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64 頁(1 / 2)

加入書籤

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溫柔。

那是他獨有的溫柔……

“晚上想吃什麼?”

“你說,你做的我都喜歡吃。”

……

晚上的時候司晏做了火鍋,在超市買的佐料。司然吃的一嘴的油,最後撐得不行。

司晏最喜歡看到哥哥這種姿態了,因為這會讓他有種成就感。哥哥這樣子是他的功勞,也隻有他一個人可以見到。

吃完飯後兩人在客廳裡看了會兒電視,不過最近的電視劇都比較無聊,看了一會兒司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他將今天和莫華見麵的事情和司晏說了,然後他也將莫華邀請他先試試的事情毫無保留的說了。

司晏聽完後神色不變,黝黑的眼睛一片深邃:“那哥哥是什麼想法?想去嗎?”

“說實話吧有些心動了,他隻是讓我試試而已,也沒有讓我進入娛樂圈。況且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去試一下就當體驗下那些演員的生活。”

“那哥哥想去就去吧,你已經有了答案了。”

這話一落,司然有些驚詫的盯著他:“你不會反對?”

他都已經做好了被弟弟拒絕的準備了,哪知道弟弟竟然同意了,這個場景他根本就沒有預料到。

司晏勾唇笑了笑,眉目噙著溫柔:“就像哥哥你說的那樣,哥哥也是個男人,總會有自己的想法,我不能禁錮你的想法啊,我想要的是和哥哥生活一輩子。所以無論哥哥想去做什麼我都會支持的。”

司然聽完有些激動,鼻頭有些發酸。有這樣一個人無時無刻的想著自己,他真的是太幸福了。

司然猛地抱住弟弟,臉頰貼在他肩窩蹭了蹭,將眼角沁出來的淚花給擦拭掉。眼淚花很快的布料給吸收,浸染了一小塊。

“弟弟,謝謝。”

謝謝你能這麼為我著想,謝謝你這麼的愛我。

如果說前世的苦難隻為了換來今世的你,那麼他此時此刻無比的感激。如果不是因為經曆過死亡,那麼他對於弟弟的感情也不可能這麼快的接受。

人生短短的幾十年,他不想在以後的日子裡後悔。

司然是個很理智的人,從知道弟弟喜歡上自己的掙紮以及動搖,就能看出來。

他經曆了一場感情傷害,打心底深處是不相信任何人的感情了。可是司晏就不一樣了,他是他的雙胞胎弟弟,沒有人比他們更加的親密了。

如果司晏小時候和前世一樣的話,恐怕司然今生也隻能和弟弟錯過。因為他重生了一次,所以他知道弟弟的好,在對待弟弟的時候心態變化了,也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弟弟,改變了他們的關係。

司然現在很感動,抱著弟弟不撒手。他沒有看到的是,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司晏的眼神有多麼的可怕和深沉。垂握在身側的手指緊緊的收緊,修剪漂亮的指甲深深的掐進手心的肉裡,絲絲紅色的血液蔓延開來。

他根本就不想讓哥哥去什麼演藝圈,就算隻是去試試也不行。

司晏從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應該要什麼,應該做什麼。對待哥哥,他更是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沒有任何人比作為雙生子的他更明白看似比較溫和的哥哥其實有自己的想法,他曾經想過讓哥哥永遠的呆在他的視線裡,誰也無法找到,也無法看到。

是不是隻有那樣,自己才不會那麼的焦躁。

可惜司晏知道自己一旦那麼做了,那麼他和哥哥的感情恐怕真的走不長久。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喜歡被人束縛住,司然也不例外。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交際圈。

這些年來司晏一直小心翼翼的控製著司然的交際圈,顯然他很成功。從小到達司然除了吳思言一個好朋友外,其餘的人都沒有進入到哥哥的世界裡。

可是司晏卻知道,他不可能一直這麼做。就算現在還能控製,那麼工作後呢?他還能控製的了嗎?

如果控製不了的話,那麼就大度的讓哥哥做想做的事情吧,至少讓他明白自己可以讓他做想做的事情,這世上再也沒有人比他更愛他的了。

司晏雖然很不情願但是當抱著懷中撲向自己的哥哥時,他狠狠地閉上眼,然後再睜開眼時又恢複了平靜。

就這樣吧,他會慢慢的放鬆一些,不能將哥哥逼得太緊了。

似乎經過了一番理智的掙紮,晚上上床睡覺的時候,司晏卻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他拿出在超市買的套套,撕開一個缺口,對正麵無表情望著他的司然笑道:“看哥哥,這個上麵有倒刺呢,我們今天晚上就用這個吧,想必你會很喜歡的。”

套套上麵的倒刺是用橡膠做的,軟軟的。

司然望著粉紅包裝的套套,沉默了很久才從嘴裡擠出兩個字:“……不行。”

“這個是草莓味的哦,哥哥最喜歡的味道。”司晏邊說邊將套套帶上他已經挺立起來的硬|物,帶著薄薄套子的硬|物在空氣中跳動了兩下。

司然的眼角也隨著那物的跳動而抽[dòng]了兩下,他默默的將先前脫掉的衣服穿上,然後準備裝作什麼也沒用發生過般的睡覺。

可惜司晏能讓他這麼容易的睡覺嗎?顯然不行。

早上的時候司然又是揉著腰肢起床了,地上還隨處丟著幾個套套。

司然捂著酸痛不已的腰杆,狠狠的瞪向正在廁所裡為他擠牙膏的弟弟。果然昨天晚上這個小子是故意那麼說的吧,故意讓他感動的,故意讓他心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