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33 頁(1 / 2)

加入書籤

簡直是極其危險的事。

這下所有的人都意識到了嚴重性,那個女生更是被嚇得臉色發白:“我。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不是早上和劉妍起了糾紛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這個女孩在自責也在害怕。

老師幾乎是厲聲嗬斥:“當時她跑開的時候你怎麼不和我說啊,你要是早點說的話。”

他拿出手機開始撥打其他幾個管理人員的電話,如果真出了事後果不堪設想,光是應付家長都夠嗆了,更彆提給他們夏令營帶了什麼負麵影響。

司然也知道情況緊迫嚴重,他當機立斷道:“現在不是追究誰的責任,當務之急必須找到劉妍。如果是單純的躲雨的話就好了,就怕她出了什麼意外。”

特彆是現在還下著大雨,山裡的路也極其難走,很容易踩滑。如果踩滑了摔著了,就算不骨折吧,也會被這麼大的雨淋成重感冒。

司然想到的當然老師也想到了,他讓其他人帶著他們先下山,找人的事情讓他們幾個大人去。

張格謙這時出頭了:“我可以幫忙去找,我已經十七歲了。”

他這一帶頭,有好幾個男生也跟著站了出來。畢竟大家都相處了十多天,怎麼也有點感情了。

司然想了想也跟著站出來:“我也去。”

吳思言瞪大了眼:“司然你瘋了,要是你也跟著出事了怎麼辦?你弟弟知道了會殺了我的。”

司然抹了一下臉,一手的雨水:“我知道我再做什麼,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在這裡麵他算得上最大的一個人了。

多一個人多一點幾率,老師們看著幾個男生的樣子,點了點頭:“也行,你們一人拿一把手電筒,如果沒找到就回來。你們幾個人一組,切記不能分散了。”

說完目光落在司然臉上:“你就被湊熱鬨了,要是你走丟了怎麼辦。”

司然:“……”

不能這樣搞歧視啊!

他有些急了,說:“我在部隊裡訓練過,所以走山路這些對我來說算是很簡單的事。”

那個暑假裡,那個姓雷的男人沒少讓他和弟弟走山路。雖然每次都是累的跟個死狗樣子被拖回來,但是野外的訓練他比這些小孩子還要強些。

老師這才認真的打量了下他,司然以為有戲,背脊挺直了。

“不行,你太矮了,到時候進入草叢中就看不到你了。”

司然:“……”

他該是多矮連草叢都能高過他。

身高一直是司然痛處,而這個人三番兩次的戳他痛處。溫潤的眸子冷然了下來,司然閉了嘴,既然彆人看不起他,他就不去湊這個熱鬨了。

得知他不去後,吳思言是狠狠的鬆了口氣。如果司然跟著去了,要是出了什麼事。一想到之前無意間看到司晏那充滿血紅的眼睛,吳思言表示,他還是有些不敢挑戰那個人的極限,肯定會殺了他的。

張格謙平時和司然接觸的比較多,倒是知道這個孩子麵嫩但是極為穩重,考慮的也很多。

他走出了攬住司然說:“帶這個小子一起去吧,多一個人多一個幾率。”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讓吳思言落下的心又提了起來,他瞪視著張格謙:“司然才不會去的,彆慫恿他。”

“好了,都彆爭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老師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低下頭認真的看著司然:“你真的能保證自己能照顧自己?”

“當然。”

他前世加起來的年齡看起來都比你大,司然心中暗自嘀咕道,接過手電筒和雨衣。

“披上,雖然身上已經淋濕了,但是至少能防寒。”

沒有矯情司然乖乖的披上,衣服濕嗒嗒的貼在身上的感覺並不好,好在可以忍受。

司然打開電筒,明明才中午,但是山林的天氣陰沉的快黑了一般。

司然弄好了這些,將自己的東西交給吳思言,說:“你跟著他們走,我一會兒就回來。”

看著吳思言依舊擔憂的樣子,捏了捏他的臉:“乖,真的。”

吳思言吸吸鼻子:“真的嗎,,如果你傷了一根毫毛,你家弟弟準會揍死我的。”

司然笑了笑:“他不會的,有我在。”

“嗯……那好吧,快去快回。”

吳思言沒有叫嚷著跟著去,他看似年紀小,但想的還是挺多的。自己肩不能提手不能抗的跟上去也是個累贅,至於司然跟去,在他心中司然已經是無所不能的人了。

吳思言抱著司然和他的行李,看著一行人走進山裡,心裡慢慢的湧上一股不好的預感。

但願彆出什麼事吧……

“砰!”重重地摔在地上。

“你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分心了。”男人看著自己教出來的徒弟,眼神凶狠極為不滿意:“給老子站起來,再分心我就剁了你。”

司晏沉默的爬起來,沒有擺出防禦的姿勢反而用手摸向心口,剛剛那裡突然傳來了一絲疼痛,如同針紮般。

“你在發什麼愣!”男人吼道,看不慣司晏的懶散出其不意的一腳踹了過來,帶著勁道的風流。

司晏快速的用手臂擋住,相撞的刹那手臂有一瞬的麻木。他毫無感覺般長腿一掃,朝男人下盤攻去。

趁男人躲開還未站住腳,一記勁道極大的拳頭猛的像他麵部揮去。

男人冷不丁的被打到,臉頰立即腫了起來。嘴角也被擦破了皮,紅色的液體漫開。

“行啊,小子。”

男人非但不惱反而誇獎起來,短短幾天從一開始的被打到現在能打中他,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行了,休息吧。”他拍拍手,大發慈悲的讓已經訓練了一上午的司晏休息。

轉過身的刹那,男人摸了摸嘴角,疼的齜牙咧嘴:“這小子下手真重。”

司晏平息了下紊亂的呼吸,安靜的佇立在原地回想了下剛才的打鬥,半晌之後才睜開眼。黝黑的眼睛黑亮如同野獸般凶狠,似乎還殘留著先前的餘韻,眸中有著炙熱的戰意。

他走到一旁拿起毛巾搭在頭上,汗水沿著發絲蜿蜒而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