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6 頁(1 / 2)

加入書籤

裹裡又拿出一個蘋果來塞到他手中:“諾,這是媽咪臨走時塞給我們的,快吃吧。”

今晚上他們去晚了一步,已經沒多少的飯菜了,他有些沒吃飽。

看著弟弟比自己高壯了不少的身體,司然肯定他也沒吃飽。

司晏握著手中的蘋果,冰涼的溫度似乎透過手心的皮膚傳遞過來,一下子涼到了心肺,讓他反應了過來。

先前他盯著哥哥的唇瓣竟然想忍不住湊上前親一親,看看是不是有看上去的那麼軟。

察覺到自己的想法,司晏連忙移開了目光,咬了一口蘋果借此來逃避自己慌亂的心情。

可惜上了心就怎麼也無法不注意,他的目光時不時的瞟向哥哥的嘴巴,就算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是就是無法停止下來。

晚上睡覺的時候,聽著耳邊綿長而平穩的呼吸聲,司晏翻了個身麵朝司然的方向。

透過窗外月光的光線司晏可以清晰的看到哥哥的樣子,目光一寸一寸的掃過哥哥的臉,最後停留在那張嘴上。

在這樣安靜的夜晚中,心裡的邪念慢慢的滋生,身體比理智更占了上風。

等司晏反應過來時,他已經親上了哥哥的嘴巴。

好軟。

司晏微微的眯起了眼,學著那兩個男人的樣子試探般的伸出小舌頭。

平時他們就經常的親親,但是司晏感覺那種親和這種親吻有點不一樣。比平常的親吻更讓人欲罷不能,想要更深點,再深點。

忽然,司然囈語了一聲,司晏猛的抽離,連呼吸都下意識的放輕了。

靜謐了片刻,司然隻是無意識的蹭了蹭枕頭睡得更加香甜了。司晏鬆了口氣,胸腔悶悶作痛。

原來不知何時他竟然屏住了呼吸,胸口因為缺氧泛起陣陣悶痛。

069無意識的

月色下司然靜謐的熟睡著,呼吸輕不可聞,纖長的睫毛在眼瞼下方投射出一層淡青色的剪影。潔白的月華灑在他臉上,襯得那張恬靜的睡顏越發的安詳美麗,肌膚白的宛若透明,如陶瓷般光滑細膩。

似被這樣美麗的畫麵蠱惑般,司晏緩緩的俯下`身子,嘴唇輕輕的落在司然的唇上。

兩唇相貼的那一刹那,司晏喉中溢出一聲輕不可聞的喟歎。

生澀的用舌頭舔舐著那柔軟的唇瓣,如同刻畫般細細的描繪著唇線。不知過了多久,司晏頓住動作,緩緩抽離。

看著哥哥的唇瓣晶亮泛著水潤的光澤,司晏心中好似有股暖暖的氣息布滿,心跳如雷,在安靜的夜中宛若鼓鳴,那雙宛若夜色下的眸子盛滿了濃濃的滿足,熠熠生輝流光溢彩。

忽然那雙如夜的瞳眸褪去了滿足泛起了絲絲疑惑,司晏皺起眉頭看向自己,那裡毫無動靜。

司晏悄悄的起身,出了房門走到廁所。廁所的燈是一個小燈泡,散發著淺淺的暈黃光暈。

燈光的光線有些黯淡,廁所裡也有股刺鼻難聞的味道,司晏走到廁所單間解開褲子看了看,怎麼不像那兩個人的樣子呢?

伸手撥弄了一下,還是沒有反應。司晏沉默的思考了會,那人到底是怎麼將這東西塞進的?

沒有經過生理期的小孩完全不明白,他在廁所裡站了好一會兒,知道實在受不了這股難聞的味道才出來了。

輕手輕腳的回到了房間,司晏抬手聞了聞身上的味道,擰起了眉頭,好像還殘留著廁所的味道。

他想了想脫下了衣服,就著赤摞的身體鑽進了被窩。好在夏日的夜晚也十分的燥熱,就這麼光著身子蓋著一條薄被也不會覺得冷。

司晏閉著眼睡了會,忽然睜開眼往司然方向靠了靠,做了好一陣的思想工作才將手臂伸出來將哥哥圈在懷中。

鼻翼間聞著哥哥身上淡淡的清香,司晏用下巴蹭了蹭哥哥的發頂,軟軟的發絲如同這個人般柔軟。

等睡意慢慢席卷上來時,臨睡的前一秒司晏下恍然想到,幸好自己比哥哥高壯,這樣就不能抱著軟乎乎的哥哥睡覺了。

清晨五點的時候號角就吹響了,司然緩緩睜開眼,朦朧的亮光透過窗子滲透進來。

眨了眨眼消散了那股睡意,清醒過來的他這才發現自己睡在了弟弟懷中。

司然用手撐起身子,手掌卻觸摸到一片溫熱光滑的肌膚。他呆愣了兩秒,掀開了被子一角,透過朦朧的光亮無比清晰的看到自家弟弟沒有穿衣服。

“什麼時候養成的裸睡啊?”司然想了想,明明睡覺前弟弟還穿著衣服的。

將弟弟搖醒,平時比自己還要早起的弟弟現在睡得挺沉,相比是最近的訓練很重吧。

司然有些絲絲心疼,他根本想不到是自家這個乖巧的弟弟昨晚折騰了一大晚上,所以才導致現在都沒有起來。

心疼歸心疼,該叫的還是必須得叫起來,不然等下遲到了受苦的還是弟弟。

幸虧司晏本來就是個自律的人,隻是推了幾下就醒了。聽到外麵響徹的號角聲,再看看已經穿戴整齊的哥哥,司晏心中不知為何有些失落。

他快速的起床套上衣服,看著已經幫自己擠好牙膏的哥哥,心裡有抹甜絲絲的感覺。

他刷著牙,目光看著冰冷光滑的鏡麵,透過清晰的鏡麵看著身後的哥哥。

司晏眼神暗了暗,他還記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麼,也忘不了哥哥唇瓣柔軟的滋味。

兩兄弟快速的收拾好自己,臨走的時候司晏趁司然不注意的時候親上了他窺視已久的唇瓣,不變的柔軟。

司然被突然這樣襲擊,也沒有感覺,隻當是平常的普通的親親,根本不會知道弟弟的險惡心思。

在司然看不到的地方,司晏回味般用舌頭舔舔唇瓣。漆黑如墨的雙眸微微眯起,從眼縫中濾過來的光芒透著說不出的失落。他凝視著前方司然的背影,忽而嘴角緩緩上揚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猶如曇花一現般。

自這天過後司晏對訓練越發的努力了,司然發現自家弟弟每次訓練完後都會消失幾個小時,回來後身上總是帶著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