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1 頁(2 / 2)

加入書籤

他拖長了聲音,轉過對聲音驀然變得冰冷:“我要你將這個人撤銷掉,侮辱我哥哥的人我不會允許他在出現在我哥哥的視線之內,這會臟了我哥哥的眼睛。”

與秦錚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的狀況相比,張導卻是高興極了,他眉梢的喜悅都能讓眾人看的清楚:“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立馬就將換掉他。”

“我當然說的是真的,隻要你能換下他,多少的投資我都給。”司晏簡直生氣極了,這個人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欺負哥哥。想著先前隻是聽到一點的語言,司晏就隻覺怒氣上湧。

好在這些年他成長了許多,知道光生氣是沒有用的。想要一個人生不如死是有很多種方法的,既然這個少年這麼的高傲不可一世,那麼隻需要打碎他的高傲就行。

司晏麵無表情的想著怎樣才能讓這個少年過得無緣淒慘,但是麵色卻是不變的。司然琢磨不到他的心思,也沒勸慰,這個少年的確應該吃點苦頭了。

再說他司然也不是聖母,彆人都諷刺到你頭上了,你還要笑著臉原諒。司然自認為自己不會這麼大度,他沒有不上一腳都算仁慈的人。

秦錚被撤掉,就這麼簡單的撤掉了。有了新的投資人,張導氣勢十足,高昂著頭讓工作人員將他的東西打包:“現在不是你撤資了,是老子炒掉你了!!!”

秦錚自出道以來何時受過這樣的侮辱,他年少心高氣傲,自然是受不得這樣的打擊的。一張漂亮的臉蛋一會兒青,一會兒紫的。

他身邊的經紀人都隻覺丟臉的快要抬不起頭來了,劇組的動靜不算大也不算小,幸虧是在國外,如果是在國內的話,立馬就有狗仔隊捕風捉影的報道一大篇亂七八糟的東西。

感受到路人投擲在他們身上的目光,秦錚站在暖洋洋的太陽底下隻覺得渾身通體發寒,他臉色氣的鐵青極為難看,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很好!!很好,你們給我等著!!”

被人放下話的張導也隻是掏掏耳朵,然後吹了一下指尖的耳屎:“恩,我等著你,你有本事就找你的金主來啊,老子忍了你這麼久了,你還給臉不要臉的,演員有你這樣的素質,咱們演藝圈差不多就要垮台了。”

張導的脾氣一向很差,能讓他忍耐這麼久著實有些憋屈他了。

這個小子不止耍大牌,就連國外時大家都是一起走的。他偏偏認為自己要高人一等,等人都到了一天後才姍姍來遲,連句道歉的話也沒有,一來就冷嘲熱諷情司然,還給他們下馬威。

秦錚氣衝衝的走了,劇組裡隻覺頓時空氣清新了不少。

張導笑眯眯的走到司晏麵前,伸出手:“真是年少有為啊,司然這是你弟弟啊。”

司晏冷冷的盯著麵前的手,沒有任何的動作。那樣的目光盯得張導額頭滑落一滴汗水,隨後訕訕的收回手,麵色有些尷尬。◆思◆兔◆網◆

司然在背後推了他一下,司晏才說:“抱歉,我沒有和彆人握手的習慣。”

這樣一說,張導的臉色好了些。他表示能理解,有錢人嘛,自然有和彆人不同的怪習性。想起司然在圈中如果不是演戲,基本也不讓彆人碰他的樣子,感歎了一下,真不愧是雙生兄弟,連習慣都一樣。

“真是年少有為啊,年少有為……”

他看得出來這個男人很依賴晏然,也不多做打擾,吩咐了司然做好準備半個小時後開拍,然後碎碎念的走了。

司晏目光淩厲變為柔和,他環顧了四周一圈,場景已經布置完畢,隻差給司然換裝和化妝了。

“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見這些呢。”

而且還是哥哥化妝,雖然從照片上看到過,但是他過程沒有參與到。司晏走到司然化妝的地方,旁邊的場務也知道他是新的投資人,態度熱情到不行。搬了張小板凳過來。

“來,您坐。”

司然從化妝鏡上看了一眼,笑著揶揄的說:“你現在可比我要像明星的多,看他們多麼的熱情啊。”

司晏緩和了神情:“哥哥你彆笑話我了,在我眼裡你永遠是最重要的。”

司然不說話,他偏過頭,露出發絲底下通紅的耳根,這讓司晏眼中的笑意更濃了。

王黔站在一旁沉默的看著他們互動,心裡泛起一絲違和感。他在娛樂圈打滾了幾年,看慣了不少的事情,也耳濡目染了些。

看著不遠處男人專注凝視著青年化妝的樣子,那目光專注深情和毫不掩飾的占有欲。

深情!!占有欲。

一個驚人的念頭浮現在王黔的腦海中,他駭然的臉色倏然變白。王黔使勁的甩甩頭,力爭把這樣的念頭甩出腦海中。

取下鼻梁上的眼鏡揉了揉額角,看來昨天的小鋼珠打多了,竟然產生了這樣的幻覺與想法。

化妝師在給司然抹定妝液,司晏在旁邊看得有趣,忍不住脫下西裝外套,挽起袖子露出精裝的手臂:“能讓我來嗎?”

“這個……”化妝師很為難,她求助般的看向張導。哪知道他驅走了最討厭的秦錚心情好的很,現在正在和副導演說都會話聊著天呢。

化妝師:“……”

好吧,這位是指不上了。她又將目光看向王黔,結果王黔直接抬頭望天裝不存在感。

王黔表示,自己都怕和那個男人說話,還彆說勸阻了。

化妝師沉默了兩秒,這才將目光放在司然身上,無聲的祈求著。

司然從鏡子裡看到化妝師要哭不哭的眼神,頓時笑出聲來:“你彆欺負他了,你能幫我化什麼,彆毀了我的形象。”

司晏想了想,還是抵不住心中想要為哥哥化妝的欲望,看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