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2 頁(1 / 2)

加入書籤

薄唇無聲的張合,良久才乾澀的擠出一句低啞的嗓音。

“你確定了?”

司然在司晏背後點點頭,想起他可能看不到,輕輕的恩了一聲。

下一刻,視線裡一陣翻轉,背脊撞擊在冰冷的牆麵,司然吃痛一聲,火熱的吻鋪天蓋地的向他襲來。

司晏將司然壓在牆上,薄唇狠狠的攫取他的唇瓣,舌頭直衝而入霸道的勾起那半沉睡的舌頭一起攪動。小小的廚房裡,溫度隨著兩人越來越狂熱激烈的吻而上升。

兩唇分離後,拉長出一絲透明的銀絲。

粗重的呼吸彼此相互交融,司晏喘著粗氣,眼睛已經開始發紅充血,他輕咬了一口司然微微張開的唇瓣,啞著聲音道:“哥哥,我們去睡覺。”

下一秒,司然隻覺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被人攔腰抱起。

司晏身體的溫度十分的火熱滾燙,那薄薄的衣衫根本就掩蓋不住那炙熱的溫度。修長的雙腿急促的邁著步子,每一步極為穩重。

結實的雙臂將司然放在紅彤彤的新床上,司晏慢慢褪下`身上的衣服,露出精壯的身體。蜜色的肌膚泛著健康的光澤,柔和的燈光之下襯托司晏的五官更加深邃清晰,那雙黝黑的眼睛明亮的驚人。

司然眨眨眼,頭頂上方的燈光有些晃眼。下顎被溫熱的手指給擒住,司然被迫的抬起頭,承受著司晏火熱的吻。

這次的吻不似先前那麼激烈瘋狂,反而溫柔無比,舌尖溫柔仔細的描繪著司然的唇瓣,一寸一寸宛如刻畫般細致。

粗重的呼吸在空氣中緩緩漾開,房間裡的溫度慢慢上升。

地上的衣服淩亂的散著,大紅的被子映襯著兩具相貼的身體。

司晏輕喘著粗氣,火熱的氣息全數噴灑在司然臉上,每一下都宛如燙在他的心尖上,睫毛隨著呼吸而顫動。

司然半眯著眼,纖長的睫毛遮擋不住眼中的瑩瑩水光,那是生理的水汽。

司晏望著身下的哥哥,那白皙的肌膚被大紅的被子映襯的有種強烈的視覺衝擊。

之後。是一整夜的交響曲鳴奏。

這一晚兄弟倆都觸碰了禁忌,這一下誰都沒有了退路。

……

早上司然是在司晏的臂彎中醒過來的,睜眼的那一刹那,昨晚的記憶全數想了起來,周身的酸痛也伴隨著記憶而浮現。

司然淡淡的呻[yín]一聲,隻覺腰身仿佛不是自己的那般,酸痛到麻木。

一雙溫熱的手伸到被子裡來,帶著繭子的手指指腹輕輕的覆在司然的腰側,開始不輕不重的按摩起來,緩解了那抹酸痛。

司晏湊過頭,用暖暖的唇瓣輕蹭司然的眼簾,癢酥酥的:“哥哥睡得好嗎?”

才睡醒的聲線慵懶而低沉,性感十足。司晏雙手輕輕的按摩著司然的腰,片刻之後,手指開始不安分的往上遊移。

才經過事後的身體還十分的敏[gǎn],司然顫唞一下,立馬攥住那作亂的手臂:“你想做什麼。”

出口的聲音極其沙啞乾澀,仿佛嗓子被粗糙的東西磨損了一次般難聽。

司然皺起眉頭,顯然不滿意自己這麼難聽的聲音。他想了想,捏住弟弟手臂上的肉,命令般的說:“去給我弄杯水來。”

“好。”無條件的寵溺,司晏從床上爬起,露出精壯赤摞我身軀。蜜色的肌膚上滿是星星點點的痕跡,曖昧縱橫。

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司晏就這麼光著身體走出了房門。

房間裡又隻剩下司然一個人,他躺在床上咬咬牙,他太小看了弟弟。以為弟弟還小所以不會做多久,哪知道……

司然強忍著酸澀支起身子看向床邊,那到處散落的套套讓他忍不住咂舌。

他們到底用了多少啊!!!

上午的時候兩人都沒課好好的在家休息了一會兒司然主要是負責調養身體,而司晏主要是伺候他哥。

對於一頭長久餓慣了的狼突然如願以償了,司晏冷硬的眉目之間縈繞著一股喜悅,渾身的冷漠消散了不少。

司晏抱著司然,懷中人熟悉的味道讓他目露癡迷。

這人終於是他的了……

誰也搶不走,誰也彆想搶走……

是我的……

我的。

下午的課程本來司晏是想翹掉的,但是卻被司然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這才開學多久阿就翹課,這會給導師留下很不好的印象的,就算是翹課也得是過一段時間啊。

他們本來就在外麵住,這已經是違反了規定,如果再不好好表現一下,一定會很慘。

司晏被罵了一頓乖巧了,乖乖的跟著他哥出了這個溫馨的小窩,然後乖乖的目送他哥去自己的院校。

望著他哥離開的身影,司晏又一次在心中後悔,怎麼先前他不和哥哥一個係啊!!

司晏站在原地發了下呆,然後轉身往自己的院校走去。他麵容俊美冷漠,渾身氣質卓越。旁邊有好多女生都悄悄的打量這個冷酷的帥哥,誰也不知道外表冷漠氣質卓越的帥哥,心裡想的是晚上應該煮什麼飯給他哥哥補身體。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