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39 頁(1 / 2)

加入書籤

後麵的司晏看著前方的背影,嘴角揚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他會讓哥哥習慣上他的吻,如果習慣不能讓哥哥接受他,那麼就將他鎖在床上乾到下不來床。

眼底深處隱隱浮現的占有欲與掠過的光芒令人心驚,司晏心情極好的先一步走進浴室,將熱水放好然後擰乾帕子。

“哥哥。先刷牙再洗臉。”

司然:“,……你不覺得你管得越來越寬了嗎?”

搶過自己的帕子然後胡亂的洗了下臉,走到馬桶邊準備解決生理問題。

正專心解決的他沒有察覺到身後的人眼神都開始變了,呼吸加重幾分,握住帕子的手指開始收緊,身體緊繃。

088

司然轉過身來是司晏已經收斂好情緒了,他麵癱著臉走到馬桶邊也開始解決生理問題。

他表情認真專注,其實心思已經瞟到先前看到的畫麵了。

察覺到熟悉的燥熱湧了上來,司晏木著臉用手揉了揉,深深的吸口氣平息下開始紊亂的呼吸。

這真是要人命了。

早上收拾好了司然和司晏就到新學校了,他們的新學校還是在市中心。上輩子司然讀過,所以對這所學校一點也不陌生。

拉著弟弟擠進大媽群裡直接報了名,剩下的時間還很早,司然建議先去文具店買點東西。

司晏看著前方走著的哥哥,目光停留在兩人牽著的手上,唇角微勾。

他大步走上前和司然並肩而行,然後說道:“哥哥,我們這樣算不算是在約會?”

司然腳步停頓一下,木著臉輕聲嗬斥:“你又看了什麼腦殘的電視劇了,這次是能亂用的嗎?”

下次絕對不能讓弟弟和他一起看腦殘劇了,他下意識的將弟弟的反常歸為看腦殘劇看多了的緣故。

司晏見這一計不成也不惱,心情極好的走在司然身側,反正他認為是約會就行了。

司晏比司然高一個半頭,這樣一低頭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哥哥那纖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如同兩把小刷子撓的他心尖癢癢的,恨不得在那雙漂亮的眼瞳上親一口。

這一路下來,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司晏恨不得這路沒有儘頭,就這麼一直走下去,享受和哥哥這片刻的安寧。

可惜現實永遠是現實,司然殘酷的打斷了他的臆想。

“你發什麼呆啊?已經到了,你想買什麼快點買啊。”

司晏心裡有些小失落,不過他很快就打起精神走到司然身邊挑挑選選。見司然將一支小熊鉛筆拿在手中,他悄然的記下顏色,然後拿了一支相同卻不同顏色的小熊鉛筆。

司然道:“沒有彆的想要的東西了嗎?”

司晏沉默的搖了搖頭,推了推桌子上的一堆東西,對他來說,什麼都不缺,他唯一想要的隻是身邊這個人而已。

可惜這個人對他來說太過於重要,不能著急的將他嚇跑,要慢慢來。

買完東西兩人慢悠悠的回到了學校,現在幾乎大部分人都報完了名,都開始坐在教室裡等候了。

司晏借著身高和力氣毫不費力的擠進公告板,看著公告欄上他和哥哥的名字並列,心裡詭異的滿足了一下。

“怎麼樣?”

司晏一出來司然就迫不及待的問:“我們在哪個班級?”

“高一B班。”

司然眼神閃了閃,眼中有著恍然。上一世他沒有跳級所以分班的班級是高一A班,而現在他卻在高一B班。看來自從他重生後很多事情都開始發生了變化,命運的軌跡開始偏移原來的軌道了。

司晏提著東西十分自然的牽著發呆的司然往班級上走去,一路上兩兄弟的好相貌還是吸引了不少的人。

此刻班級裡已經來了很多人,司然張望了一下,沒有發現吳思言那個愛哭鬼的身影。

“吳思言分在其他班。”

似乎察覺到他在想什麼,司晏低聲的說道。最近他正在身體發育,連帶著嗓子都開始在變聲了,聲線帶著沙啞的感覺像老唱片播放般陳舊而格外有韻味。

司然也開始變聲,隻不過沒有司晏那般明顯。這讓司然覺得十分的鬱悶,身高比不過弟弟也就罷了,沒想到他發育也跟不上弟弟。

他們兩個到底誰是哥哥,誰是弟弟啊。

司然和司晏找準位置坐了下來,司然環顧一周,倒是發現了不少初中時期的麵容。

看起來倒是格外親切,怕小孩跟不上新環境,司然壓低了聲音湊到他耳邊問:“還習慣嗎?”

熱熱的呼吸隨著說話而噴灑在耳廓,暖暖癢癢的。

司晏不自在的扭動了下,低垂下頭用劉海遮擋住眼中漸漸浮現出來的炙熱的情緒。

處於青春期的他對於哥哥的靠近毫無防備,這具年輕的身體十分敏[gǎn],就這麼輕微的一靠近,就勾起了司晏隱藏的極深的欲。

早上才平息下來的火熱又開始在身體裡燃燒,宛如一團火焰越燒越旺。那雙凝黑的眼眸因為欲望而灼熱明亮,如同一隻野獸潛藏著死死壓抑著快要奔騰而出的情緒。

許久沒有得到弟弟的回應司然湊近了一些,發現弟弟開始喘熄起來,而且身體也微微顫唞。

司然緊張了連忙抓起他的手,入手一片火熱,心下微驚:“你感冒了嗎?”

司晏知道自己現在的情緒不對勁,可是哥哥對於他來說如同罌粟花一般,充滿了誘惑,被他無意識的散發的毒引誘的陷得更深,無法自拔。

強壓下那突如其來的情緒司晏啞著嗓子說:“沒有感冒隻是有點熱。”

熱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