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87 頁(1 / 2)

加入書籤

看著散去的人,王黔走到司然身邊問道:“怎麼樣?你現在準備乾什麼?”

司然想了想,有些疲憊的說:“我想先休息一下倒下時差,明天再到處逛一逛。”

王黔思索了番,這裡不比國內,認識晏然的應該很少,所以放他出去逛一下也沒什麼。

“要我陪你嗎?”

司然搖頭:“彆了,每次和你逛街你都要念叨一大堆。”

王黔訕笑的摸了摸鼻子,他這個人最大的特點不是因為他很能裝範兒,而是他很能用那張精英似的臉來念叨,而且不是念一會兒,而是念叨一路。

曾經司然不知道這些,第一次和他出門逛街。他從東路口一直念叨回家,就為了一個瓷盤怎麼會這麼的貴,而且這麼差的材料。

司然耳朵都聽麻木了,隻能木著回到了家,然後決定再也不和王黔逛街了。

司然的酒店房間是501,行李這些都有酒店人員送到房間,他隻需要打個空手上去就行。

國外的酒店裝修風格和國內的不一樣,他們講究華麗而溫馨。有了資金的張導自然不會委屈手下的員工,都開了一間好的房間,每兩個人住一間。

司然作為吉祥物,有幸的得到了單間的房間,而王黔就沒那麼幸運了,和一個高大的漢子住在一起。

回到房間掩上門,世界一下子就安靜了許多。

司然拿上衣服進入浴室洗了個澡,溫熱的水將身上的疲憊與塵汙洗淨。他套上了居家的衣服,胸口處的衣襟大敞開露出雪白的胸膛。

司然從自己上衣口袋中摸出煙,為自己點燃一根,然後抽上一口。

一般情況下司然不抽煙,但抽煙的時候一般都是十分煩躁了。

房間裡有一麵大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下方的景色。司然走過去站定,眺望著這座城市的高樓大廈,白色的煙霧嫋嫋升起,氤(yin)氳(yun)了他的眉眼。

三年了,三年的時間他終於來到了弟弟所在的城市。

不知道司晏三年來過得怎樣。

“咚咚咚。”

有節奏的敲門聲音打斷了他的陳思,司然呼出一口濁氣,將還有大半的煙摁滅在煙灰缸裡,淡淡的煙草味彌漫著整個房間。

王黔一進來就聞到了空氣中的煙草味,當即皺起眉頭:“你抽煙了?”

司然走到一旁倒了杯水潤潤喉嚨,王黔仔細的看了下他的臉色,小心翼翼試探的問道:“是不是你母親又給你打電話了?”

王黔是除了莫華和徐建以外知道司然背景的人,知道他是司家的大少爺。但他不知道的是為什麼司然好好的司家大少爺不做,偏偏來這麼個地方混。

如果說莫華是為了好玩,那麼司然的行為在王黔看來就是為了工作。說不上多麼喜愛熱愛,隻是將娛樂圈當做一個工作來做。

“你也該回家看看了吧,你母親有好幾次打電話在我的手機上讓我勸你回家。”

王黔對那個漂亮的中年婦女還是有一定好感的,在他看來,趙倩很愛這個兒子。這些年來,每次過年過節,趙倩都會打個電話來讓他回家。可惜司然都拒絕了,而且態度堅定,也不知道在固執些什麼。

“沒有,他沒有打電話過來。”

怎麼可能打電話過來,這已經是第三年的規定時間了,她怎麼可能還打電話過來,明知道今年他們會回家的。

“好了,我想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司然直接下了逐客令,再不讓這個人出去,他又要念叨自己不孝了。

王黔是個孝子,他母親從小就去世了,隻剩下父親一個人含辛茹苦的將他養這麼大。他從小就沒有享受過母愛,也不知道母愛是什麼滋味。曾經還幻想過如果自己有母親的話,是不是在打架後會細心的幫他上藥,會不會輕言細語的安慰他彆哭。

可是這一切都隻是幻想而已,他沒有母親。所以這個已經快二十六的男人對天下間所有的母親都抱有好感,他對司然的行為十分的不接受,這簡直是讓母親傷心的舉動啊。

每次司然打完電話,王黔都要為趙倩憤憤不平半天。

“你又要趕我走!!你知不知道趙倩媽媽有多麼想要你回去啊!”

他當然知道!這三年來他也不好受,每次聽到母親忐忑的讓他回家的聲音,他就心酸。

可是他想和弟弟光明正大的回家,想和弟弟一起回家。他們一起出了司家的大門,那麼也要一起回家,他們是一體的不是嗎?

快了,就快可以回家了。

159我有這麼可怕嗎?

司然閉上眼掩去眼中的疲憊:“行了,彆嘮叨了,快點回去睡覺吧。”

王黔是真看出他很累了,停下嘴裡的念叨,隻是囑咐了一句:“行了,你這麼不耐煩就算了,好好休息吧,我也回去倒時差了。”

他走到房門口,忽然轉過頭,道:“對了忘了告訴你,先前碰到李嬌嬌小姑娘了,她想找我一起去逛街。可是我又覺得逛街很麻煩,所以很爽快的替你答應了,你明天記得要好好陪她啊。”

司然:“……我可真謝謝你啊。”

王黔笑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不用謝,看我多麼的體諒你啊。現在是國外,沒有狗仔隊到處跟著,所以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和姑娘約會了。再這麼下去,恐怕我都會懷疑你是不是男人了。”

司然黑了臉,直接將麵前的門“啪”地一聲摔上。聽著門後傳來的一聲慘叫,頓時心情舒暢了。

欺負人的感覺果然很棒啊!

房間裡又一次安靜下來,柔和的燈光灑滿了整個屋子。

司然走到床邊躺下,然後關上燈,閉上眼睛放穩呼吸。黑暗中,他的嘴唇悄悄的勾起。

終於……

第二天一早,司然下樓吃飯,劇組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起來了。因為是難得的假期,大家都不想把這一天浪費在睡覺上。

司然端著早餐走到他們身邊,剛走進就聽見李嬌嬌一聲驚呼:“王先生你的臉怎麼青了???是被人揍了嗎?”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剛剛讓一桌的人都聽到。頓時數道目光齊刷刷的朝王黔的臉上看過去,隻見他的眼角那處青了一小片。王黔的皮膚偏於白,所以明明是極為小的一塊青痕,卻看起來無比的觸目驚心,也難怪李嬌嬌會大驚小怪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