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5 頁(1 / 2)

加入書籤

開的眼睛滿是複雜的情緒。

097那之後的

第二天一早,司然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無一人了,他呆呆的望著天花板,空氣中若有似無的味道讓他知道昨天的一切都不是夢。

昨日的情景又一次浮現在腦海中,白皙的手指緩緩抬起撫上還略微紅腫疼痛的嘴唇,上麵仿佛還殘留著弟弟的味道,霸道的讓人心驚。

最讓司然震驚的是,他竟然想著弟弟就渾身燥熱了。

他不是該惡心嗎?不是該覺得這一切都是噩夢嗎?

恍然間弟弟那句“哥哥惡心嗎?你會惡心我的吻嗎?”,這樣想著,他們兩個唇齒交纏的畫麵又浮現在眼前。

司然捫心自問,他是真的惡心弟弟的吻嗎?厭惡弟弟對他所做的一切嗎?

司然心下一片震驚,他竟然覺得不惡心。非但沒有惡心的感覺他還沉溺在其中,享受著弟弟帶給他的感覺。

當時弟弟對他的強迫羞恥占了上方,現在細想起來,他真的不厭惡弟弟的動作。

“啊!!!”司然哀鳴一聲,抬手用手臂遮擋住眼睛,這樣無法自拔的羞恥感讓他燥紅了臉。

他覺得沒臉見人了,竟然在弟弟對他做出這樣的事後,一點也不厭惡惡心。

難道是他太久沒有男人了嗎?竟然這個樣子。

忽然,房門被人推開,白粥的香甜氣味飄散過來。

司然抹了一把臉,恢複麵無表情的樣子,發呆似的望著天花板。

司晏腳步沒有絲毫的停頓,嘴角還噙著溫柔的笑意,端著冒著白煙的粥走了過來。

將碗和勺子放下,司晏沒有坐在床邊,反而蹲下來溫柔的凝視著司然,輕喚一聲:“哥哥……”

司然睫毛顫了顫,還是抿著唇不言不語。司晏見狀歎息一聲,委屈的說:“哥哥……彆不理我。”

司然:“……”

他十分熟悉弟弟這個樣子,每次做錯了什麼事都用這副嘴臉來和他說話。那委屈的樣子每次都能讓司然心軟然後原諒他,而現在司然卻隻想將一旁的白粥拿過來糊他一臉。

叫你裝可憐!!叫你委屈!!

現在委屈的到底是誰啊!!!

司晏見司然的臉色更難看了幾分,心下幾番思量。片刻之後,他眨了眨眼,試探般的靠近司然,見他沒有抗拒心理喜悅了一下。結實的雙臂環住了司然,將他從床上抱起來。

昨晚一直縈繞在鼻翼的味道迫不及待的鑽進鼻翼,兩具溫熱的身體彼此相貼後,司然身體輕顫了一下,睫毛一抖。

司晏用自己冰涼的臉頰貼上司然暖呼呼的臉蛋,輕輕的蹭了蹭,如同幼時那般依賴。

“哥哥……彆不理我……我會難過的。”

處於變聲期的嗓音嘶啞暗啞,而此刻卻充滿了委屈的暗啞,聽在耳裡確實不是滋味。

司然眼珠子微微轉動,臉也轉過來望著弟弟。經過昨天的事,他再也不會認為弟弟是無害的了。那麼凶殘的樣子,以前自己是怎麼認為他乖巧可愛的。

但是這樣看著弟弟,那股心疼的感覺又一次湧了上來。弟弟皮膚不似他的那般白皙,因為經常鍛煉的緣故而變成健康的蜜色。

睫毛很長很密,就這樣委屈的眨眼時,那睫毛如同兩把刷子般瘙癢著人心,竟是漂亮得緊。

小時候他們兩個的五官幾乎是一模一樣,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兩個慢慢的有了區彆。他的眉毛不似弟弟那般鋒利如刃,輕輕一皺眉就能產生壓迫的氣勢。眼睛也沒有弟弟那般深沉,宛如一個黑洞深邃將一切都吞噬進去的黑暗。

他的臉色一向很白,而弟弟卻是健康的顏色,看起來極為的陽光。弟弟的嘴唇比他的略薄一些,司然不知道從哪裡聽到,嘴唇薄的男人都是冷心冷情。

而這樣委屈的蹭著他的弟弟,那渾身的冷漠絲毫不存在,反而給人一種淡淡的脆弱。

司然心猛的被揪疼一下,他寧願看到昨日意氣風發強迫他的弟弟,也不願意看到弟弟如此脆弱的樣子。

那仿佛凝聚了絕望在眼中,讓人忍不住心疼落淚。

司然靜靜的被司晏抱著,感受著從身後傳來的沉穩有力的心跳聲。那般有力,那般的穩重。

到底是什麼改變了弟弟?還是這本來就是弟弟的本性?

司然思前想後覺得還是前世的弟弟給他的印象太深,以至於到了現在他都將那時候的弟弟代入進來。

以前弟弟麵癱脾氣也不好,每次看到自己就是那種藐視的樣子。自己也每每因為這樣常常不給予他好臉色看,然後到了大學他結識了韓宇,在他溫柔的攻陷下毅然的和他在一起了。

那時弟弟知道後,臉色出乎意料的難看,目光仿佛吃人般恐怖。司然當時已經做好和弟弟大吵一架的準備,哪知他隻是攥緊了手指,陰沉著臉一言不發的離開。

再然後,兩兄弟見麵已經是陰陽兩隔了。

也是在弟弟抱著他屍體失聲痛哭痛哭至極的樣子,才讓他今生決定好好的對待弟弟。十多年的時間,他和弟弟一直親密無間。無論什麼人也無法插足他們之間。弟弟每次黏著自己,常常讓自己的目光再也看不到其他人。

是不是從那次開始弟弟就慢慢在隔離他和周圍人的距離?

十多年了,除了吳思言,竟然沒有一個好朋友插足在他們身邊。

是弟弟太過厲害,還是他沉浸在被弟弟照顧的滿足之中。

答案是什麼他已經不想追究,現在弟弟已經長歪了,看樣子也扳不回來了。

司然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看到弟弟心中沒有氣憤和被侮辱的憤恨。照例說唄自己親生兄弟做出那樣的事,怎麼著也得拚個你死我活的吧。

而他什麼都沒有,從一開始的震驚到羞恥再到現在的平靜,心情轉變的讓他心驚。

潛意識他雖然生氣但並不恨自己弟弟,一個在乎了十多年的弟弟,這樣深厚的感情讓他也憤恨不起來。

他也不能把前世套在弟弟身上,前世弟弟沒有和他被綁架也沒有看到自己中刀。是不是就是因為這樣,弟弟的性格才發生了變化,從想保護自己的心思慢慢的扭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