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3 頁(1 / 2)

加入書籤

分舒服。

安祁鬱見韓宇那麼寶貝的樣子心裡有些不爽了,他鄙夷般的撇嘴:“你在哪裡偷來的這本書,這麼寶貝。”

本來很秀氣的一張臉卻硬生生的被臉上的鄙夷破壞了幾分,看起來有些扭曲。

“……”

黑小子沉默不語,走進自己的房間將書本鄭重的放在枕頭邊。做好這些他又偏頭看了幾眼,確定沒有意外了才走出房間。

沒有理會站在客廳的安祁鬱,直接去浴室裡洗了下臉。黑乎乎的水帶著汙漬從臉上滑過,露出底下偏黃的肌膚。

洗去了臟汙的黑小子,露出了本來的麵目。

俊秀的輪廓沒有少年應有的稚氣,反而眉宇之間透著一股陰鷙。薄唇抿得緊緊的成一條直線,讓少年的麵目看起來有些陰沉。

看起來倒是一個俊秀的少年。

如果此刻司然看到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黑小子赫然就是前世背叛過自己的男人——韓宇!

而那安祁鬱野正是前世的小三,和韓宇滾在一起的人。

隻可惜當時韓宇臉上太黑,不然以司然的眼力絕對會認出來。到時候彆說是救他了,他回親自送他進警察局的。

安祁鬱固執的追問著書的來處,他從未見過韓宇這麼珍愛過一個東西,這讓他很是嫉妒。

“你書到底是從哪裡偷來的?”

韓宇眉頭皺了一下:“不是偷的。”

安祁鬱瞪大了眼:“不是偷的難道還是有人送你的嗎?”

這個理由他顯然不信,誰都知道紅燈區的韓宇是人見人討厭的東西。而且隻要出了紅燈區,外麵的人都會用那種看垃圾的眼光看著他們。

安祁鬱出去過幾次,每次都被人用垃圾般的目光看著,久而久之他就不願意出去了。

住在紅燈區的人骨子裡有種自卑感,他們被打上了烙印,紅燈區的烙印。

無論去了哪裡,那種自卑一直跟隨著他們。

他們稱那些光鮮亮麗的人為外麵的人,而那些乾淨的地方也稱為外麵的世界。

他們自己和外麵的世界劃了一條界線,這是他們的驕傲,也是他們的悲哀。

安祁鬱不喜歡出去,也不明白為什麼韓宇每次都熱衷於出去,雖然每天都帶著一大堆的傷回來。

韓宇向往著外麵的世界,但是他們是紅燈區的小孩不是嗎?

“不是偷的。”低低的又重複了遍,暈黃的燈光灑在韓宇那張營養不良的臉上帶著淺淺光暈,不知想到什麼,黑亮的雙眸在光暈的映照下尤為柔和。

安祁鬱從未見過韓宇這個樣子,心跳猛地跳動一拍,隨後是無法抑製的躁動。

他直勾勾的盯著自家發小,那張從小看到大的臉不知為何今日看起來如此的好看,扣人心弦。

但是——!

安祁鬱沉下臉:“你在想誰?”

那雙眼睛在透過他看著誰,又在思戀著誰。

韓宇被他吼得爆出了自己的心思,有些慌亂的撇開眼,故作鎮定的說:“我不知道你在說神馬。”

殊不知道他這麼慌亂解釋的樣子落在安祁鬱眼中極為刺眼,黑沉的臉越發的凝黑了:“不管你在想誰,你都不要忘了我們是怎麼出生的。”

話落,韓宇慌亂的神色掩去,一抹冷意浮上了那雙眼。他冷冷的斜飛安祁鬱一眼,眼中凝聚的冷光冰冷刺骨,嘴唇一張一合,聲音極為低冷:“閉嘴!”

他當然知道他們是怎麼出生的!

他們是由這個街道最肮臟的女人生出來,因為母親是女支女父不詳的他從來就沒受到過一點親情。

所有的人都當他們是雜種,是紅燈區的恥辱,在這條街道連條狗都比他們高貴。

這就是紅燈區的小孩,所有人都一遺棄的人。

從未受到過任何人關愛的韓宇所以在司然給予的那點溫暖就迷惑上了,猶如飛蛾撲火般,,他喜愛那份溫暖,想要讓那雙溫和的眼睛一直凝視著自己。

他還想得到關愛,還想感受到被那種暖洋洋似的溫暖浸泡的滋味。

送走了安祁鬱,韓宇坐在那張破舊的小凳子上沉思了好久好久。

直到大門打開,一個醉醺醺的女人罵罵咧咧的回來。

“小雜種看什麼看,還不快點來扶老娘一把。”隨著女人的靠近,一股刺鼻難聞的酒臭味與煙味混雜的味道迎麵撲來。

韓宇眉宇之間稍稍皺起幾分,雙眸之中快速的掠過一絲厭惡。饒是心中再多的不滿也無法宣泄出來,隻能忍氣吞聲的慢慢走過去扶住女人。

065禮物

剛靠近女人“啪”的一聲脆響,臉上就被挨了一巴掌。

韓宇臉被那股力道煽偏,發絲隨著他動作垂落下來遮擋住眼眸,頭頂之上暈黃的光暈籠罩而下,一部分陰影將他半邊臉隱藏住,看不清楚任何表情。

“小混蛋,老娘讓你快點滾過來你磨蹭個什麼!!”

每當女人說話,那難聞的酒臭味就從她嘴裡吐出,隻是片刻功夫房間裡的空氣也被染上了酒味。

韓宇垂著頭耳邊聽著女人的怒罵,腦海裡想的卻是下午時那個乾淨漂亮的孩子對他淺笑的樣子。

垂在身側的手慢慢攥緊,如果他想要再看到那個孩子對他的笑容,那麼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任何資格。

他想要抓住那份溫暖!!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