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3 頁(1 / 2)

加入書籤

的銳利。

和如今的那些奶油小生相的明星不同,莫華男人味道十足。司然愣了愣,似乎有些明白為什麼這個男人會這麼受歡迎的原因了。

沒有其他人在場的包廂,莫華整個人顯得十分的隨意,他端起咖啡啜了一口,然後眉頭皺了皺:“太難喝了。”

司然慢慢的飲著紅茶,淡淡的紅茶香氣縈繞鼻翼,讓他身心都舒爽不少。他恍若未聞般將杯子放在桌子上,陶瓷的杯底和玻璃的桌子相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現在你可以說了。”

他的時間有限,要是等下弟弟下課沒有看到他的人,一定會打電話來找的。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他們的談話還是早點開始在點結束吧。

莫華也不繞圈子了,直接進入主題:“想必你知道我來找你的原因,說實話我當時隻看過你的照片。那時候你的形象還有你在照片中的那種氣質都讓我覺得你是我MV裡麵的那人,本來我想如果你是普通人恐怕還容易點。沒想到等徐建那個白癡回來後卻帶來了你的拒絕。

熟悉我莫華的人都知道我的脾性,我是那種看上了就必須要得到的霸道性子。我所有的歌曲都是我自己製作的,所以每次MV主角的人選都是由我敲定。最先吸引我的就是你這種乾淨的氣質,但是現在我覺得我的MV主角非你莫屬了。”

說完他認真的看向司然,棕色的銳利眼睛帶著專注:“來我的MV吧,我需要你。”

124我會等你來

司然慢條斯理的端起杯子輕吹口氣,嫋嫋的白色煙霧被吹散然後又瞬間聚攏,朦朧的霧氣氤氳了司然的目光,那雙凝黑的眼睛在朦朦朧朧的霧氣中看不真切。

纖長的睫毛輕輕顫唞了下,隨後他動作優雅的放下杯子:“……你說完了?”

“說完了。”莫華愣了愣,沒有想到自己難得說了那麼多話這個人竟然是這樣的反應。斂下眼中的趣意,他追問道:“你的意向如何?”

“我的回答想必你的經紀人已經知道了。”司然抬起眼,黑色的眼眸沉靜似水:“我還是那句話,我拒絕。”

“哦?”莫華銳利的眉峰向上一挑,他放鬆身子緩緩靠向後方,修長的雙腿架起來,手指交疊隨意的放在大腿間:“給我個理由。”

司然淡淡道:“我的理由從來就沒有變過。”

銳利的目光望著對麵少年沉靜的麵容,莫華莫名的升起一股煩躁。修長如玉般瑩潤的手指在西裝內側的口袋掏了掏,拿出一包煙,然後抽出一根銜在嘴裡,點燃。

莫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濃濃的煙霧自薄唇裡吐出,隨朦朧的煙霧縈繞整個眉宇之間,慢慢的暈染開來。修長的手指夾住香煙,一股白色的煙霧嫋嫋的升起然後緩緩的散開在空氣中,另一隻手則把玩著精致小巧的打火機。

漸漸的包廂裡開始彌漫著煙草的味道,不濃鬱也不刺鼻。

司家的人很少抽煙,就算是經常忙碌於工作的司鑫也是極其煩躁的時候才偶爾抽上幾隻。因為司家老爺子是上過戰場殺過敵人的,在他老人家心目中,香煙就等於鴉片一樣害人,所以嚴禁司家的子孫抽煙。

司晏和司然是在沒有香煙的味道下長大的,就算司鑫要抽煙也是在外麵抽,在家裡他是絕對不會碰這樣東西的。

前世司然不會抽煙,在他印象中司晏也極少的抽煙。香煙的味道對於司然來說,很難聞,所以在看到莫華抽煙的時候,他的眉頭微微的蹙起了。

這個小動作沒有瞞過莫華,見狀他的眼中似有什麼一閃而過。旋即將手指夾著的香煙摁進煙灰缸裡熄滅,煙霧頓時戛然止住。

有時候一個人的習慣代表了一個人的品質,看著熄滅的香煙,司然的眉頭漸漸鬆展開,望著莫華的目光也沒有了一開始的警惕。

將對方的不適應放在心上的人,都不算是壞人。這個男人雖然霸道桀驁不羈,但卻有一顆細致的心。

司然的變化當然沒有被莫華放過,他嘴唇微不可察的輕勾手指繼續把玩著打火機,說道:“徐建說過你隻想做個普通人,你不想進那個肮臟的娛樂圈,對吧。”

司然點頭,這是他的理由,也是他從未改變過的想法。

莫華道:“我知道你不需要錢,身為司家的大少爺要什麼沒有,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說著他停頓了下,表情倏然一變,變得嚴肅起來:“你除了司家大少爺的光環外,你還有什麼。說句不好聽的話,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隻不過是司家的。”

銳利的目光一直緊鎖住司然的神情,沒有放過他臉上的一抹不悅。莫華眼睛微微的眯起,高深莫測般的說:“聽說你有個雙胞胎的弟弟,而且不遜於你的優秀。”

司然臉色一冷,先前對這個男人的好印象又消散的乾乾淨淨了:“你說這個乾什麼,我有弟弟與你何乾。”

“彆生氣。”莫華安撫著說:“我隻是就事論事,你想吧,你和你弟弟之間總有一個人會繼承司家。不是你就是你弟弟,但是你想過沒有,如果是你弟弟繼承了司家,那麼到時候你要做什麼?難道在你弟弟手下做事?”

“我和我弟弟感情很好不用你操心。”司然看著他的眼神越來越冷,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男人說對了。

他真的沒有想過以後做什麼,難道像前世那樣隨便找個工作碌碌無為直到死亡?

既然弟弟繼承了司家,那麼他就不準備涉及司家的產業。

他也是個男人,是男人總想要開闊自己的一片天。但是司然知道,自己沒有多大的能力。沒有像弟弟那樣擁有讓人驚歎的商業頭腦,也沒有門手藝。

他的確不知道自己以後乾什麼,這是讓他最茫然的一點。以前他總對自己說等長大了就知道了,等慢慢遇見了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可是現在已經長大,他還是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而現在他最困擾的事情讓這個男人說了出來,不得不說司然的心情有一半是被說中的惱怒。

莫華笑了笑,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所以我現在需要你,你的氣質很適合我的MV我來做你的伯樂,你看怎麼樣。”

“……”

司然沒有說話,莫華也不介意他的沉默,反正結果都一樣,這個人一定會答應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