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80 頁(1 / 2)

加入書籤

動,他嘴唇抿成一條直線,黑著臉走到徐建身邊。

徐建老遠的就看他和司然在說些什麼,不過看到莫華陰沉的臉色,他識相的閉嘴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可惜有些人就是不夠識相,明明多少也能感受到氣氛的凝重,偏偏有人湊上前來。韓允兒補好了裝扮,她極力露出最清新的笑容,走到莫華麵前,長長的睫毛微微的垂下,白皙的皮膚染上一層淡淡的薄紅。少女嘴唇紅潤,抿嘴笑的樣子帶著一股甜美的氣息。

“莫華前輩,我有些問題不懂能請教你嗎?”她羞澀的說道,似乎很篤定自己會被莫華另眼相看。

她等著莫華耐心的教她演技,她連接下來說什麼話都準備好了。

可是……,莫華冷冷的斜飛她一眼,看到她如此做作的樣子就覺得厭煩,狹長的眼眸泛著深深的冷意,薄唇輕啟;“滾!”

韓允兒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她完全沒有想到莫華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不應該是看到她就對她耐心嗎?怎麼會這麼的耐煩。

韓允兒漂亮的大眼睛迅速的氤氳開一層薄薄的霧氣,貝齒輕咬住嘴唇,楚楚可憐的樣子惹得在場的不少男工作人員心生憐惜。

啊,大魔王又惹哭了女孩子了!

造孽喲。

雖然韓允兒哭泣的樣子十分惹人憐惜,但是跟著莫華工作的人員似乎都已經見慣了這樣的場麵。隻是有一瞬間的不忍,隨後又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

韓允兒察覺到那些人的目光開始不在她身上,她的表情僵了僵。

這是怎麼回事?這些男人難道不該看到她就來安慰她嗎?她可是被粉絲捧為宅男女神啊,難道不應該來憐惜自己嗎?

司然上了個廁所走出來就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還沒走近,映入視線的就是莫華陰沉的臉色,以及他對麵哭泣的女孩子。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在他上廁所的時間裡發生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了?

司然湊到徐建身邊,那小子正看戲看的起勁,雖然麵癱著臉極為嚴肅的樣子,但是眼中的幸災樂禍泄露了他的真實情緒。

“怎麼回事?”

徐建冷不丁的被嚇了一跳,偏過頭一看是司然鬆了口氣:“你怎麼突然就出現在我身邊啊。”

司然:“我沒有突然出現在你身邊,我有和你打招呼。”

“……”看得極為起勁的某人沉默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司然見徐建沉默,又問了一遍。

徐建道:“也沒什麼事情,隻是在看一個女人的蹩腳的演技而已。真是夠了,怎麼現在的女孩子都這樣,以為出了點小名就認為自己是大明星了,很多人追捧。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資格,偏偏還在這裡顯擺。”

司然聽得一頭霧水:“你確定和我說的是同一件事。”

徐建回望他:“我確定我和你說的是同一件事。”

“……”司然沉默了半秒,又將目光放在了極為醒目的兩人身上。

似乎沒有人來安慰韓允兒的哭聲也漸漸小了下去,看上去極為尷尬的樣子。她旁邊的經紀人看到韓允兒這樣子,趕緊跑上來拿著帕子和水杯遞給他:“允兒,彆哭了。”

韓允兒沒有理她,反而咬著唇瓣眼淚汪汪的看著不動神色的莫華。最後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她不甘心的順從著經紀人給的台階,訕訕的轉身。

司然看到她走到自己的折疊椅子邊,一屁股坐下,麵色陰鬱,憤憤的瞪了她經紀人一眼,奪過她手中的杯子開始喝水。

韓允兒剛哭了這麼久,身體水分都快沒有多少了。

她望著這些無動於衷的工作人員,隻覺得心裡委屈極了。她自出道以來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啊,真是一群不解風情的男人!

“好了,休息夠了沒,開始下一場了。”

一旁的工作人員開始拿著喇叭喊了起來,司然正在上妝,愛德華一邊給他說著他的經曆,逗得司然嗬嗬直笑。

忽然,放在戲服內側口袋有微微震動感,司然用手做了個停止的動作,拿出手機翻開。

是一條簡訊,發件人正是他的弟弟——司晏

——等我回來。

短短的四個字讓司然嘴角的笑容淡了些,司晏應該是上飛機前發的,這時候應該已經在飛機上了。

指尖在按鍵上停頓了片刻,最後默默的將手機收回了兜裡。

他不會說再見,因為他們之間沒有再見。他會在這裡等他回來,等他變強了回來,到時候沒有人能夠在阻擋在他們的感情麵前。

愛德華補妝的動作頓了頓,他發現少年突然間仿佛不一樣起來。他不知道該怎麼用詞,那是他形容不出來的樣子。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先前少年眉目清晰,那縈繞在眉宇之間的陰鬱在此刻消散,渾身散發著堅毅和自信。

司然渾身輕鬆了許多,他笑了起來,仿佛已經遇見到三年後他們兩人相見的場麵。

……

陸井然回到了國內,家裡一片張燈結彩,似乎已經掛上了有一段時間,上麵都有些灰塵。陸井然上頭有個兄長陸博然,比他大了五歲。陸博然和陸井然的命運不一樣,如果說陸井然是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小王子,那麼陸博然就是被重點栽培的繼承人。陸井然自小尊敬自己的大哥,在他眼中大哥就如同父親一樣。小時候父親沒有時間帶他玩,都是兄長帶他,陸井然可以說是被兄長帶大的。

兄長能成親陸井然是十分高興的。他急切的走進離開了幾年的家,房子裡多了不少的新麵孔,見到他都是一副驚訝的樣子。

他衝進客堂,站在堂中央的男人正是他的哥哥陸博然?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