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4 頁(1 / 2)

加入書籤

麼辦,他現在還沒想好怎麼坦白。

前世他有勇氣出櫃,但是這次不止麵臨的是出櫃問題,還有血緣這個問題。

坦白這些事情還是要慢慢的來,不能急。

司晏勾起唇角,也跟著湊過頭,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司然的耳廓中,癢酥酥的:“彆擔心,一切都交給我。”

他已經長大了,不再是以前那個懦弱的在哥哥受傷時隻能哭泣的自己。他現做有想法,也有能力,唯一缺少的就是時間而已。

高考完畢後,剩下的時間就是等待著錄取通知書的到來。

不過司家人都不報什麼希望,趙倩曾經還隱晦的打聽了下,生怕兩個兒子沒考上然後太過於傷心。

可是當B大通知書真正寄到家裡來,趙倩卻如同普通的母親般高興的跳了起來:“哈哈,我就說我們寶貝兒能考上的吧!你們不相信吧!!”

“……”司晏默默的扭過頭,不忍直視,明明昨天媽咪還對他說沒考上也彆傷心。

這女人心啊……海底針。

兩兄弟都考上了B大,這著實的讓人意外了一把。畢竟是休學了四年,一回來就參加高考,竟然考上了B大。

這簡直是用奇跡來形容了。

這一次司然兩兄弟又狠狠的火了一把,作為天才的他們在還沒去B大上學時就火了。

司老爺子最近出門臉上特有光,因為紅的那兩個都是他的孫子。他每次去老戰友那裡都要得瑟一番,直將老戰友氣得夠嗆才滿足的悠悠然離開。

李嬸出門買菜也特有麵子,每次經過其他人門口時,都會有人用一種羨慕的口吻來談論一下,到底要怎麼吃才能吃出兩個天才來。

作為司家的當家人司鑫,他是在這件事中唯一很淡定的,從頭到尾都是麵癱著一張臉,就算得知他們考上了B大也隻是點點頭,說了兩個字:“很好。”

報名的時間在九月份,司晏早早的就收拾好兩人的東西,包括哥哥的內褲都是他收拾的。這四年來,他除了哥哥,唯一的愛好就是讓哥哥穿上他為他搭配的衣服,包括貼身物品。

司晏的那點險惡小心思早早就被司然察覺,隻不過他覺得這是愛人的一點小興趣也就隨他去了。

司然進房間時司晏正趴在書桌上寫著什麼,自從兩人在一起後,他們的房間又重新變成了一間,司然睡過的那間屋子徹底成了兩兄弟的雜物間。

房間的燈光有些昏暗,隻餘書桌旁的一盞小小的台燈散發的光暈照亮視線。

司晏高大的卻不粗壯的身軀趴在書桌上,陰影籠罩住他大部分的身體,烏黑的發絲泛著幽深的光澤。棱角分明的輪廓側麵線條優美,在橘色的燈光映照下卻多了分柔和少了分嚴肅與冰冷。

他嘴裡此刻正念念叨叨著什麼,司然悄悄的靠過去聽了一會兒,頓時嘴角抽搐了兩下。

“到了大學一定要買一套公寓,床也要!”

司晏轉過頭,冷不丁的問道:“哥哥,你喜歡什麼顏色?到時候我將公寓裝修成什麼顏色。”

司然頓了頓,小心的斟酌了下詞彙道:“你想買房?”

“嗯。”司晏目光專注而幽深,他笑道:“難道哥哥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嗎?我們大學期間不可能住在學校裡,再說了以我們兩個的關係準會彆人發現什麼問題的。”

111多多指教

“對了,哥哥你喜歡什麼顏色的床?還有被子,嗯。咱們的浴室裡也要大一點的浴缸,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洗澡。然後床也必須要大一點,可以怎麼滾也不會掉下去。”

司晏念念叨叨的開始打算以後的日子,神情認真而專注。柔和的光線灑在他臉上,映照得五官更加深邃清晰。

司然心微微一動,他內心裡所有想說的話最後隻能被他化作兩聲:“嗬嗬。”

他現在能告訴弟弟嗎?他再怎麼打算也沒用,B大的校規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都必須住校,不能外出租房子住。

可是望著這樣認真打算的弟弟,司然又不忍心說出口了。他默默的將這個秘密咽下,其實心裡有些想看看弟弟知道後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然後,他真的如願以償的看到了弟弟的表情。

司晏黑沉著臉目光陰測測的看著身邊的哥哥,他攥緊了手中的行李袋子:“哥哥早就知道了?”

“……”司然默不作聲的後退一小步,這種心虛的表現已經默默的承認了,然後司晏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他想起自己打算好的新房,想起和哥哥過的二人世界,然後這一切一切的美好全部在這一刻破碎。

司晏恨得牙都快咬碎了,好不容易擺脫了家裡的那群電燈泡,以為可以過上美好的二人世界,哪知道竟然有這麼一個驚天霹靂的消息在等待著他。

更讓他覺得氣憤的是,哥哥明顯就知道但是他卻不說。司晏抿了抿唇,壓下心中的怒氣,沉聲道:“哥哥近些天看笑話看的不錯吧。”

司然:“……”

他掀開眼皮一看,弟弟臉色都氣得發青了,看來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最近幾年司晏看起來比較正常了,但是那也是比較正常。要是他說分手兩字,弟弟絕對會抓狂變臉的。然後他現在又有幸看到了弟弟的變臉,卻是在大學的報名日。

“弟弟有什麼事情我們先回宿瑟再說吧。”司然小聲的說道,他可不想再這裡惹毛了弟弟,要是弟弟發瘋起來當場就親吻他怎麼辦,這樣瘋狂的事情他還真做的出來。

他們兩人還站在領取宿舍鑰匙的窗口呢,身後還排著隊呢,既然得知了這個消息也知道了宿舍在哪裡,也不在這裡擋著路了吧。

司晏眼神暗了暗,語氣陰測測的滲人:“嗯,等回去再和哥哥算算。”

司然:“……”

他隻是說說而已,真的不用當真。

一個是在腦海中過濾一遍用怎樣的姿勢來懲罰哥哥,一個則是絞儘腦汁來躲避這次的懲罰,兩兄弟各懷鬼胎的被師兄帶到了宿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