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35 頁(1 / 2)

加入書籤

從來不是什麼偽善者,更不是虛偽的聖母。他和哥哥是雙生子,從出生之前和出生之後都從未離開過彼此。既然他已經下了地獄,那麼作為雙生的哥哥的你會陪他一起待在這煉獄裡吧。

如果愛了不成瘋,那就便成魔吧。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司晏的目光慢慢變得堅定,眼底深處浮現出隱藏的很好的占有欲與魔魅的瘋狂。那暗湧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充斥在那雙漆黑的眼瞳之中。

心境定了下來,司晏恢複了以往的粘人勁。不過這次他比以前多了份心思,如果要讓哥哥也喜歡他,那麼就要滿滿的計劃。

首先他要做的就是讓哥哥習慣自己,習慣到離不開自己。

司然是在踩滑後滾下山的時候扭到了腳,醫生也看過並沒有什麼大礙。隻是害怕司晏秋後算賬的吳思言迫不及待的將這個消息告知了司晏,而司晏也是情之所急才隻聽了前半句話。

所以才有個這個烏龍。

事後司然逮著兩個小孩好生的教育了一下,讓他們再遇到這樣的事情不要驚慌。

司晏給出的答案直接讓司然哭笑不得,他說:“隻要是哥哥的事,無論大小我都會亂了心。而且雙生子都有一種心靈感應,當時哥哥出事之前我都感覺到了什麼,沒想到一個大意真的讓哥哥出事了。”

司然說:“這隻是意外。”

“但這對我來說並不是意外,哥哥你知道的,你對我來說很重要,勝過我自身”司晏蹲下`身和司然平視,神情沒有意一絲說笑的成分。

他是認真的。

司然隻覺鼻頭有些酸澀,他狼狽的垂下頭掩去這一瞬間的失態:“司晏……”

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弟弟說的話讓他很感動,隻能不斷的呢喃著弟弟的名字,似乎隻有這樣才能讓他心裡好受許多。

司晏仿佛知道哥哥心中的想法,勾唇笑了笑,借此機會抱住哥哥,甚至吃了不少的嫩豆腐。

司然完全沒有察覺到司晏的心思,他隻認為弟弟這樣黏糊勁是不是太過頭了。

不過很快他就將這些歸為弟弟嚇到了的理由上。

不過幾次三番的抱著不撒手,饒是司然也察覺到了不對,每次隻要做出不願意的意願,司晏就委屈著臉勾起了司然對他的歉意,立馬就忘了這件事。

司晏摸了摸哥哥纖細的腰身,臉上露出一抹滿足的笑容。

果然這一套用在哥哥身上最能行。

司晏可不管會不會因為利用司然的歉意而感到內心不安,他從小就被司鑫用繼承人方式來教育,普通的想法在他身上根本就找不到。

他學會的隻要達到目的,過程無論怎樣都無所謂。既然這條理由能讓哥哥對他服軟,而他也能得到好處,何樂而不為呢。

將哥哥豆腐吃儘的司晏心滿意足的眯起了眼,他突然覺得先前對自己心思的迷茫真是太弱了。

如果能早一點想通的話就不會浪費這麼多的時間了,而且也更不可能讓哥哥單獨去夏令營讓他接觸了一些人。

司晏所有所思的看向正在和司然說話的張格謙,越看越覺得礙眼,恨不得一腳將他踢飛。

明白了心思的他十分不喜歡哥哥將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這會讓他內心暴戾和浮躁。正在和司然說笑的張格謙似乎察覺到了一道讓人發寒的視線,順著視線望去,正好對上了司晏漆黑如夜般深沉冰冷的眼睛。

張格謙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看了看司然,然後又看看司晏,在他們兩人的臉上打轉。

“你們……是兄弟吧?”

司然:“你猜?”

張格謙又仔細得打量了兄弟二人,糾結了半天才道:‘長得這麼像,一定是兄弟,他是你哥哥吧。”

一聽這話,本來還晴空萬裡的司然臉色立馬黑了下來,陰測測的眯起眼:“你在仔細看看。”

張格謙很肯定的說:“不用再看了,你們兩個長得這麼像,他肯定是你哥哥。”

哥哥你妹呦!

司然忍住想要爆粗口的衝動,臉徹底黑得像鍋底那般。他突然發現以前覺得張格謙是個很好的孩子,現在看來想來是他看走眼了,這哪是好娃子,明明眼睛這麼不好。

司晏一直注意著自家哥哥,聽到張格謙的話就知道這人踩到了地雷,心裡有些小幸災樂禍。

心情很好的他安慰了哥哥一下,然後抬起頭時聲音冷了不知幾分:“我們是雙胞胎,而且我是弟弟。”

望著張格謙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司晏陰鬱的心情一下子多雲轉晴,看來這個小子可以劃出自己黑名單了,這樣的智商根本不足為懼,自己挖坑自己跳呢。

不用他做什麼,就被哥哥討厭了。

果然張格謙的態度深深的讓司然脆弱的心靈受到了傷害,他用那隻沒有受傷的腳狠狠的踹了下張格謙的小腿肚子,看到他扭曲著臉抱著小腿肚子哀嚎。

“我建議你去戴戴眼鏡了,連人都看不清。”

張格謙覺得自己被冤枉了,摸摸還生生泛疼的小腿,委屈的說:“你弟弟本來就要長的比你成熟啊,你應該慶幸啊,他比你老。況且如果你不說的話真的沒人以為你們是雙胞胎,這身高太感覺有著太明顯的差距了。”

“……噗嗤。”仿佛聽到心裡的傷口又被插上一劍,司然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

身高一向是他的痛處,明明他是哥哥,卻比弟弟長得要矮的多。

“哥哥彆氣,他眼睛瞎了。”司晏怕司然氣壞了身子,雖然很幸災樂禍這個礙眼的人讓哥哥討厭了。

司然完全不知道自家弟弟的險惡小心思,他覺得自己心靈受到了創傷,偏過頭努力的找尋安慰:“弟弟,不是哥哥不高而是你長得太老了。”

張格謙:“……”

司晏目光溫柔,老實的點頭承認:“嗯,是我長的太老了,不是哥哥太矮了。你朋友的眼睛不行,需要戴眼鏡。”

“……”張格謙表示他是躺著也中槍啊,不就是說了司然像弟弟一點麼,有必要這麼就著他不放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