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7 頁(1 / 2)

加入書籤

消瘦下去了。

司晏動作輕柔的脫光了司然的衣服,將哥哥抱進了溢滿熱水的浴缸裡。溫熱的熱水一下子侵到胸口,暖暖溫度讓司然疲憊的身體緩緩鬆懈下來,驅散了那抹疲憊,無意識的從嘴裡溢出一聲舒適的呻[yín]。

司晏眼中笑意彌漫,將袖子挽至手肘拿起帕子開始為司然洗浴。

一寸一寸,動作輕柔細致,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哥哥這具身體了。

擦著擦著恍然間司晏忽然想起那日夜晚看到的情景。

恍惚間,那人的身影和哥哥的影子重疊,司晏呼吸一重,目光落在司然白皙的肌膚上無法移開。

他們自出生時就在一起,從未分開過。明明是看過無數次的身體,但是從未有像今天這次那般讓他不知所措。

柔和的燈光灑在司然身上,精致的麵容此刻正安詳的熟睡,淡淡的光暈映照在他臉上,輪廓的線條柔和,白皙的皮膚宛若透明般,連細小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裸露在外的皮膚,泛著水潤的光澤,細膩光滑。晶瑩的水珠滑過那白皙的肌膚,勾勒出漂亮的線條,白皙修長的雙腿在水中若隱若現。

司晏目光暗了暗,隻覺胸口似有雷鳴般震動,心底深處躁動不已,似有東西快要破開胸口滿滿的快要溢出來。

這樣陌生的情緒讓他不知所措,他想移開眼睛,可是目光如同被膠水粘過一般,黏在了司然身上,根本無法將視線移開。

視線是白花花的一片,溫潤如玉般的白。

氤氳的熱氣嫋嫋升起,呼吸之間都彌漫著淡淡的熱氣。司晏壓抑的喘熄了聲,喉間仿佛被人扼住一般,讓他呼吸有些壓抑。

渾身的溫度仿佛被熱氣蘊染般開始慢慢升溫,額頭沁出來的汗水濡濕了發絲,一縷一縷的貼在腦門,狼狽不堪。

忽然,司晏渾身一震,從思緒中驚回了神,手中的帕子已經沉入水底。

他剛才竟然將那人想象成了哥哥!

太過震驚的他讓他當場呆滯了好幾秒,等反應過來時慌亂的站起身,帶著一身的水汽大步的走出了浴室門。

迎麵撲來的冷氣讓他周身的燥熱褪去了些許,司晏渾濁的大腦這才開始慢慢運轉。他拿過空調遙控器,將房間的溫度打到最低,吹著絲絲冷空氣,司晏慢慢的平靜下來。

他看著沾著水珠的雙手,漆黑如墨的雙眸浮現出迷茫和困惑。

“我這是。怎麼了。”

……

司然最近發現自家弟弟變了,變得不像以前那樣黏著自己,而且最近很喜歡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每次望過去時,弟弟又很快的移開目光,裝作若無其事。

司然想要和弟弟好好談一談,但總有些事讓他無法實行這個想法。況且他們已經初三了,課業也慢慢的加重。

有次司然逛網頁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則新聞,是關於青春期的孩子如何教育這類型的。

一直盤踞在心中的疑惑在此刻解開,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就到十四歲了。

平常的孩子們上了初一就開始迎來了叛逆期,而弟弟因為他常常灌輸要乖的原因還有年齡的原因一直沒有動靜。

久而久之司然就忽略了,自家弟弟是真正的小孩子,是有青春期的。

而他靈魂是三十歲的男人了,叛逆期什麼的早就不適合他了,當然也自然而然的忽略了弟弟會有叛逆期的這個問題。

這天,學校組織了模擬考,早早考完的他們提前放學了。

下午的時候差不多是天氣最熱的時候,司晏倚在學校門口的大樹下等著被事情耽擱了的哥哥。

司晏身形高大而不顯粗壯,反而看上去十分修長。一頭細碎的黑發十分柔順,五官精致冷硬,沒有其他男生的粗獷。

一身白色的T恤和牛仔褲,腳上一雙帆布鞋。就這麼隨意的裝扮,卻襯托出少年獨有的氣質,那種如同孤傲的鷹般孑然一身的傲然,讓人眼前一亮。

這樣精致的少年惹得不少的少女頻頻張望,他卻恍然未聞般。

斑駁的陽光透過樹枝的縫隙穿透下來灑在他身上,明亮的光線讓司晏微微眯起眼睛。

忽然旁邊傳來一陣細微的響動聲讓他警惕的看過去。

“誰!”

兩個月的訓練讓他鍛煉出來不同一般人的警惕性。

隻見一個皮膚略黑的少年從拐角處走出。少年穿著洗得發白發舊的衣服和褲子,枯瘦的臉從眉宇間不難看出俊秀的輪廓。

少年走到司晏麵前站定,似乎有些緊張,呼吸紊亂而粗重。那雙黑亮的眼睛閃爍著奇異的光亮,亮的驚人。

“那……那個。”

司晏注意到少年腳上穿著的鞋有好多地方破損,而且整個人看起來營養不良的樣子。

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哥哥還沒出來。司晏眉頭微微蹙起,這讓一直觀察他的少年呼吸一滯,臉色有些發白。

“你有什麼事情嗎?”

少年緊張的抿了抿唇,眼底深處浮現出幾絲掙紮。最後似乎孤注一擲般,漲紅臉說:“司然我有錢了,我把錢還給你。請問你可不可以和我交個朋友。”

“……”

司晏一聽到司然兩個字,就知道這個人認錯了人。不過在聽到交個朋友的時候,那雙漆黑如夜的雙眸詭異的劃開一道光亮。

“你說。想和我交朋友嗎?”十分輕柔的聲音,在這個炎炎夏日中卻莫名的透著一股沁入心扉的冰寒。

“嗯!!”

少年以為有戲,一臉驚喜的望著他,激動的眼中的光彩越發的亮了。

“可以嗎?”

司晏抿唇不語,連他也不知道為何在看到這個人的眼神時,一股煩躁的氣悶在心中肆意盤旋。

想著如果今天不是他撞見,那麼這個少年將會用這種眼光看著自己哥哥。

盤旋在心中的煩躁越發的躁動了。

“你叫什麼名字。”很不客氣的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