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 94 頁(1 / 2)

加入書籤

著自己。她弱弱的開口:“……Boss,我又有什麼地方惹到你了?”

司然在一旁嗤嗤的笑著,眼角都快笑出淚花來了。一雙眼睛被笑意給點亮,璀璨如繁星,漂亮極了。

算了……

司晏心中無奈又好笑,也不管有人這裡看著,直接俯過頭親了一口那讓人心顫的眸子。

他嘴唇動了動,極為小聲的說:“晚上再和你算賬……”

他的嗓音太小聲了,隻有離他很近的司然聽得到,之間他臉色稍稍變色了,也不笑了。

天知道他在心裡後悔不應該笑話弟弟,晚上算賬的話,他一定會死在床上的!!!

司然明智的轉移話題,偏頭問向戴拉:“你吃飯了沒有?”

“沒吃呢。”戴拉條件反射的回了一句,就聽見下一刻,Boss哥哥熱情的邀請自己一同吃早餐。

戴拉看向看不出喜怒的Boss,再看看Boss的哥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該拒絕還是不該拒絕。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欣然同意了,走到沙發上一屁股落座。

正好今天她還沒有吃早飯呢,肚子正餓著。

本想拿了文件就打發戴拉走的司晏:“……”

他忽然發現叫這個女人拿文件過來簡直是一種錯誤,而這種後悔的心情在看到戴拉上了他們家餐桌時更加明顯了。

169真是很好的一對

司晏從小以自家哥哥為主,他家哥哥都發話讓戴拉留下來吃早飯了,也不可能趕走她了。

隻能在哥哥的注視下麵癱著臉挽起袖口,任勞任怨的進入廚房煮飯。先前他隻熬了一點小米粥,剛剛已經被哥哥吃了,看來還需要再煮一點。

而戴拉已經震驚的無法言語了,她看到了什麼!!她竟然看到他們公司冷酷高富帥的Boss洗手作羹湯。

天知道Boss一天到晚的吃外賣有三年的時間了,三年來她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Boss會煮飯!!

戴拉目光看向端坐在沙發上也十分優雅的青年,頓時明白了,想必能讓Boss心甘情願的煮飯的也隻有這一位了。

她能吃上Boss的飯,也多虧了這個人,戴拉很明白。

客廳裡少了Boss,氣氛有些尷尬了。不知是不是錯覺,戴拉隻覺對麵的青年氣勢微微的有些變化了,從先前的散漫再到此刻的嚴肅,讓她不由自主的挺起背脊。

“嗬嗬,戴拉小姐放鬆一點,彆緊張,我不會吃人的。”看著戴拉緊張的模樣,司然鬆緩一下自己的嚴肅的表情。

戴拉在商場上打滾這麼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她腦筋一轉就明白了青年的用意:“你故意支開Boss,是想問我些什麼?”

“不錯,戴拉小姐果然是個聰明的人。”司然為她的聰明讚歎了一下,隨後歎口氣道:“想必戴拉小姐也知道我和小晏分開了三年的時間,也有三年沒有聯係了。中間有三年的空白讓我不知道他的生活,所以我想請你告訴我。”

“你問Boss他不告訴你嗎?他這麼重視你這個哥哥,應該會告訴你的吧。”

司然苦澀一笑:“如果真這樣就好了,小晏隻是撿了些輕鬆的事情給我說,有好多事情瞞著我。他怕我擔心,可是他不知道這樣做隻會讓我更擔心。”

“那你憑什麼以為我會告訴你。”戴拉眼中精光一閃,先前的傻樣子完全不見,變得無比的精明。

司然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的聰明,她知道在什麼時候露出什麼樣的樣子,也知道在什麼時候收斂。

司然眼神一凜,不同於司晏的冰冷,是屬於另一種的淡漠氣勢。

他說:“我能保證你在司晏身邊的前途。”

潛意是說,隻要有他在,戴拉以後爬上去會更快一些。

“哦?”戴拉聞言眼神微動,她聽明白了這個含義。眉目泛起一絲激動,卻被她死死的克製住,她麵色不變的說:“你用什麼能保證。”

“就憑他現在聽我的話。”司然揚起自信的笑容,哼,小晏整個人都是他的,還敢不聽他的話嗎。

戴拉心動了,她知道這個男人說的全是真的。垂下眼,思索著該不該說。

司然也不逼迫她,反正最後的結果都一樣,聰明人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果然下一秒,戴拉抬起頭,目光堅定:“你想知道些什麼。”

她這不是出賣自家Boss,反正這是Boss的哥哥,而且她又看到了Boss對青年的重視程度,她這隻是給擔心弟弟的哥哥講講家常而已,根本就不算出賣Boss。

這樣一想的她立馬心裡平衡了很多,如吐豆子般將這些年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包括有多少的女人想要爬上Boss的床。

司然越聽心裡就一陣窩火,放置在大腿的手指緩緩收緊,臉上緊繃的線條昭顯著他的差心情。

“小晏背後的傷是怎麼來的?”

戴拉一愣,隨後說:“是一次計劃案,我們本來看中了一塊土地已經競標成功,而和我們敵對的公司也想要那片土地。那家公司的老總和本市的道上有些聯係,他就叫了一些人綁架了Boss逼迫他放棄那塊土地。其實具體的過程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Boss整整消失了三天,回來的時候全身是血也特彆的狼狽。”

“那那家公司呢?”司然極力的克製住自己的怒氣,三天!!整整三天司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受到了危險。

戴拉也看出他的忿恨,和眼中的冷光,她搖搖頭道:“那家公司已經不存在了,你認為Boss還會留下那家公司嗎?Boss養了大半個月的傷,後來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悄悄的收購那家公司的股份,然後找了一些人做了點手腳。慢慢的那家公司的景氣一年不如一年,最後倒閉了。”

戴拉一想到當時Boss對付那家公司的手段,就覺得渾身發寒。那家公司的老總沒有彆的喜好,最大的喜好是賭博,但好在一向運氣都不錯。

Boss就讓人經常約他出去賭博,從中做點手腳讓那個人輸得精光。

輸過一次就想贏回所有的東西,這是人的本性。結果那個人無論怎麼賭,錢也是越輸越多,最後沒有錢動用了公司的資金。

而在這時Boss就讓他贏回了一次,那人以為自己的好運來了,喜滋滋的繼續賭,到了後來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那人動用了公司的資金為了填補資金,找上了高利貸,在他眼中隻要下一筆生意談成了就可以還上了。孰不知那放高利貸的人和Boss有些關係,動了些手腳,讓這些錢越滾越多,如同滾雪球般,最後演變成絕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