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38 頁(1 / 2)

加入書籤

骨節分明修長有力的手指拿著菜刀快速的處理著菜。明明看上去是個冰冷的少年,但在做這些事情時,眉宇間的淡淡的溫柔柔和了麵部的冰冷。

仿佛在做什麼神聖的事情那般,鄭重而認真。

司然一打開門就聞到空氣中彌漫的飯菜香,那香濃的燉雞味道從廚房溢了出來。

“哥哥你先去洗個手吃法了。”聽到響動聲從廚房走出來的司晏,認真的叮囑了一番。

司然被弟弟那張慘不忍睹的尊容無意間露出來的溫柔膈應了一下,連忙移開視線含糊的應了聲:“嗯。知道了。”

司晏恍若未覺般回到廚房,端出一盤盤香噴噴的飯菜。

司然覺得愧疚了,弟弟這麼辛辛苦苦的為他做飯,他還嫌棄對方醜。

這樣可不行。

司然深呼吸一口氣,臉上洋溢其笑容主動走到司晏麵前接過他手上的雞湯,卻被司晏躲開,不讚同的說:“燙。”

知道自己拗不過弟弟,司然收回手,手在雞湯上方輕輕揮動,熱氣騰騰帶著鮮香味道迫不及待的鑽入鼻翼。

“真香!”

司晏嘴角動了動,漆黑如墨的眼中似有光華閃爍:“如果你願意,以後我做給你吃一輩子。”

司然絲毫沒有察覺到他語氣的認真,調侃般的說:“行啊,以後如果弟媳婦不嫌棄我的話,我一定天天來蹭飯吃。”

司晏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不過正在低頭盛湯的司然沒有看到。黝黑的瞳眸眨也不眨的盯著盛湯的某人,目光專注而深情。

“沒有弟媳婦……現在沒有,以後更沒有。”

聲音太小司然沒有聽清,他從湯碗裡抬起頭,疑惑的眨眨眼,纖長的睫毛在燈光之下劃出優美的弧行:“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在司然抬頭的同時,司晏就斂了神色,動作極其自然的拿過司然的碗開始盛湯:“再喝一點點暖暖胃,不過不能喝太多,等下你就吃不下飯了。”

司然接過碗滿足的將湯喝完,完了還大大的讚賞了一下:“弟弟你的手藝真棒!”

他又是驕傲又是自傲,這樣能乾的弟弟是他養出來的!是他!

晚上的時間司然在樓下看電視消食,今天他吃的有些多,現在過了半個小時肚子都是鼓鼓的。

司晏收拾了下桌子後,拿出先前買的東西回了房不知道在鼓搗些什麼。

片刻之後他將一個粉紅色十分可疑的東西塞進了司然的書包,做好這一切似乎還有些不放心的又重新檢查了一遍,然後這才放心的下了樓。

這一晚上司晏都在觀察司然的動作,見他一次次的無視書包,想要提醒又怕被暴露隻好忍著不說。

最後憋得都快得內傷了,司然都沒有打開過書包一次。

其實司晏隻要想想就知道,他們已經畢業了,現在又是暑假還不到開學怎麼可能去翻書包。

司然不是學霸,更對上學沒什麼興趣,自然不會自找沒趣的去翻書包。更彆提整理,每次整理都是司晏包了的。

這次司晏算是白白期待了一場,知道開學後司然打開書包後才發現這封已經被遺忘了一個暑假的信。

粉色的信封,上麵歪歪扭扭的用紅筆畫了一個桃心,一看就是情書。

司然拆開信封,裡麵也是用粉色的信紙寫的。

一行一行的看下去,司然從好奇慢慢地變得怪異,最後變得糾結,臉色轉變的過程不過隻要短短的一分鐘時間。

“——司晏你給我上來!!!”

不過幾分鐘時間司晏就跑上來了,手上還濕濕的,袖子挽至手肘,明顯正在做菜。

“怎麼了哥哥?”

司然怒瞪了他一眼,將信紙揮了揮,粉紅的顏色在空中飄舞:“這是你寫的吧!”

“……”沉默的司晏來不及歡喜情書被發現,察覺到哥哥鐵青的臉色,麵無表情的否認:“不是我……”

“真的?”司然狐疑的望著他,見他一副坦然的樣子臉色倒是好了些。

“那到底是誰給我塞的,這麼有才的心都能寫出來。這能叫情書嗎?這簡直是強大的殺器,是來膈應我的吧。”

087先刷牙

司晏隻覺心中一苦,乾燥的嘴唇動了動。略微苦澀的說:“哥哥很討厭這封信嗎?”

司晏愣了下:“也不是。”司晏聞言眼睛一亮,隨後又黯淡了下來。

司然拿著信封開始讀起來,嫌棄的皺眉:“你看看都寫的是什麼,什麼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念詩的吧。還有什麼我想要照顧你一生一世啊,從第一眼見到你開始,這些俗的掉牙的話到底是從哪個腦殘劇中抄寫的。還有這真的不是你寫的嗎?這字跡和你的有些像啊。”

司晏:“……不是。”

司然這才鬆了口氣:“不是就好,如果真是你寫的我會揍你的,寫情書都不會寫,什麼亂七八糟的,瓊瑤奶奶的劇要少看。”

司晏:“……”

司然當著司晏的麵毫不留情將信封撕得粉碎,然後丟進垃圾桶。

司晏:“……”

“對了,記得準備好東西,不然明天早上開始準備的話可能來不及。”

“嗯。”司晏似乎有些悶悶不樂,連話都少了許多。

等司然離開房間後,司晏站在垃圾桶旁邊,眼神晦澀深邃,淡淡的失落從眼底深處浮現出來。

他定定的看了好幾秒,隨後偏頭看了看門口,見沒有人突然闖進來。他走過去掩上門,順帶將鎖給弄了,然後才走到電腦邊坐下。

登陸自己常登陸的那個網站,司晏抿了抿唇,手快速的敲打鍵盤。

——送情書這個方法根本不行。

下麵很快刷回複了,司晏一一看去。

——lz喜歡的人是什麼反應?

——這個年頭還有人寫情書,照我說的話直接乾得他下不來床。

司晏眼神閃了閃,手停頓了下,然後敲打。

——怎麼才能上了他。

——lz問得好,有些愛情是做出來的。寫情書太老土了,建議lz不要用。可以先親親嘴,實在不行的話就扒了他衣服壓倒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