。

司然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那個位置,那可不就是睡覺的最好位置。

當即他毫不猶豫,牽著弟弟往後門的位置走去。

才開學的時候這些小豆丁們對新學校和新班級都有一種新鮮的興奮感,有些大膽的小豆丁湊到一堆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有的則是有些怕生的沉默。

到是有些小豆丁想和司然他們搭訕,但是每每想邁開步子都被一雙黝黑的眼睛盯得背後一寒,莫名的產生了退怯之意。

司然見那些小孩沒來煩自己樂得清閒自在,他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難道要和這些小豆丁們說動畫片還是變形金剛這類的嗎?

想想都覺得不可能。

他雖然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但自家弟弟可是真真實實的一個小孩。

打著讓弟弟交朋友的心思,司然偏頭看向坐在自己旁邊正捧著一本書看得認真的額小孩。

“弟弟你想要交朋友嗎,你可以不用這麼一天到晚的跟著我的,你也需要新朋友啊。”

司晏聞言眼神閃了閃,將書本合攏:“哥哥為什麼這麼說?難道哥哥想認識新朋友?”

“我就保持原狀就好,倒是你不準備認識其他的小孩嗎?彆又像幼兒園那樣都畢業了除了吳思言其他的人連人名都叫不出來。”

“我有哥哥就好,不需要其他的人來打擾我們。”小孩說完又捧起書本認認真真的看了起來,那看似認真的樣子,那雙凝黑的眸子卻在司然看不到的地方浮現出不符合他年齡的冷意。

是有誰和哥哥說了什麼嗎?如果是……那麼最好彆讓他知道是誰!

☆、035吃蛋糕嗎?

兩兄弟一個安靜的看書,一個人則看似發呆其實在想以後怎麼做。

司然正在思考他不可能一直這麼下去循規蹈矩的從小學讀到初中再到高中,這樣枯燥又無趣的日子絕對會讓他受不了。

小學的知識他基本上都會,而且一年級的小豆丁們大多數是鼻涕蟲。司然放空的目光落在一個掛著鼻涕的小家夥身上,瞧著他不愛乾淨的用手擦了擦鼻涕又順手抹在衣服上,頓時嫌惡的蹙起眉趕忙將視線移開。

他一定要跳級,如果再這麼待下去他一定會受不了的。

但是……司然默默的將視線落在認真看書的弟弟身上,如果他跳級了這個小孩絕對會鬨的吧。

該怎麼和弟弟說呢……

正在思考時,一記細細的嗓子帶著興奮的叫喚了起來。

“小叔叔放我下來,司然哥哥在那邊坐著呢!!!”

聽見自己名字的司然下意識的抬頭就看到正走進教室的年輕男子,他穿著一身休閒的衣服,淡色的服裝使得這個儒雅俊秀的男子看上去多了幾分青春朝氣。

修長卻不顯粗狂的身材高挑,俊秀的男子嘴角噙著寵溺的笑意,眼神盯著正在鬨騰的孩子溢滿了深可溺斃的喜愛與寵溺。

吳思言小家夥正被吳燁修抱在懷裡,伸長了脖子朝司然這邊呼喚。肥嘟嘟還未褪去嬰兒肥的小臉洋溢著燦爛的笑容,眉眼彎彎。

“司然哥哥我來了!!”

穿著小皮鞋的腳丫丫蹬了蹬抱著他的男子,吳燁修身上的淺色衣服印上了幾個灰撲撲的腳丫子印記。也不怎麼懊惱生氣,動作輕柔的將吳思言放下。

吳思言得了自由如同一個發射的炮彈一般撒開腳丫往司然方向跑去,吳燁修擔憂的在後麵跟著,一雙手隨時的準備扶住他。

“小心點,彆摔著了。”

吳思言現在哪裡聽得進去,喘著小粗氣跑到司然和司晏的座位邊:“呼呼……司然哥哥果然在這裡。”

司晏立馬放下書,臉色有些不好看:“你怎麼在這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