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29 頁(1 / 2)

加入書籤

,立馬閃的人影都不見了。

望著關閉了的房門,司然眉峰微微的蹙起。

有必要這麼害羞嗎?

將自家弟弟變化都歸為昨晚那事的司然開始不自在起來,本來他就將昨天當作一場給弟弟上了一節生理課,但是弟弟這樣躲閃的態度讓司然也覺得尷尬了起來。

不就是幫忙了一下嗎?以後長大後的次數會更多的。

司然不知道弟弟長大後會不會和彆人幫忙,但是司晏的這種躲閃的樣子讓司然不悅了。

他重重地咬了口麵包似乎將麵包當作弟弟來咬般,麵包不堪重負的發出脆脆的聲音。

還是雙生子呢,弟弟真是不可愛!

兩兄弟又開始恢複前幾天你躲我我躲你的樣子,每次都是錯開上下學,除了晚上在一處睡覺,其餘的時間兩人幾乎沒什麼交流。

司家的人是第一個發現他們不對勁的,不過他們將兩個小孩的反常都歸為到了叛逆期了依照兩兄弟的黏糊勁,應該很快就能和好了。

司晏心情煩躁的走進教室,最近他和哥哥關係一點點在變淡這些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卻隻能放任這樣。

如果再和哥哥在一起,那麼他的汙穢心思將要會被察覺。

一想到哥哥可能會用那種惡心的目光看著他,司晏臉色煞白,他寧願兩人做陌生人也不願意哥哥厭惡他。

前不久慌亂煩躁的心情的緣故讓他明白了,但是司晏寧願自己不明白,這樣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他從未如此這樣厭惡著自己,明明說好要好好照顧哥哥,但是對哥哥生出這樣心思的他怎麼配照顧哥哥。

他膽怯了,他後退了,年僅十三歲的司晏茫然了,不知所措了。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麵對哥哥,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麵對如此肮臟的自己。

怎麼會愛上自己的哥哥呢,那是他的雙生哥哥啊。

明明一開始是真心想要照顧哥哥的,是什麼時候自己的心思變成了這樣的。

是在三歲時看到滿身是血的哥哥那種絕望嗎?還是在這些年對哥哥無微不至的照顧產生的?

司晏連產生這種心思的緣由都不知道。

他害怕被哥哥發現自己的心思,每當靠近哥哥時,那種讓人煩躁想要讓哥哥屬於自己的心思越來越強烈。

為了不讓自己做出後悔的事,司晏可恥的逃避了。

想到昨晚在夢中自己將哥哥壓住,開始自己夢寐以求的事情。那時候他放縱了,因為是在夢中,所以他一次又一次的貫穿哥哥,將哥哥染上自己的味道。

“我怎麼會變成這樣……”痛苦的嗚咽從司晏嘴裡溢了出來,司晏將頭埋在雙臂之間,掩藏住充斥著痛苦和悲哀的眸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教室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吳思言走進教室就看到司晏一個人能趴在桌子上,他腳步輕快的靠近他,眼中閃爍著惡作劇的光芒:“喂!”

手掌重重地拍在司晏身上,吳思言大笑出聲,帶著惡作劇成功的興奮:“哈哈,是不是有被嚇到。”

可惜拿份興奮在看到慢慢抬起頭的司晏時全數化作了害怕。

吳思言望著眼前那冰冷充血的眸子,如同一隻凶猛的野獸,閃爍著冰冷銳利的光芒。

“滾!”冷冷的吐出話,司晏又重新將頭埋進雙臂之間。

等司然進來後就看到了如此奇怪的畫麵,吳思言呆呆的站立在自己的座位麵前,而司晏則埋著頭貌似在睡覺。

走過去拍了拍吳思言,就看到身體劇烈一抖,轉過頭臉色煞白。

司然:“……”

他有這麼可怕嗎?

吳思言看到司晏扁了扁嘴,眼眶立馬泛紅:“司然哥哥。”

“怎麼了?”

詫異的看著委屈的吳思言,再看看“熟睡”的弟弟。

難道他們兩個在他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吳思言嘴巴張了張:“我……”

語音戛然截止,司然疑惑的問:“我什麼?”

“沒什麼。”讓司然更加疑惑的是,吳思言似乎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嘴裡的話都咽了下去/“快上課了我先會座位了。”

說完,他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司然回頭詫異的看了看司晏,還是那個樣子,沒有什麼奇怪啊,怎麼吳思言像撞見什麼恐怖的畫麵了。

真是奇怪的小孩。

如果吳思言知道他被最喜歡的司然哥哥下了這麼一個定義,絕對會氣得跳腳。如果不是不知發什麼瘋的司晏用那種恐怖的眼神瞪著他,他早就告狀了!

他有委屈不能說的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

……

放了學,司然看到快速收起書包離開的弟弟,眼神沉了沉。

看來他必須得和司晏好好談一下了。

074不能這麼想

用了晚飯後司晏早早的回了房間,趙倩看著正在慢條斯理喝湯的大兒子,擔憂的說:“你們兩兄弟發生什麼事情了?”

她平時太忙經常不在家,沒想到一回來就碰到兩兄弟在鬨矛盾。

“你們吵架了嗎?”趙倩有點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好的不得了的兩兄弟吵架了,這還是十多年後的第一次啊。

當談前幾天鬨彆扭不算,那點小打小鬨怎麼比得上現在的冷戰。

“你們兩兄弟不是好得穿一條褲子嗎,怎麼會吵架了?難道是你搶了你弟弟的女朋友!!”

“噗。咳咳咳。”被趙倩的話嚇得嗆住,司然咳嗽了幾聲門將湯碗放下,哭笑不得的說:“媽咪你又看什麼電視劇了,彆忘了你兒子們才十三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