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6 頁(1 / 2)

加入書籤

冷了些。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晚飯的時候,司晏放開環住哥哥的手臂,湊過頭在司然臉上親上一口:“哥哥,我去煮飯,今天晚上你想吃什麼。”

在司晏炙熱的目光下,司然極不情願的吐出幾個字:“紅燒魚。”

司晏唇角勾起,笑意在眼中蔓延開來:“那我給哥哥做去,哥哥等一下。”

望著司晏身影進了廚房,司然等了一會兒,廚房裡傳來的餐具的碰撞聲。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司然一個打挺就從沙發上彈跳而起,用自己從未有過的速度衝向玄關。連鞋子都來不及換,直接穿著家居拖鞋打開門跑了出去。

聽到動靜察覺到不對的司晏連忙跑出來,可惜隻看到一片衣角消失在視線中。

他臉色倏然陰沉下來,眼中凝聚的是怒火與瘋狂。冷硬的薄唇上揚起冰冷的弧度,低啞的嗓音輕輕的溢出:“很好……哥哥,你又不乖了……”

……

司然拿出百米衝刺的運動精神一溜煙的跑出了老遠,最後實在跑不動了停在馬路上喘著粗氣。

他朝房子那邊望了望,沒有看到人追出來。潛意識的一口氣鬆下來,連帶著身體也不那麼緊繃。

鬆懈過後,身體的疲憊才一窩蜂的湧了上來,司然出來的急身上根本沒帶什麼錢。

如果要住酒店的話他也沒帶證件,手機在他包裡可以無視掉。司然垂著頭眼睛盯著自己腳上臟兮兮的拖鞋,他拖鞋上的小熊胖乎乎的臉蛋都弄得一塊黑一塊白的。

身上身無分文,司然當時第一個念頭隻是想快點離開司晏的身邊,但是真的出來後他又不知道該往何處去了。

一時之間,司然十分的茫然。最後他在腦海中想了想,發現他認識玩得比較好的隻有吳思言一個。

這樣一想,司然想起每次有人找自己說話或者玩時,司晏就會出麵打擾到他們,然後把他拉走。

連上次在夏令營存的那些號碼也消失了,現在想起來自己真是太笨了,怎麼當時就沒有覺得怪異。

司然這才發現弟弟掌控了他這麼久,十多年的時間他的身邊隻有吳思言一個好朋友存在。

怪不得爹地要讓司晏作為繼承人呢,這麼縝密的心思不用在商場上麵真的是太浪費人才了。

果然爹地是有先見之明。

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他該怎麼去找吳思言呢?手機不在身上,連錢也沒有。更彆提找人借手機打電話了,他除了弟弟和家人的電話,其他的號碼都記不住。

思來想去,司然隻得去碰碰運氣,到學校去堵人。

司然在學校可是名人,他這樣一出現在校門口,果真萬眾矚目。

特彆是他一身休閒的服裝加上十分可愛的拖鞋,司然都能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眼光有多麼的詭異了。

好在他的犧牲沒有白費,果真讓他堵到了吳思言。

吳思言正背著書包和他新交的好朋友走出來,老遠就看到司然站在校門口似乎在等什麼人。

他眼睛一亮,毫不猶豫的丟下新朋友朝司然跑去。在他心中司然是不一樣的,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在那場綁架中一起共患難過的。

孰輕孰重根本就不用比。

吳思言氣喘籲籲的站定在司然麵前,先是無比詭異的打量了司然這一身,目光在那雙臟兮兮的拖鞋上停頓的最久。

司然麵不改色的直視他,直接進入主題,問道:“你能收留我嗎?”

“啥?”

最後司然還是跟著吳思言回家了。

一路上吳思言的喜悅毫不掩飾的表現出來,開心得讓接送他上下學的司機都笑起來。

“少爺很開心啊?”

他接送了這麼久,頭一次看到少爺對先生以外的人這麼好。

吳思言笑眯了眼,點點頭:“因為司然要和我一起回去,我們可以睡在一個屋子,晚上可以一起說悄悄話。”

“司然等到了家,我讓張阿姨給你弄好吃的,她弄的東西可好吃了。”

吳思言興致勃勃的相邀,他想將他家裡的好東西和司然一同分享。

099一起睡

司然是他的好朋友,又是知道他家裡好是乾什麼的,所以吳思言可以不用顧忌這麼多。

學校交到的新朋友他都不敢說出自己的背景,怕他們害怕自己。吳思言雖然年紀小,但從小接觸的事情讓他懂了很多。

他知道自己家在彆人眼中是黑社會,也知道如果那些人知道他的身份肯定會離他遠遠的。

自從小時候經曆過綁架後,吳思言就再也不相信那些人了,所以無論他交到多少好朋友,他都不曾帶到家裡。

吳燁修倒是問過他,但是吳思言給出的答案是,不想給小叔叔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最近堂子裡的動蕩越來越大了,吳燁修為了保護吳思言簡直是花上了心思。在這個動蕩期間,吳思言也懂事的沒有找麻煩。

他雖然懂事,但也一直想要體會那種男孩子應該做的事。

比如和彆人一起睡覺,比如和彆人一起玩鬨。

可惜他一次也沒體會過,而現在他終於有機會體驗了,讓他怎能不高興啊。

司機是知道司然的底細的,在小少爺和司家兄弟接觸的第一天,那些資料就擺在了吳燁修的桌子上。

司家是知道吳燁修是乾什麼的,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和誰接觸。但是他們放任了他們互相接觸,根本不會因為他們少爺是黑社會而遠離。

所以司然和司晏兩兄弟就算沒有見過吳燁修的手下,但是他們的大名已經傳遍了整個堂子。

這是他們少爺唯一交好的朋友,都不許為難,更何況司然算得上半個吳思言的救命恩人。

如果不是當時他攔著那些人,拖延時間,恐怕他們到的時候他家少爺早成了一具屍體,哪能像現在可以跑上跑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