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4 頁(1 / 2)

加入書籤

關,就連司老爺子如果知道了那種後果他也不願去想,也不願承受。

那是他承受不起的後果。

可惜不透露的話哥哥會一直不安下去,這讓司晏也覺得是種煎熬。正在他一籌莫展時,司然打來了電話,說趙倩要過去找他們。

當時司晏就知道,他的契機來了,作為家人唯一的突破口隻有性格柔軟的趙倩了。

趙倩性子很柔軟,她是標準的南方女子,有著水鄉女人的溫柔。可是她又是一個堅強的,這麼多年了,能為了工作堅持的到處走動,長途跋涉隻為了拍攝一張最好的照片。

她的性子或剛或柔,但是她卻是女人。女人最大的弱點就是丈夫和兒子,而作為兒子的他們也是趙倩的弱點之一。

沒有任何一個母親能看到自己的兒子不幸福,但也沒有任何的母親能接受自己的兩個兒子相愛。

司晏這個賭很冒險,如果趙倩知道了他們的感情衝動的挑明說出來,那麼給他們的打擊是致命的。

此時此刻司晏無比感謝趙倩的柔軟,因為她的柔軟不想看到兩個兒子錯誤下去,她隱忍了,為了自己兒子的聲譽,也為了兒子的未來。她說了,兒子這一生就完了,作為一個母親她隱忍了不說,隻是用著行動想要將兩個兒子從那泥潭中拉扯出來。

望著趙倩柔和的側臉,司晏動了動嘴唇:“您知道了?”

趙倩猛地回過頭,眼睛瞪得大大的,眼圈發紅:“知道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尖銳的聲音刺破人耳膜,司晏眉頭也不皺一下,淡淡的看著開始失控的母親:“你看到了我放在抽屜裡的照片對嗎?那張我和哥哥親吻的照片。”

趙倩臉色刷的一下慘白,柔和的燈光下白若紙般。她顫唞著嘴唇,眼眶的淚水打轉,身體也跟著輕輕顫唞起來,盈盈不弱的樣子惹人疼惜。

就算她已經步入了中年,但是那份屬於水鄉女子獨有的溫婉美麗讓這個婦人這一時刻也如此的美麗。

司晏是故意挑破的,從趙倩看到他和哥哥的照片後的樣子,再到今天的舉動,都讓司晏覺得自己賭對了。

趙倩為了孩子們的聲譽和未來,選擇了隱忍,誰也沒說就這麼壓抑在心中。

作為母親她是偉大的,因為她愛護自己的孩子,但是作為一個母親,她也是絕望的。

趙倩紅著眼:“……為什麼,他是你哥哥啊!!”

司晏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反而問道:“您知道真想後為什麼沒有挑明,為什麼隻給哥哥安排相親。”

是啊,為什麼兩個孩子中,她隻為了司然安排了相親。

“嗚……”趙倩捂住嘴巴,哽咽了一下,睫毛輕眨,一滴滾燙的淚水落了下來,摔在手背上,濺開一朵水花。

140哭花了

耳邊嗚嗚的哭聲壓抑的響起,趙倩抹了淡妝的容顏被淚水糊花,落下一行清淚的痕跡。

司晏沉默不語的低垂著眼,濃密卷長的睫毛落下了一層淡淡的剪影。燈影之下,他的五官深邃而清晰。

半響,他伸出手抽出一張紙巾遞了過去,卻被趙倩“啪”的一聲打開:“我不要你的東西,除非你答應我和你哥哥分開!!”

“您彆強人所難好嗎?您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離開哥哥就等於我的生命也讓您一並拿走,您忍心嗎?”淡淡的聲音訴說著殘忍的話語,司晏一字一句淡淡的道。

趙倩眼眶的淚水不停的打轉,最後落下,被淚水沁濕的眼睛布滿了絕望:“你們難道沒有想過這是一條怎樣的不歸路嗎。”

司晏抬起眼,眸色深邃,卻是帶著堅定與不悔:“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就算是不歸路,就算是地獄,隻要有哥哥在我就無怨無悔。”

趙倩坐在對麵將司晏的神情儘數的收入眼底,沒有錯過他眼中的溫柔,頓時隻覺一股絕望和悲戚。

她的兩個兒子,那麼優秀的兒子竟然踏上了這條不歸的路程。

喉嚨裡擠出一聲嗚咽的聲音,宛如母獸一般的哀鳴,痛苦而悲戚。

“你有想過我和你爸爸嗎,我們怎麼辦,你們未來怎麼辦。”趙倩眨眨淚眼模糊的眼,雙手急切的抓住司晏的手,急促而有帶著一絲希翼的說:“兒子,你聽媽媽的好嗎,你從小就沒有聽過我一次的話,隻有這一次你聽我的好嗎。我不管你喜歡什麼人,不論是男女都可以,隻要那個人不是你哥哥就行。聽我這一次好嗎,好嗎。”

司晏回望著趙倩希翼的目光,在她崩潰的情緒下淡然的抽出了手:“如果你是我的母親,請不要說這樣的話。我愛哥哥,不是因為他是男的,而是因為他恰巧是男的。我並不是天生的愛男人,隻不過我恰好愛上的隻是自己的親生哥哥而已。媽,我叫你一聲媽,您能理解我的感受對吧。”

“我不理解!!我不想理解。”趙倩睜著赤紅的眼睛厲聲吼出:“我隻知道你們兩個是兄弟,親生兄弟,你們未來的日子隻能在彆人的鄙夷和怒罵中過日子!!”

望著歇斯底裡的母親,司晏狠狠的閉上眼,掩蓋住快要流露出的痛苦。他忍受不住痛苦的吼出,聲嘶力竭:“難道你忍心讓我死嗎!!!”

聲音戛然截止,趙倩似乎愣住了,赤紅的眼睛布滿了迷茫。她呢喃般的重複了一遍:“死?”

司晏喉嚨滾動一下,嘶啞著聲音沉聲道:“是的,離開了哥哥我隻有死路一條。和哥哥在一起的未來是否痛苦還是幸福我都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離開了哥哥我一生都隻能活在痛苦之中,如果這樣還不如結束這生不如死的生活。”

那雙深邃沉黑的眼睛逐漸的變紅,痛苦布滿了整個眼睛。

“房間裡的照片是母親拿走的吧。”乾澀的嗓音低低的漾開,司晏垂下眼,目光看著麵前的抽紙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