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17 頁(1 / 2)

加入書籤

等吳燁修走後,司然看著他背影小聲的感歎了一句:“真是無可挑剔的溫柔先生啊。”

當然這個溫柔先生隻爭對自己的侄子,想起上輩子這個男人半跪著為吳思言擦拭臉的細致與溫柔,司然不禁動容,無論在強大的男人,心裡終有一份地方是給自己最重要的人。

“……”司晏聞言深深的諦視著司然,掀開眼皮看了眼吳燁修離去的方向,旋即移開目光掠過一絲堅定。

“哥哥以後我也隻對你一個人溫柔。”

司然被他逗笑,調侃的斜飛他一眼:“這是必須的,但是除此之外你也要對你媳婦兒溫柔。”

他可是知道這個小孩以後絕對會成長成如同爹地那樣的冰渣子般人物,現在趁還沒有長歪之前先糾正過來。不然以後弟媳嫁給他不是遭殃是什麼,不是他滅自家弟弟的威風,而是誰願意嫁給一個不懂風情的冰塊啊。

“……我隻對哥哥你溫柔。”司晏小聲的呢喃了一句,他還小不知道長大後自己會對媳婦兒溫柔不,但是現在的他隻想對哥哥一個人溫柔。

看著哥哥向上瞥眼的動作,明明是和他一樣的臉,卻做出來的感覺比自己漂亮耀眼。

司晏微微眯起眼,纖長卷密的睫毛遮掩住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

☆、047孤立

雖然跳級的事情已經定了,小孩也表示了理解。

但是司然對於弟弟的情緒這幾天還是十分的關注,畢竟是自己的雙生兄弟,如同弟弟了解哥哥般,司然也十分了解自家小孩。

在他的意識中自家弟弟得知自己跳級不應該會這麼平靜,平靜的太不可思議了。

司然觀察了幾天,除了放學時小孩更加黏自己了外,根本就沒有了其他的動作,連不滿都沒有。

這讓司然覺得放鬆之餘又覺得有些失落,弟弟黏自己的時候覺得厭煩,等不黏自己的時候他又覺得渾身不舒坦了。

人都是這樣,一旦產生了習慣,有的時候還不覺得有什麼,一旦沒有那麼是怎麼樣都不舒服。

司然在學校裡已經出了名,第一個上四年級的六歲神童,那些老師簡直將他誇到了天上去了。

每次走在學校中,都可以看到周圍人對自己的指指點點與崇拜的目光。每每看到,司然和司晏的心情都會變得十分不好。

前者是因為不想自己像猴子一樣被觀賞,後者則是不想讓那麼多人注視自家哥哥。

在司然看不到的地方,司晏總是冷著小臉看著這些人,見那些人崇拜的望著自己哥哥,眼神閃了閃,更加堅定了心中的一個念頭。

四年級的孩子都算是大孩子了,所以司然在裡麵都顯得格格不入。一來是他的年齡太小了,二來大家都覺得和這樣的小孩子都沒什麼話題聊,更何況他們對神童都有一種抵觸的心理。

久而久之,司然在不知不覺中被這些小朋友給孤立了。

不過在司然心中倒是樂見其成,不來找他聊天說話更好。他都一個成年人了,難道要和這些小屁孩們討論變形金剛的玩法嗎?這會讓人直接崩潰的。

司然在課堂上經常拿出其他的書籍來看,他準備自己先找點事情來做,學下投資。一開始的時候老師還會說一下他,不過再看到每次考試時小孩都能拿雙百的時候就放任了。

所以司然在四年級所謂活得那叫一個自在,滋潤。

而和哥哥十分安逸的日子相比,司晏在班上更加寡言了,除了和吳思言偶爾說兩句話,其餘的時間就是捧著書看,一言不發。

司然問過弟弟在班上怎麼樣,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還好。他想了想,有吳思言那個話癆子在,弟弟在班上應該差不到哪去。

時間一長,司然真的以為司晏在班上很好。

而最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司然明顯發現司晏變的忙了起來。有時候放學回家做完作業就不知道跑那裡去了,問了好幾次小孩都是以沉默相對。

☆、048所謂打招呼

這天,司然做完作業正坐在沙發上看財經新聞,而司晏則乖乖的寫作業。

司然看到一半瞄了下牆上的時鐘,見時間差不多了,往司晏那邊一看,果真看到小孩丟了作業起身準備走。

小孩將做好的作業裝進書包裡,順便幫哥哥丟在桌上的作業也收拾好。

昨晚這些小孩才站起來,走到司然麵前,湊過頭撅起嘴巴啾了一口司然的嘴巴:“哥哥,我出去了。”

司然嘴角抽了下,淡定的將嘴巴上的口水抹掉,眯著眼睛看著他:“你還是不說準備去那裡嗎?”

“……”小孩依舊沉默。

“好吧……那早點回來。”無奈的歎口氣,司然也不逼問,揮了揮手:“注意安全。”

司晏咧嘴笑了下,準備湊頭還想親哥哥,卻被自家哥哥一巴掌拍了過來,淡淡的說:“不是已經給了送彆親親了嗎?”

小孩明顯有些失望,不情不願的哦了一聲。不過很快他想起晚上還有個晚安吻,心中的那點失落又沒了。

司然可不知道弟弟的險惡心思,他在想要怎麼樣讓弟弟才明白這些吻是外國人才有的,天朝可不新這些玩意。

要說這個吻說起來還得怪電視節目太害人了。

前幾天司然一時無聊正在看一部狗血連續劇,劇中的各類狗血讓不禁吐槽。正看到腦殘男主角抱著腦殘女主角親吻時,司晏就不知道從那個角落裡鑽出來,看著電視中親的火熱的兩人一臉純真的問:“哥哥他們這是在乾什麼。”

當時嚇得司然手中的遙控器一下子從手中脫落,掉落在地板上。

一時之間司然不能用遙控器換台,隻能盯著弟弟純真無邪的眼神硬著頭皮說:“他們這是在打招呼,外國人都這樣。”

司晏烏珠子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電視,然後說了一句讓司然無比無語的話:“外國人長這樣?真是太醜了,還是哥哥漂亮。”

“……”

司然以為將弟弟忽悠過去了,還不等他鬆口氣,下一秒就聽見弟弟問:“難道打招呼就是這樣親嘴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