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48 頁(1 / 2)

加入書籤

了?這個抱著自己人是他的弟弟啊,親生弟弟啊!!

他們這樣是不合常理的!!是不容於世的!!

“在想什麼?”

帶著魘足的沙啞聲音低低的響起,下一秒修長的手指抬起司然的下顎,迫使他張開眼。

被熱水氤氳過的視線一片朦朧,司晏的臉在他眼前放大,染上了水汽的五官深邃而清晰,目光專注而深沉。

司然移開視線:“沒想什麼。”

望著不願意看著自己的哥哥,司晏眼神暗了暗,一抹紅光一閃而過。鉗住司然下顎的手指微微收緊,目光幽深而可怕:“哥哥討厭我了嗎?”

他不允許在這人眼中看到對自己的厭惡,這讓他控製不住快要噴灑的暴戾。

司然吃疼一聲,皺起眉:“你又發什麼瘋,放手!”

不就是想想事情嗎?這個小子又抽什麼瘋了。

凝黑的雙眸打量著司然,沒有從他眼中看到一絲的厭惡,暴躁的心情慢慢得到了平定。司晏平靜下來,放開手,用唇啄了啄被他弄紅的地方。

“我隻是想到一些事情了,哥哥答應我,不要離開我好嗎?”

“……”司然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現在的他處於迷茫中。

沒有得到回答,司晏也不生氣,他霸道的將哥哥圈在懷中。下巴抵在哥哥柔軟的發頂上,鼻翼間呼吸著他身上散發的沐浴露味道。

沉黑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沾了水汽的睫毛遮擋住眼中的情緒,不過從縫隙之中濾出幾絲愉悅的光彩。

他不急著讓不管哥哥答應他,反正最後的結局隻會有一個。

隻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且哥哥現在沒有嫌惡他,這是不是說明比他想象的情況還要好很多?

晚上睡覺的時候兩兄弟還是一起睡的,經過下午的一番找尋司晏已經很累了,此刻抱住暖呼呼的哥哥沉沉的熟睡。

司然在黑暗中睜大了眼,聽見耳邊的呼吸聲變得平緩綿長。他動了動身子,卻被弟弟緊緊地抱住,身體相貼,不留一絲空隙。

這小子就算睡著了也這麼的霸道!

司然又急又氣,憋紅了臉才扳開司晏的手臂。他透過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打量了下弟弟,發現他依舊熟睡沒有絲毫被打擾的樣子。

看來這小子是真的累狠了,不然這麼大的動靜怎麼可能沒醒。

司然悄然的站起身,借著月光從包裡翻出手機,打開房間門走了進去。

現在的時間不早也不晚,司然推開書房的門,坐在真皮椅子上按下了號碼。

電話被接通,一記輕快的女生從電話聽筒裡傳來。

“呦謔~寶貝兒怎麼這麼早給我打電話啊,想媽咪了嗎?”

司然:“……媽咪我這裡已經是晚上了,你忘了時差了嗎?”

“對哦,寶貝兒不提醒我還真給忘了。說吧這麼晚了不睡覺打電話給媽咪乾什麼?”

司然頓了頓,似乎下定了決心:“媽咪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我想……”

102什麼條件

第二天一早,司晏從睡夢中醒過來,他這一覺睡得通體舒暢,自從明白自己感情後很久沒有睡這麼舒爽了。

慵懶的翻一個身習慣性的圈住身旁的人,可是卻摸了個空。

睡意在一瞬間清醒過來,司晏睜開眼,沒有看到本來睡在身側的哥哥。慌亂在眼中一閃而過,他下意識的在房間找尋起來。

可惜房間裡安安靜靜隻有他一個人的呼吸聲。

驚慌害怕和哥哥離開的恐懼又一次的攥住他的心,司晏趕忙從床上爬起,身體暴露在空氣中。蜜色的皮膚肌理分明,閃爍著健康的色澤。

這個年紀的少年處於青春期,司晏卻比那些少年還要高大幾分,看起來儼然像一個成年的樣子。

隨便套上一件褲衩,他打開了門。房子裡安安靜靜的,司晏聽了下,客廳裡沒有電視的聲音。

這樣一想,他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

走到可客廳,淩厲的雙眸掃蕩了一圈,沒有一個人。

突然,他目光一凝,落在飯桌上放置的一張紙條上。上麵壓著一個小碗,碗裡有著熱氣騰騰的麵條。

司晏不用嘗光聞味道就知道這碗麵是哥哥煮的,哥哥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他煮麵的時候喜歡放很多醋,麵香裡帶著濃濃的醋味。

將紙條小心翼翼的抽出來,上麵俊秀的字體熟悉至極。

——弟弟我去媽咪那裡一陣子,這段時間不要來找我。學校我已經讓爹地同意去辦理暫時休學手續,彆追過來,我要好好的想想我們之間。趁這個機會你也好好想想吧。司然留。

“……好,好,很好。”修長的手指握住的白紙條開始輕輕的顫唞起來,司晏麵色鐵青的攥緊手中的紙條,大力的勁道將紙條捏的皺巴巴的。

司晏雙眸漸漸充血泛紅,顯然是怒到了極致。他抖著嘴唇連聲說了三個好字,可想而知他已經憤怒到什麼程度了。

心中捆綁住的野獸在此刻掙脫枷鎖,想要憤怒的嘶吼。

哥哥又離開了他!

為什麼要離開自己,難道他有哪裡做的不好嗎?為什麼要三番五次的離開,難道就因為他們之間的關係嗎?

黝黑的眼中浮現出平常隱藏的極好的瘋狂與暴戾,在此刻全部的發泄出來。

他一定要抓到哥哥!然後狠狠的懲罰他,讓他知道離開自己的後果。

修長的手指發狠的撕碎手上的紙條,手端起那碗還溫熱的麵條準備摔在地上。

可是,剛端起碗,司晏眼神閃了閃,最後還是理智占據了上方。他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開始一口一口的吃著麵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