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2 頁(1 / 2)

加入書籤

化妝師:“可以讓我幫他上定妝液,你在旁邊指導,其餘的妝容你來。”

這個可以有!!

化妝師連忙將手中的小瓶子遞給他,然後交代他該怎麼塗抹。司晏聽得很認真,仿佛這並不是一件化妝的小事,而是關於工作上的大事般。

司然目光柔和的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好看的弧度。

真好……他們又能夠在一起了。

王黔看到這一幕,眼鏡片底下隱藏得目光莫名的光彩一閃而過,隨後他抿緊了唇瓣。

修長的手指沾著透明的液體輕柔的塗抹在司然的臉頰上,一舉一動透著珍惜,司然乖乖的仰起臉,凝黑的目光中滿滿的都是他的身影。

如果不是場景不對,地點不對,司晏早就想親了下去,好好的索取這個人的溫度和真實了。

“是這樣嗎?”司晏問著旁邊的化妝師。

166因為是你

化妝師擦擦頭上的冷汗:“臉頰邊側要抹均勻些,不然等下看上去比協調。”

男人認真的聽取了她的意見,更加仔細的塗抹均勻。

化妝師看著眼前的一幕,有些感歎。明明是大老板一樣的男人竟然會有如此細心溫柔的一麵,她忍不住呢喃了一句:“你們兄弟倆的感情可真好呢,如果不是他是你的雙胞胎弟弟,我都會以為他是你的情人或者愛人呢。”

說完,她驚慌的捂住嘴,生怕麵前的兩個人生氣。畢竟沒有哪個兄弟可以被人調笑說成情人。

她麵色有些發白,趕忙道歉:“抱歉,我一時嘴快。”

司然目光含笑的看著麵前麵癱著臉的男人,雖然還是那樣麵無表情,但是嘴角卻是上揚了好幾個弧度。

“心情很好?”

司晏專注的為司然抹著定妝液,隨後輕聲的嗯了一聲。他喜歡彆人將他和哥哥看成一對,喜歡彆人說他們是愛人。

時間緩緩的過去,化妝師頂著張導不悅的視線,再看看已經抹定妝液抹了許久的司晏,頓感壓力倍增。

司晏從鏡子中看到化妝師的窘迫和為難,隨後也看了看時間,也知道司晏這樣有些過了,伸出手抓住司晏還想抹下去的手,無奈的說:“好了,已經抹得很好了。”

“……”司晏仔細端詳了下哥哥的臉蛋,想找出點瑕疵作為繼續抹的理由都沒有,無奈之下隻能放下瓶子,極為不情願的走開,讓化妝師來:“你來吧。”

化妝師盯著司晏冰涼的視線開始為司然化妝,每次她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司然的臉頰,就感覺到一道冰冷的視線。

托司晏的福,本來需要化半個小時才好的妝容,被化妝師硬生生的隻用了二十多分鐘。她頓時覺得自豪了,但是這樣的自豪她寧願不要啊……

新投資人太可怕了有沒有,為什麼晏然那麼溫柔的人竟然會有個氣勢這麼恐怖的弟弟。

這兩兄弟一定有一個人是變異了的。

之後拍攝的進度很成功,如果除了一道冰冷具有壓迫力的視線外的話。

原本有兩個人的角色,因為泰錚被替換了沒有人頂上的緣故,所以張導毅然的選擇了剪切那個人的鏡頭,等回國的時候再挑選更合適的人好了。

這次有了晏然弟弟的投資,張導已經不怕其他人了。就算耍大牌又怎麼樣,想到撤資又怎麼樣,反正他還有一個投資的。

張導很明白,隻要晏然在劇組一天,這個冷漠的男人就絕對不可能撤資。

隻有司然的戲份沒花多長的時間就過了,再加上有司晏在身邊緊迫的盯人,張導不想放人也不行了。

司晏帶著司然離開了,他在這裡有房子,自然不會委屈哥哥住在酒店。

司然在國外拍攝的戲份並不多,剩下的是其他幾個還未到的人的戲份。劇組暫時不會回國,司然也落得一身輕鬆。

可憐的王黔直接被司然給丟在了酒店,讓他自行回國,國內有什麼通告的全部讓其給推脫了。

臨走時,王黔的眼神特彆的委屈與莫名。他委屈的是他和眾人浩浩蕩蕩的來,卻孤零零的回國。

司晏帶著司然回到了家,那是一棟獨立的房子,外國人都喜歡住這樣的房子,而且土地也分劃的很清楚。

進來屋子,這棟房子個他的主人一樣清冷的沒有絲毫生氣,到處都空蕩蕩的,連家具也少的可憐,一點也不像是住了三年的房子。

司然看著廚房嶄新的廚具,很難想象弟弟這般好的廚藝竟然沒用上。

他問道:“你平時都吃些什麼?”

司晏自然知道哥哥看了廚房,他看著哥哥平靜的麵容,心裡頓感一聲不妙。在司然威懾的視線下,司然老老實實的說:“一般叫外賣,或者……”

“餓著不吃?”司然目光一閃,接了下去。

果然是這樣!

“你難道不知道天天吃外賣對身體不好?更何況你還餓著不吃?司晏誰給你的膽子讓你這麼做的,這三年你就是這麼照顧自己的嗎?”

司然簡直快要氣炸了,他弟弟在國外根本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虧得他還在國內安心呢。

早知道這樣,他應該在國外給弟弟請個保姆。

司晏靠近司然,生怕他氣到了,到時候傷了身體可就不好了。

“是我錯了,我應該好好的照顧自己。可是我真的不想在這裡煮飯,因為我隻想為哥哥煮一輩子飯,就算是我自己也沒有這個資格。”

司然被說的有些動容,他動了動唇瓣,內心的話語隻能化作一聲無奈的長歎。

他能說些什麼呢,弟弟對他還是一如既往的,他難道要說不能這樣嗎?如果這樣說不就打擊了他的一片真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