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2 頁(1 / 2)

加入書籤

個頭的哥哥,聞著哥哥身上好聞的味道,又想起先前的事情:“哥哥。”

司然正在疊被子,等下就要上課了,他們畢竟是借用彆人的宿舍走之前要整理好。

被突然擁入一個懷抱,也不驚慌失措,熟悉的味道讓他明白抱住他的是弟弟。剛想讓弟弟放手他好整理被子,就聽見小孩透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委屈的嗓音低低的從頭頂上方傳遞而下。

這是委屈了?

司然一愣,將已經長成大孩子的小孩推開,轉過身仔細的打量著他:“怎麼了?”

司晏沉默了,他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哥哥。如果讓哥哥知道他看了那種片子,哥哥會不會生氣。

沒有得到回答,司然有些驚詫卻沒有多問。隻是心中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惆悵,自家小孩好不容易看著長這麼大了,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司然又是感慨又是失落,就如同大多數的家長般。孩子長大了會高興,但也會覺得失落。

這一下午司晏都沒怎麼說話,他認為自己又瞞著哥哥一件事了。他想起小學時瞞著哥哥跳級時,哥哥那生氣時的樣子,那時的恐慌到現在都銘記於心。司晏想到如果哥哥知道了自己又瞞著他,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司晏不想讓哥哥生自己的氣,這會讓他很難受,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每次想要說的時候看到哥哥凝視著他的溫柔目光,話到嘴邊卻又呐呐無言了。

一下午的時間司晏就掙紮在說與不說之間,糾結萬分。

而完全不知情的司然則認為自家弟弟終於有了自己的秘密了,開始長大了,有些心酸和惆悵。

放學回家的時候因為司晏沒有想通還在糾結,他沒有選擇和哥哥一起回去反倒是讓哥哥先走,等下他坐公交車回去。

司然聞言隻是點點頭然後囑咐他回家小心,就上了車。

黑色的轎車慢慢的駛了出去,司晏站在校門口默默的凝視著,直到車子駛出了自己的視線才收回目光。

他學校外麵熱鬨的街道,又想到自己的糾結,默默的歎口氣,沉著臉往公交車站走去。

這還是兩兄弟長這麼大第一次分開,無論是司晏還是司然都十分的不習慣。

司然坐在車廂裡,望著窗外快速滑過的景色,心裡空空落落的總是覺得少了點什麼。

司機小王透過後視鏡看到大少爺心不在焉的樣子頓時笑著說了句:“大少爺這是不習慣小少爺不在身邊嗎?”

司然愣怔一瞬,旋即苦笑道:“有這麼明顯嗎?”

小王點點頭。

他還以為自己沒那麼明顯呢,原來連其他人都看出來了。

司然的確是不習慣弟弟不在自己身邊,平時這個時候弟弟一定是黏在他身上然後東扯西扯一些話。

弟弟在身邊的時候隻覺得鬨騰沒個清靜,等真正不在身邊了才覺得太過於安靜,以至於安靜過頭了。

“這樣可不行啊。”他低低的呢喃了一聲,弟弟長大後一定會有自己的生活,而他也有必須要做的事。

他要習慣弟弟不在身邊的日子啊。

司然惆悵的歎口氣,目光看著窗外旋即停在一個地方,輕聲的說:“我師傅麻煩你在那邊停一下車,我想下去買一點東西。

車子很快的停在路邊,司然讓他在這裡等自己一會兒,說完走進了一家書店。

進了書店司然又不知道自己要買什麼了,他剛剛隻是思緒有些亂,想隨便找個地方緩緩思緒而已。

他慢慢的瀏覽著書店裡的書,最後拿了本青春期少年如何教育的書。

司然看了看覺得還不錯,又想起自己沒有給弟弟買過任何東西,正好那小子現在正處於長大期間,讓他看一看也不錯。

結了賬剛想離開,就聽到不遠處一陣怒吼聲傳來,在這個靜謐的書店中尤為響亮。

司然好奇的望過去正好看到一個中年男人正滿臉憤怒的揪著一個臟小子的衣服。那小子年歲不大看起來可能十多歲,身上十分的臟,就連那張臉都是黑黑的看不清五官,隻能看到一雙黑亮的眼睛在閃爍。

“又是你這個小子!!每次都來老子店裡偷書。”

中年男人越說越憤慨,周圍看書的讀客們都慢慢的圍聚過來,正興致勃勃的看著熱鬨。

那個小子顯然不是第一次被逮住了,也不掙紮,沾滿臟汙的手正緊緊的抓著一本書,黑色手指在那本乾淨的書麵上留下幾個手指印。

“你他媽的——”

本來就很氣憤的中年男人一看到自己要賣的書變成了這個樣子,當下更氣了,掄起拳頭準備往黑小子臉上揍去。

周圍人一陣唏噓。

司然眼見拳頭要落在黑小子臉上,再也無法看下去的他走了出來:“彆打!”

“他隻是一個孩子有必要這麼打他嗎!”

說著一把將黑小子從中年男人手中拽到身邊,正在怒瞪的他沒有看到身邊的黑小子那黑亮的眼中似乎被光芒點亮了一下滑過一道莫名的光彩。

中年男人被一個小孩吼了,覺得落不下麵子,漲紅了臉說:“讓我彆打可以,但是他弄臟了我的書,而且這也不是他第一次這麼乾了。如果不讓我打他那麼我就打電話送警察局把。”

聽到警察局三個字,司然感受到身邊的黑小子身體顫唞了一下。

果然還是個孩子,他抿了抿唇,聲音清朗帶著沒有變聲的稚氣:“多少錢?”

“什麼?”中年男人呆愣了一下。

“我說多少錢!”司然頗為有些不耐煩,他在外麵已經待了很久了。司機小王也在外麵等著,再不出去恐怕要找過來了。

中年男人聽到這話臉色才稍好了一些:“書後麵有價格。”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