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77 頁(1 / 2)

加入書籤

的陰霾迸發而出。

他雙手桎梏住司然的肩膀,手背的青筋四起,手指因人用力而泛白。他死死的抓住司然,大力的勁道差點沒將司然的肩膀捏碎。

“聽著哥哥,我不同意,你要是敢有這樣的主意我就將你鎖在身邊。管他什麼母親什麼言論的,我在乎的隻是你一個人而已。”

144我會等你

見弟弟眼都開始發紅了,神情也越來越暴戾瘋狂,司然心一動,主動的抱住弟弟。

猛地被這樣抱住司晏怔愣了一下,先前瘋狂的神色全數的消散。他將頭依靠在哥哥的肩膀上,蹭了蹭難得撒嬌般的說:“我不要離開你。”

司然又何嘗想離開弟弟呢,可是沒有辦法,他們麵臨家長這一關太弱小了。

拍了拍弟弟寬闊的肩膀:“你聽我說,我們先分開。”瞧見弟弟開始掙紮的樣子,司然抱緊了一些:“先彆激動,你難道不相信我對你的感情嗎。”

這句話果然讓司晏順從下來,他看著比自己矮點的哥哥,有些驚慌又有些失措:“哥哥你怎麼會這麼說呢,我沒有……”

“好了,如果你真的相信我對你的感情,那麼三年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司然打斷他,他們現在太年輕,從趙倩的語氣中不難聽出她以為他們兩個隻是青春期的衝動。

司然將弟弟的身體扶直,嚴肅而認真的道:“聽著小晏,我們現在太年輕了,如果媽咪他們真的要分散我們的話很輕而易舉。然後現在她沒有,反而讓我們分開三年,你難道不相信我嗎?”

司晏也恢複了平靜,他深深的凝望著自己深受的哥哥:“我相信你,但是我不想和你分開那麼久。”

“那不就對了。”司然安撫的勾了勾唇:“現在科學這麼發達,以後你去了國外就好好努力,爭取變強。想見我的時候,咱們可以視頻通訊啊,那樣也算是見麵啊。況且媽不是想看我們兩個是不是認真的嗎,那我們就證明給她看,我們是真的想要在一起,不是一時衝動,更不是青春期的躁動。”

司晏沉默了,司然知道,他已經成功的說服了弟弟。

司然他們不知道趙倩送司晏出國的時間,但是他們願意用剩餘不少的時間來好好的溫存。

最後出國的時間敲定在十八號,司然剛好去拍MV的那一天。前天晚上司晏狠狠的抱住司然在床上折騰了一晚上,那一晚,低沉的嘶啞充滿了欲念的嗓音不斷在耳邊重複。

“敢忘記我你就等著鎖在家裡吧。”

直到司然睡過去,腦海裡還重複著司晏那一遍遍霸道又凶狠的話。

早上的時候趙倩是來接司晏的,為了怕司晏臨時跑了。她敲響了門,門被打開,站著穿戴整齊的司晏。

望著兩個兒子平靜下的憔悴的神色,趙倩心有不忍。她閉上眼,深吸口氣:“收拾好了?今天下午的飛機,到時候一到那就有人來接應你。”

司晏的表情不是很好,如果不是昨晚司然一次次的安撫他,恐怕他現在看到趙倩就會發怒。

趙倩心裡也不好受,這是他兩個兒子。但為了兒子們的未來,他不得不這麼做。

“你爸爸說了,那邊也有分公司,你到了那邊後不僅要兼顧學業還要接管公司。”頓了頓,趙倩看著兩個兒子,欲言又止。

半響她才緩緩道:“如果你們真的是認真的,那麼證明給我看吧。”

說完她就走出了門,她怕她再看到他們兩個就忍不住哭出來。

“哥哥你真的不送我嗎?”司晏提著行李,看著自己的愛人和哥哥。

司然笑了笑,走上前去幫他整理好衣服的領子。平時整齊著裝的人,今天竟然這麼邋遢。做完這些,他退後一步,看著高大的弟弟,心裡充滿了自豪和不舍。

“我就不去了,如果我去的話就是真正送你離開。我不會送你離開,我隻會等你回來。司晏我相信你,所以不要讓我失望。”

司晏深深的凝視著眼前的人,眼中的毫不掩藏的深情。這樣的優秀的人,他怎能不愛。

他大步跨上前一步,行李袋脫手丟在地止發出悶聲的聲響。司晏一把拽過這個他愛入骨血的人,一手禁錮住他的後腦勺,下一刻火熱的唇吻了下去。

這個吻代表了太多太多的不舍,司然眼瞳稍稍瞪大,旋即放鬆身體承受這個凶猛而灼熱的吻。

良久——司晏才鬆開唇,看著氣息不穩嘴被蹂躪得殷紅的司然,目光專注而深情:“等我回來,恩?”

最後一個字尾音輕輕上調,透著熾烈的情愫。

司然麵帶微笑的拉開他的手,鄭重的點點頭:“恩,我會等你。”

司晏走了……

司然站在空蕩蕩的門口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怔怔的發起了呆,現在天色還早,但作為司家的人還是要去向長輩們告彆,特彆是老爺子那裡。

空曠而寂靜的走廊,鞋子踩在地麵發出的聲響仿佛放大了好幾倍。

司然靜默地站了一會兒,帶著惆悵和失落回到了房子。

他們的小窩還是那麼小,一室一廳,但司然總覺得少了點什麼。牆上的紅字還紅彤彤的掛著,但是掛它的人卻已經不在。

家裡的氛圍太過於安靜,司然走過去打開了電視機。屏幕裡立刻響起了聲音,將這個房子驅散了不少的寂靜。

司然坐在沙發上,仰頭看著天花板,周身縈繞著一股寂寥。

和以前不同,司晏這次是真的離開了,要離開三年。

一想到自己以後身邊再也沒有了嘮嘮叨叨的聲音,也沒有了寬闊的懷抱以及那熟悉的氣息,司然難受的捂著胸膛,臉色開始變得蒼白。

不去想還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如此的舍不得司晏。

在趙倩的眼中恐怕是司晏離不開自己,不然也不會讓司晏離開,而不是讓自己離開。但是她卻想錯了,真正離不開的人是他司然,而不是司晏。

……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