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86 頁(1 / 2)

加入書籤

小紅燈籠或者福字貼在牆上,小小的屋子被裝扮的紅彤彤的,看上去格外的喜慶。

一想到以前的日子,司然目光暗淡了一些。

不知道他還好不好,有沒有瘦。

弟弟……

司晏,司晏……

你還好嗎??

……

157你在對誰笑

握在手中的手機又一次的震動起來,司然拋開突然泛起的憂愁,接通電話。他還以為是王黔來問他地點的,帶著笑意的聲音在聽見對方的聲音後頓住了。

“……小然。”短短的兩個字,小心翼翼透著緊張。

司然的笑容漸漸淡了:“媽。”

趙倩似乎很緊張,說話都帶著拘謹:“小然,要回家來過年嗎?”

兒子這一年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趙倩已經拋開工作留在了家裡。可是兩個兒子一個遠走國外,一個卻不回家,弄得現在整個家裡都冷清的很。

眼見就快過年了,趙倩想到大兒子一個人孤零零在外過年,忍不住打了這個電話。但是電話撥通的那一刹那她又覺得緊張起來,畢竟是自己將兒子們逼工程兵這樣的程度。

司然說:“不了,我工作太多了,到時候應該還在工作吧。”

“雖然工作重要,但是過年你都不回來一次嗎?”

趙倩是知道兒子在做什麼工作的,她每次從電視上看到兒子的身影,以前那個軟軟小小如包子一般的少年已經變得如此優秀了。心裡既自豪,又心酸。

自豪的是這是他兒子,心酸的是身為一個母親竟然沒有見證他的成長。

“你……回來吧兒子。”丟下工作放棄回家這句話到了嘴邊,可是怎麼也說不出來,梗在喉管之間,不上不下。

趙倩知道自己是最沒有資格說這話的,她本身就是一個工作狂,不然也不會不照顧兒子,常年在外。

趙倩不止一次後悔過,如果當初自己不那麼注重工作,而是選擇照顧孩子們。是不是,兩個兒子也不會走上這麼一條不歸路。

她忍不住想,這些年來,她到底錯過了什麼。

急促的呼吸聲在耳邊漾開,司然呼出一團白色的霧氣,很快消散在空氣之中。

司然看著繁華璀璨的街道,凝黑的眸子似有光彩流轉,最後化為堅定,他淺淺的勾起唇角,露出麵對趙倩的第一個笑容:“媽,你彆勸我了,我要等著弟弟一起回家。”

在電話對麵的趙倩沒有看到兒子的笑容,反而覺得心更疼些。她還想說些什麼,兒子就打斷了她的話。

“好了媽不說了,有人來接我了。”

司然看著不遠處黑著臉走過來的人,抬起毛茸茸的手招呼了一下,然後掛斷了電話。

“喲,先彆激動。”

王黔氣的牙癢癢,眼鏡片底下的眼睛充滿了怒火:“你可真悠閒啊,你知道你今天有什麼通告嗎?”

司然心虛的抹了抹鼻子:“我隻是……想買點東西而已。”

“哦?買東西?”王黔眉峰一挑,目光斜飛,薄唇吐出諷刺的話語:“買東西買得可真夠遠的啊,這都隔了幾條街啊。”

“……”司然沉默了,經過這幾個月的接觸,王黔發火的時候最好是彆說話,不然他一定會用工作壓死你的。

看著少年沉默的樣子,王黔呼出一口濁氣,神色緩和了許多:“也真慶幸你的腦子不錯,竟然還知道將臉遮——不然你跑出來準會被媒體又亂報道一下。”

司然沉默了兩秒,弱弱的說:“我能告訴你……其實我隻是覺得風刮在臉上很冷,所以才用圍巾遮住的麼……”

王黔噎了一下,磨著牙槽說:“我高估你的智商真是我的敗筆!”

……

“咚咚咚。”

褐色的門被打開,一個女人踩著高跟鞋渡著步子走了進來。一襲藍色的職業套裙,勾勒出她優美纖細的腰身以及曲線。白皙的雙腿暴露在空氣中,一雙黑色的細長高跟鞋,隨著走路發出清脆的響聲。金色的長發如波浪柔順,這是個十分漂亮的女人。

“BOSS,這是你要的文件。”女人挑逗般的輕笑,迷人的藍色眼皮倒影著眼前男人的身影。衣襟的口子開的很大,隻是稍稍的彎一下腰就能看到肉色軟軟的酥胸。

英俊如刀削般淩厲的輪廓,高挺的鼻梁,一雙深邃的眼睛冰冷而無情,薄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他身材高大但不粗狂,黑色西裝裁剪良好,穿在他身上襯得他身姿挺拔如竹。他正在翻閱文件,聞言眼也不抬,聲音低冷沒有波瀾。

“戴拉,如果你閒的沒有事情做的話,我可以讓人交代一些事情做,我想他們很樂意。”

“嘖,又失敗了。”

戴拉砸吧一下嘴,挑逗的笑容立馬消失不見,她站起身子整理了下自己敞開的衣襟:“BOSS,如果不是知道你有愛的人了,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性冷感。”

沒有哪一個男人在麵對美女的挑逗時還可以這樣沉穩淡定,一般來說隻有兩種男人。一是同性戀,第二個就是性無能。

戴拉惡意的試探透過桌子望向男人的下腹:“BOSS,你老實告訴我一下,你是不是不行啊。”

三年多了,她幾乎沒有看到這個男人找過一個女人或者男人。就算是有了愛人,但是這個人沒有生理需求嗎?

男人麵無表情的掀開眼皮,深邃的眸子冰冷銳利:“戴拉,我看你真是太無聊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