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4 頁(1 / 2)

加入書籤

子也丟給司晏:“我誰也不梳了,去將梳子還給老師吧。”

司晏:“……”

不情不願的站起身抿起嘴往老師走去,臨走時還用那雙烏珠般漆黑的眼睛盯著吳思言好半響。

如果不是這個小子,哥哥一定會繼續幫自己梳頭發的。

幾個小孩折騰了好一會才慢悠悠的出了休息室往教室走去,一路上吳思言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而司然隻是聽著偶爾回答一句。

而司晏則是沉默的跟在司然身邊,偶爾將視線放到身側的人身上柔和了下,移開後又是一片沉寂。

☆、040關於跳級

一年級的課程比較簡單,書本也很少。司然捧著新發的英語書擋在自己前麵,拿著一支筆刷刷的在紙上寫著什麼。

聽著講台上老師的講課聲,教室裡一片安靜之餘,司然開始回憶起未來將要發生什麼事。

他在本子上規劃了下,然後發現一個事實。他前世的日子真是白活了,根本就沒有記住未來幾年的經濟走向。也不知道是司家的生活太過於安逸,所以讓司家大少爺根本不關注這些事。

司然本來打算自己乾一番事業出來,可是活了兩世的他發現自己根本就不是那塊料,隻有默默的放棄。

沉默的撇頭看向正在認真聽課記筆記的弟弟,那張和他相同的側臉因認真線條而有些棱角分明,白晢的肌膚在光線下細小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似乎感受到身邊的視線,司晏偏過頭來黝黑的眼睛泛起疑惑:“怎麼了?”

司然默默地扭頭,鉛筆的筆尖在紙上劃開一條線:“沒什麼。”

他總不可能說在嫉妒這個小子吧,明明是同胞兄弟,為什麼弟弟的腦袋這麼好。他可沒有忘記未來的十多年後,這個小子在商業上展現的風采,開闊了一個商業帝國,讓所有人都為之矚目。

司晏眼中的疑惑更甚,看著哥哥白嫩的側臉,抿了抿唇又將頭轉了過來。

不過他心中擔憂著哥哥,眼睛看似認真的盯著黑板,但眼角餘光默默的關注著哥哥一舉一動。

司然用筆尖在紙上劃來劃去,回憶著那兩個賤人的事情。依照那兩個賤人的年齡,這個時候應該還是個小屁孩。

他現在萬分後悔的是,為什麼當時在交往的時候沒有問清楚那個賤人小學時候在那裡讀的書,不然就可以早一點找到那個賤人。

一想到那個賤人,沉睡在腦海深處的恨意慢慢的湧上。

那雙抱過他的手抱著另一個人訴說著愛意,那雙吻過他的唇吻著彆人。

一想到此,司然隻覺胃中一陣翻滾。雙眸慢慢轉冷變得冰寒一片,握在手中的鉛筆因用力的攥緊指尖開始發白。

忽然,他重重的籲出一口濁氣,胸口暗湧的鬱氣隨著他的吐息而消散了幾分。

他還小不急,現在的他著急也沒有什麼用。如果按著前世的走向,那個賤人一定會再次的湊上來的。

那麼到時候該怎麼玩弄你呢——韓宇!

司然重重的用筆尖戳著紙麵上寫著的韓宇兩字,唇角噙著一抹冷到極致的弧度。凝黑的眼睛滲滿的冰寒宛如實質般,流轉之間折射出一抹冷光。

不會那麼輕易放過你們的!玩弄司家大少爺的感情不是那麼容易的。

因為他司然——睚眥必報!

一直用眼角餘光注意著哥哥的司晏沒有放過司然嘴邊詭譎的笑容,更沒有錯過那眼中一閃而過的冷光。

他在心中有些疑惑,不解哥哥是怎麼了。年紀還小的他根本不懂得仇恨兩個字,隻不過這次哥哥的異常讓他放到了心上,時時刻刻注意著。

一節課就在司然的對未來的計劃中和司晏的胡思亂想中度過了,下課鈴一響,這些癟了一節課的小家夥們開始放鬆大鬨。

吳思言的座位坐在司然的前排,轉身就可以和司然麵對麵。

“司然哥哥我們去玩吧。”小家夥眼睛晶亮無比,似乎被壓抑了許久,這時候活力與精力全部爆發出來讓他異常的興奮。

司然正巧準備找老師問問跳級的事情,當即拒絕了:“抱歉,我有點事。”

起身找老師的他沒有看到的是吳思言瞬間黯然下來的小眼神,以及弟弟司晏若有所思的視線。

司然來到辦公室,喊了聲報告發揮了六歲小孩獨有的賣萌技巧。

在老師們驚訝的目光中,腆著小臉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事:“如果我想跳級到六年級需要做些什麼?”

他們的班主任是個年輕的男人帶著一副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一聽到司然這麼問,眼鏡片下的眼睛閃過幾分愕然。不過隻是一瞬的時間他就恢複原樣,臉上浮現出和藹的笑容:“你是……你想要跳級?”

“……”

你詭異的沉默幾秒是什麼意思?

司然將班主任忘記自己名字的事看穿,十分乖巧的點頭,用讓自己惡寒的軟糯的聲音說:“嗯,我想要跳級。”

老師沉默了片刻,隨後伸手揉了揉小孩的頭,從口袋裡掏出一根棒棒糖遞給他:“乖,拿去吃吧,吃完就去玩。”

“……”司然接過棒棒糖有些無語,又將棒棒糖塞進老師的手中:“諾,我也給你一根棒棒糖,你讓我跳級吧。”

老師:“……”

“喲,你這小家夥挺聰明的啊。”老師拿著棒棒糖一下子被逗樂了,看著板著臉依舊精致可愛的小家夥忍不住喜愛的捏了捏他臉:“你真想跳級?”

司然聞言立馬忽略了臉上作亂的手,點點頭:“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