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5 頁(1 / 2)

加入書籤

晏站起身撿起小孩先前丟了的球球,然後抱走他將球球遞給他:“乖,去那邊玩哈。”

小孩抱著球顛顛的邁著小短腿離開了,離開時奶聲奶氣的道了聲謝謝。

司晏神色不變,走到趙倩麵前,啞著聲音道:“抱歉。”

他知道趙倩在想些什麼,可惜他這一輩子都會讓母親遺憾了。

良久——趙倩才開口說道,聲線嘶啞卻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司晏沒有說話,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趙倩深深的吸口氣,站起身,臉上還殘留著幾行淚痕:“我知道了,讓我好好想一想好嗎。”

司晏點點頭,這需要時間來接受的。趙倩這樣的做法已經讓他很欣喜了,至少她沒有強行的拆散自己和哥哥。

趙倩起身到了廁所裡補了個妝,她不能讓楊玉看出來什麼,至少兩個兒子之間的事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

趙倩從廁所裡出來後,雖然很憔悴眼圈有些發紅,但總體來說已經好太多了。

他們兩個依次的下了樓,下麵的司然已經很不耐煩了,飲料也已經喝完。楊玉正在旁邊興高采烈的說著,如果不是熟悉司然的人,準會看不到他眉宇間的煩躁。

“哥哥,你們在聊些什麼。”

司然抬起頭一見到司晏,眉宇之間的不耐煩頓時消散,眼睛點亮了一瞬:“你來了。”

他看了看麵色蒼白的趙倩,又將目光放在弟弟身上,小聲的抱怨道:“你們去哪裡了,我等了好久呢。”

要不是因為放下楊玉小姑娘一個人在這裡不禮貌,他早就上去看一看他們了。而且讓司然很不安的是,趙倩好像發現了什麼。

司然望趙倩方向看去,卻發現她的眼圈有些紅,好像哭過一般。疑惑的眼睛掃向弟弟,得到他的搖頭,這才放棄了追問。

下麵的時間不知怎麼的,先前還對楊玉的熱情的趙倩冷淡了不少。問幾句話也是不冷不熱的應聲,這讓司然心裡更加忐忑也更加不安。

楊玉仿佛也察覺到了趙倩的壞心情,識相先行離開。不過她對司然抱有好感,臨走的時候還不停的招呼他回到學校聯係他呢。

如果是在談話之前,趙倩恐怕會覺得欣喜。而現在趙倩隻覺得十分的悲哀,多好一個小姑娘,可惜不能成為自己的媳婦。

一想到這些糟心的事情,趙倩也沒有了遊玩的心情。加上天氣很熱,趙倩也早早的打道回府。

她得回去好好想想,這一切的事情太亂了,她根本理不清頭緒。

趙倩心裡對兩個兒子都很失望,這麼熱的天直接將他們丟在遊樂場,自己坐著專車回到了司家。

司家——司鑫已經回來,正在書房裡整理文件。趙倩換了鞋子和衣服,敲響了書房的門。

司鑫從文件裡抬起頭,一向麵無表情的眉目在看到趙倩時柔和了下來。他放下握著筆的手,將蹉跎的小妻子拉到懷中:“怎麼了?”

趙倩心裡有些不安,她想告訴丈夫兩個孩子之間的事情。可是話到嘴邊,看到司鑫淩厲的眉宇又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如果告訴了司鑫恐怕那兩個孩子都會被迫分開吧。

——難道您忍心讓我死嗎!

那孩子的話語不斷的在腦海中播放,字字誅心。

趙倩閉上眼,睫毛在眼瞼下方落下了一層陰影,襯得她臉色無比的蒼白。

司鑫看得有些心疼,將妻子手攬得更緊了些:“如果出了什麼事情,和我說一說吧。”

趙倩搖搖頭,將臉頰埋入丈夫的懷抱。薄薄的衣衫布料很好的吸收了她眼角的淚水,沁濕了一小片。

她不能說,說了兩個孩子就毀了。如同司晏所說的那樣,她的心不夠狠,她的弱點是丈夫和孩子。

她不能毀掉兩個孩子,隻有想點其他辦法。

司鑫感受到胸膛一片涼意,目光微動,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最後什麼也沒說,隻是抱著趙倩的手緊了緊。

不管發生了什麼,他會在她的身邊。

……

晚上的時候趙倩接到了司然的電話,一接通,對麵傳來了急促的呼吸聲。

趙倩也不說話,目光看著手上的書本,但是卻很久也沒有翻一頁了。書本的封麵很漂亮,標誌著精致的字體《同性戀是種病嗎?》過了良久,電話對麵響起了司然猶豫而低啞的聲音:“媽……”

趙倩一瞬間眼圈就紅了,司然很少叫自己媽,一般都是叫媽咪。這一聲媽包含無奈和痛苦,這讓作為母親的趙倩內心煎熬無比。

“媽,你知道了對吧。”

趙倩喉嚨哽咽了一聲,立馬傳到了司然的耳中。

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似乎想到了前世他出櫃時趙倩也是這樣冷淡的態度,而這一世沒想到他竟然還要麵對。

身子被擁入一個溫暖結實的懷抱,熟悉的味道縈繞鼻翼,低沉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傾瀉而下,如同這雙手臂般堅定。

“有我在,彆怕。”

司然回過頭看著司晏笑了下,點點頭:“恩。”

他對著手機重新喚了聲:“媽,我知道這是個很艱難的要求,但是作為兒子我懇求您,成全我們吧。”

電話聽筒裡隱隱約約傳來幾聲輕不可聞的哭泣聲,司然手指頓了頓,也跟著哽咽了下:“媽,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好兒子。”

良久,才傳來趙倩聲音:“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