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0 頁(1 / 2)

加入書籤

。他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那如被雷劈般不敢置信的安祁鬱,隨後移開眼,仿佛他們是從來不相識的陌生人一般。

安祁鬱對上司然的目光連忙低垂下頭,垂在身側的手指倏然收緊。他緊咬著牙關,被發絲遮擋住的眼睛此刻瞪得大大的,本是布滿紅血絲的眼球此刻因為震驚和憤恨變得十分恐怖。

他牙槽死死的咬著,舌尖被牙齒咬住,口腔蓓蕾感受到銅鏽的味道,那是血的味道。

疼痛也不能讓他理智回複一點,他此刻滿腦海裡隻充斥著一個想法,這個人怎麼會在這裡!!!

憤恨與嫉妒彌漫著他的內心,難道這個人又準備來和他搶這個機會嗎!

想著這個機會都是他陪著一個死胖子睡過後得來的,那死胖子用豬一樣嘴巴親吻他的感覺仿佛還殘留在他身上,惡心的他想吐。

但是他不後悔,他要變強,對於沒錢沒勢的他隻能進這個圈子。一旦爬了上去,到時候他就不是韓宇的附屬品,而是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他身邊的人。

讓那些人一看就會說,瞧,他們兩個的身份多麼的般配。

134一回來就這樣

安祁鬱想站在韓宇身邊想的快發瘋了,為了讓自己有能力,他不惜用儘一切手段。前世他知道一些小道消息,利用這些消息他好不容易換來了這個機會。

可是司然呢,他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就可以輕易的得到這些機會。

安祁鬱眼鏡都瞪的發疼了,他永遠都不會忘記剛才那一幕。司然穿著光鮮的走在莫華身邊,那姿態比自己高貴了不知道多少。

仿佛自己就是一個小醜,而他就是高高在上看戲的人。

安祁鬱不甘心,憑什麼他就可以這麼輕易的得到這些東西。

——那是莫華啊!!

天王般的存在,隻要讓他在媒體說一句話,那麼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安祁鬱也曾經想過接近莫華,可是看到他那種高傲冷漠的姿態就產生了怯意,而現在司然做到了,他接近了莫華。

明明他已經有那麼多東西了,有疼愛他的家人,不缺吃不缺穿。想必司然從來無法理解一個對於紅燈區的小孩,那是多麼奢侈的東西。而他安祁鬱呢,有什麼?

他沒有很好的家室,也沒有疼愛他的父母。他從小是父親不詳的孩子,紅燈區裡不缺少這樣的孩子。他的親生父母不愛他,撫養他到這麼大已經是很仁慈的了。他無論這輩子還是上輩子唯一想要的人就是韓宇,他想站在他身邊,想要光明正大的以一個光鮮的身份。

而不是以一個父親不詳,妓女生的孩子這麼肮臟的身份,安祁鬱不喜愛學習,就算上了名流大學又怎麼樣,就算穿著光鮮又怎麼樣。

他沒有底氣,也沒有背景,現在唯一能依靠的隻是韓宇而已。安祁鬱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這樣下去會惹的韓宇厭煩,一個無所用隻能依賴彆人的人怎麼能讓人喜歡起來呢。

彆人的人怎能讓人喜歡起來呢。

安祁鬱沒有任何出路,他唯一靠的就是這張還看得過去的臉。

為了能站在韓宇身邊,他會用儘一切手段。這時候他無比感謝前世的記憶,因為能讓他便利很多東西,比如說消息。

他前世和韓宇在一起的時候,出席過幾次宴會,也認識幾個設計娛樂圈產業的人。

很方便的作弊器不是嗎?看他隻要守在他們經常出沒的地方,來個偶遇就可以引起他們的注意力。

隻是想進入圈子的小要求而已,這對這些人來說並不難,反而十分的簡單,一句話而已。

安祁鬱得到了這個機會,也順利的成為了這一屆的新生。就算其他的新生討厭他又如何,針對他又如何,嫌他臟又如何。這個圈子本來就很臟亂,隻要你有能力,無論你用什麼手段爬上去的才是勝利者。

安祁鬱的眼神隱藏在陰影中,他憤恨的想著,就算你比我幸運又如何,勝者是誰還不知道呢。

托前世被司晏狠狠虐死的福,安祁鬱雖然不敢明目張膽的針對司然,但是做些小動作他還是願意的。

而安祁鬱此刻的想法司然根本就不知道,他坐在莫華的車上,聽著車裡放的流暢悅耳的音樂,心神逐漸放鬆。

莫華扭頭看到少年如此放鬆的樣子,輕笑了一下:“很累吧。”

“嗯。”司然懶懶的縮在座位上,明明什麼都沒有做,但是卻比跑了馬拉鬆的人還要身心疲憊一些。

果然演戲或者是看戲都是一樣很費心神的。

司然在想一件事,前世的時候安齊都根本沒有進入娛樂圈,而這世他卻進了,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因為他的重生而接著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嗎?

想起性格變得很奇怪的韓宇以及前世沒有接觸過的莫華,司然心裡暗道,看來命運的軌跡已經變動了。

徐建一直沉默的開著車,偶爾從後視鏡上看他們一眼。

經過一下午的發現,他認真的得出了一個結論。隻要在那個少年麵前,莫華的話要多很多,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將司然送到了小區門口,莫華開了車窗問道:“真的不用我送你上去嗎?”

“不用了,我又不是女生需要送什麼送,今天真是麻煩你了。”

莫華毫不客氣的說:“嗯,知道麻煩就好,十八號那天就看你的變現了。”

司然和徐建嘴角齊齊一抽,你倒是客氣一下啊。

莫華他們一直目送司然上樓,他扭過頭看向沉默不說話的徐建:“你怎麼突然這麼安靜了。”

以前總是在耳邊嘮嘮叨叨的,現在少了這煩人的聲音他突然有些不習慣了。

徐建木著臉回答:“我在想莫華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你不應該這麼溫柔啊。”

莫華臉色變了變,嘴唇動了動,最後擠出一句話:“……我謝謝你啊。”

“不客氣。”

莫華:“……”

……

回到家裡,司晏還沒有回來。司然換上鞋子,將鑰匙隨意的丟在玄關的鞋架上,直接走進去打開了空調。

他坐在沙發上想了想,將手機又重新的放了回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