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3 頁(1 / 2)

加入書籤

然眼睛瞪得渾圓,黑色的瞳孔亮的驚人,宛如燃燒著一團小小的火焰:“為什麼這麼做?是我叫你收拾屋子的時候做的嗎?你到底做了什麼。”

司晏目光幽深,濃密的睫毛落下了一片淡淡的陰影。緩慢,低沉的聲線才緩緩的在空氣裡漾開,傳入司然的耳膜。

“我想和你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得到他們的祝福。”

望著哥哥驚愣瞪大眼的樣子,司晏認真而鄭重的又重複了一遍,一字一句咬字清晰:“我想和你被家人祝福,不想看到你每天因為擔憂而輾轉反側。”

哥哥心底的害怕他不是不知道,而是看在眼裡不說。

從哥哥接受自己這麼些年來,心底一直有個隱患,仿佛是一個毒瘤一般。你不注意時沒有任何感覺,但是卻無時無刻不提醒著你他的存在。

而那個毒瘤卻是來自於家人。

司然眼睛瞪大:“你怎麼會知道……”我會睡不著覺。

明明每次弟弟都睡得十分香甜的,難道當時他也沒有睡著嗎?

看著弟弟點頭,司然得到了確定,他嘴唇動了動,內心五味雜陳,什麼滋味都有。

想說什麼,眼角餘光瞥到了趙倩和楊玉過來了,又連忙的閉上了嘴,小聲的說了一句,“回家再找你算賬。”

很凶惡的一句話,但是司晏卻絲毫不怕,反倒是眼中竄上了濃濃的笑意:“好。”

趙倩不知道對楊玉說了什麼,才讓她沒有賭氣的離開。不過就算勸住了,小姑娘的臉色也不太好,她不是沒有感受到對方對自己的不在意,更何況那個高一點的男生冰冷的眼神讓她感覺到可怕。

可惜趙倩阿姨說話太讓人拒絕不了了,又是爸爸生意上接觸的人,楊玉也不能將大家鬨的太難堪,隻能不情願的走過來。

趙倩臉色沒有了之前那麼難看,頂著大太陽,額頭沁出了一層密密的汗。她眯起眼看著頭頂的太陽,又看著不遠處籠罩在火爐裡的遊樂場,從遠處看過去,地皮表麵仿佛都冒著熱氣。

她本來就就是最怕熱的,如果可以這個天她寧願呆在家裡吹冷氣。可是要她就這麼放棄,那也是不可能的。

趙倩咬咬牙,豁出去的樣子:“走,咱們進去玩!”

司然怕熱遺傳了趙倩,他看到熱騰騰的遊樂場心裡就打起了退堂鼓。不動神色的瞄了眼楊玉,見她也是一副極其不情願的樣子才勉強的安慰了一些。

強扭的瓜不甜,可惜趙倩到現在都還沒有領悟過來。

司晏沒有司然那麼怕熱,他暑假的時候經常被雷展訓練,已經練出來抗熱了。怕哥哥會熱暈,司晏一進去就打量著四周,找尋一個可以乘涼的地方。

可惜趙倩是鐵了心想撮合司然和楊玉,拉著他們直接往摩天輪那裡一站,氣勢十足的說:“你們兩個上去坐一輪下來,培養培養感情。”

司然直接就是皺眉了,楊玉也皺起眉頭,這麼熱的天去坐摩天輪,這不是明擺著折騰人嘛。

可是楊玉的目光瞄了眼司然又移不開眼了,光線下少年的肌膚白若透明,皮膚細膩得讓她這個女生都驚歎,毛孔細不可見,細小的絨毛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鼻尖上冒著點點的汗珠,襯得少年五官精致中帶著可愛,凝黑的眼睛黑得不見底,在這炎熱的天氣中帶業一絲清涼的感覺。

真是個漂亮的男孩,楊玉實在是喜歡這樣類型的男生,心裡又打起了小九九。

眼珠剛轉動一下,餘光就瞥到了一旁看著她的冷漠高大少年,那雙眼深邃而冰冷,目光泛著絲絲冷意。楊玉心裡打了個突,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個高大的少年和司然的五官長得一模一樣,隻不過要比他棱角分明了點,氣質也不同,所以遮蓋住了他們倆相像的地方。

“你們是雙胞胎嗎?”猶豫了片刻,楊玉最後還是問出聲來。

兄弟兩一個冷眼,一個冷淡,壓根不想搭理楊玉。最後還是趙倩搭了話,笑著說:“對,他們是雙胞胎兄弟,是親兄弟哦。”

司然神色淡淡的垂下眼,濃密的睫毛蓋住眼中的情緒。心裡有了猜想,現在聽到趙倩強調親兄弟三個字,這讓他有些尷尬和無措。

司晏捏了捏哥哥的手掌,感受到手指被回握住,唇角上揚起一個弧度。

楊玉有了趙倩的搭話,沒有那麼尷尬了,至於趙倩提議去從摩天輪,最後還是作罷。就像他們心裡想的一樣,這麼熱的天去做摩天輪完全就跟蒸桑拿一樣,折磨自己。

最後他們隻是在遊樂場的一家餐廳裡落座,喝著冷飲。

外麵有好幾個不怕熱的人在玩遊樂設施,明晃晃的太陽晃的他們刺眼。

司然看了一會兒就不看了,將視線從落地窗移開。

這家餐廳很大,有兩層。一樓是讓人吃飯的,二樓則是小孩子們玩耍的地方。玩耍累了後就在二樓玩一玩,讓家長也輕鬆一下。

因為天熱的原因,人不是很多,偌大餐廳安安靜靜,隻能聽見抒情悅耳的音樂聲流暢的傾瀉整個餐廳。

幾人都沒怎麼說話,一時之間後氣氛有些尷尬。

楊玉到是想找話題,可是看到對麵神情冷淡的少年,到了嘴邊的話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趙倩到是看出了什麼,熱情的和楊玉說話,緩解了那份沉默的尷尬:“楊玉啊,你在哪裡上學啊?是上大學嗎?”

有了人搭話楊玉鬆了口氣,立馬回道:“我在B大上課,才轉學過來的。因為以前都在外地,所以才剛回到這個城市。”

此話一落,趙倩立馬欣喜的接下口:“真的,和我們家小然和小晏一個學校的呢,到時候你們可以一起玩玩啊。”

“真的嗎!!”楊玉顯然也十分開心,能和司然做同學。她一掃先前的不悅,笑眯眯的問:“你是在哪個係的?我是工商管理,你呢?”

“語言。”司然淡淡的說,端起冰涼的飲料喝了一口。

楊玉已經差不多明白這個男孩的性格了,也不介意,心裡還挺滿意的,至少以後如果真的交往了,他不會隨便的亂和彆的女人玩曖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