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58 頁(1 / 2)

加入書籤

嫌惡,他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怎麼了,自從那年發了燒後整個人都變了不少。

韓宇嫌惡的目光落在正在熟睡的司然身上,又化為深情和溫柔,然後慢慢的朝他靠近。

下一秒,司然睜開眼,眼神清明無比沒有絲毫的睡意。他表情淡淡的,目光沉靜如水。

“你想乾什麼。”

韓宇怔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收斂了起來。依舊是溫柔的笑容,不變的溫柔語氣。

“馬上要上課了,我怕你遲到……”

他自認為自己這樣可以讓人心生好感,況且他長得也不差。他有自信讓這個人對他有好感,他還想象到等下和這個人共進早餐然後上課的情景了。

所以人啊不要太過於自戀,因為太過於自戀的人會很容易悲催的。

“遲到?”司然平靜的表情中帶著不悅:“我遲到關你什麼事,你打攪到我睡覺了,你不知道這樣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嗎。”

韓宇愣住了,一腔的鬥誌仿佛被澆了一盆冷水般,凍得他心涼。

怎麼會是這個反應?這個人不應該對他笑著說謝謝嗎?然後一起吃早餐嗎?

怎麼會這樣。

望著韓宇臉上毫不掩飾的驚詫和不敢置信,司然嗤之以鼻,果然這個人性格還是沒有什麼變化,一樣的自說自話,一樣的自滿,真是夠了!

他連一個眼神都不願意遞給韓宇,如果不是分配到了這個宿舍,一年的新生必須住校,他早就離開了。

難道韓宇還以為他是以前那個傻子,隻要一個笑容加個和善的語氣就能讓他自己俘虜?

上輩子是他傻才看不到這個人溫潤儒雅下麵的真實麵孔,已經看清楚了他假象的司然怎麼可能還被這人所迷惑。

司然起了床,在這樣的人的注視下他怎麼可能還睡得下去。

拿著洗漱用具越過正弱弱的看著他的安祁鬱,司然直接將門砰的一聲關閉。真是都喜歡偽裝的人,一大早看到這些,真是太讓人厭煩了。

安祁鬱側目眼神略沉的看著關閉的浴室門,然後再看著失去了笑容麵色難看的韓宇。

這是怎麼的?難道以前他們就是這樣認識的?

司晏回來時是提著早餐的,他一眼就看到正坐在電腦前看著電影的哥哥。直接無視了宿舍裡其他幾個人,司晏走過去,將早餐放在桌上,不讚同的說:“一大早玩電腦對眼睛不好。”

“……”司然自知理虧的默默關上了電腦,然後拿過早餐看了一眼:“怎麼是包子啊。”

“這包子是鮮肉餡的,挑食可不好。”

他哥哥最不好的缺點就是挑食,明明身子底子夠不好了,每次吃飯的時候司晏都有操不完的心。

以前在家還好,他可以變著花樣做給哥哥吃。而現在到了宿舍,司晏沒辦法做飯了,他又一次覺得這個大學真是太糟心了。

他正琢磨著是不是晚上出去買點煮飯的用具,一天到晚在學校外麵吃也不是個辦法。

這個念頭在上了幾天吃膩味了外麵的菜後,越發的加深了。不過司晏這個想法也沒能實現,因為趙倩這次的攝影展就是在B市舉辦。

這次的攝影展趙倩依舊弄的很壯大,司晏和司然兩兄弟在人手不夠時毅然被抓來當苦力,幾乎沒有課的時候他們都跑來幫忙。

攝影展是開在市中心,要做十幾分鐘的車才能到。

為此司然的閒暇時間大大的縮短,不過最讓他滿意的是,至少減少了對那兩個糟心的人見麵的時間。

除了晚上回去睡覺外,幾乎在宿舍裡看不到兩兄弟的影子。

安祁鬱和司然是一個專業,很有手段的他很快在班上打成了一片。相比司然經常不露麵,樓麵也是上了課就走,班上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安祁鬱的人氣倒是挺高的。

長得又清秀又嬌小,性格也比較軟,這在這群糙漢子眼中完全是柔弱小弟的存在啊。

等某一天司然進了教室後才發現許多人都敵視著自己,他還悶頭悶腦的,這是怎麼了?

班上人開始若有似無的疏遠自己,先前司然還不知道,但是在一次看到安祁鬱弱弱的望著自己時他才明白過來。

這小白蓮花給他小套子了!!

聽聽他在班上說什麼,司然脾氣很古怪幾乎都不給我好臉色看,我都不知道得罪他什麼了,至少給我說說啊。

安祁鬱每次這樣一說,都會引起班上的人的同情心。而司然不經常露麵,自然而然的被敵視了。

“大少爺了不起啊,這些有錢人都是這樣。”

“虧我還覺得他長得好看呢,沒想到是這樣的人呢。”

種種言論司然每次聽到時都是一笑而過,這些小把戲真虧安祁鬱想的出來。

安祁鬱的確是有點小想法,在他看來才進入大學的司然還很嫩,所以先讓他在班上孤立無援。

他不能正大光明的報複,但害他死亡的直接對象,他是不準備放過。如果不是害怕司晏那個瘋子,他早就弄死司然了。

117恩恩

看來這一世的確有很多東西不一樣了,前世見到安祁鬱的時候不說友好,但沒有這麼針對自己。

司然望著這麼幼稚的安祁鬱忍不住撫額,他以前到底是有多蠢才沒有看清楚這個人這麼討厭自己,討厭到才認識不久就搞這些小動作。

被班上的人孤立了司然也不怎麼著急,反倒上完課就離開,沒課的時候就不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